集美娱乐 > 网游动漫 > 无限制入梦 > 0230 不做当局者做搅局者
    “哟。”
    “啊?”幽罗对突然发出奇怪声音的易秋感到疑惑。
    “你说的那个序列之神长什么样?”
    “修亚大人是一道自主意识,没有具体的形状的。”
    “会不会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家伙呢?”易秋语气轻松,背上躺着茵蒂。她累了,已经睡着了。
    “不会的。序列之神是需要有足够威严的,不然会有质疑。”
    易秋忽然转过身,凝视着幽罗。“但是,神需要担心人的质疑吗?”
    幽罗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之前没有这样想过。憋了憋,她回答:
    “总之,修亚大人是自主意识体,外形对其没有任何意义。”
    “哈哈。说不定这位大人就喜欢这些呢!”
    易秋大步向前。
    幽罗在后面疑惑地看着易秋的背影。她心里有些迷糊,为什么这个人连序列之神都没有听过?还抱着这样调侃的语气去形容?“他难道不知道整个视网都在修亚大人的监视之下吗?这样说大人,就不怕大人剥夺连接视网的资格?”幽罗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以“他是个疯子”结束。
    “跟上啊!”易秋在前面大喊。
    幽罗加快脚步前进。
    易秋算是知道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修亚那家伙搞的鬼,“难怪之前给我留的信息那么暧昧。”易秋嘟囔着。“真的是越长大越不懂事了。”
    他尝试用意识去呼唤修亚,问一问为什么这样做,但是得到的回应都是修亚的分化体留下的,就放弃了。修亚之前有说过要再次进化了。想着,易秋不禁有些期待。期待这个小家伙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
    快到茵蒂家的城堡时,易秋叫醒了茵蒂。这种事情还是需要茵蒂本人来做。
    茵蒂开始有些胆怯,担心碰到女仆长,毕竟背着她悄悄溜出城堡这么久。但是转眼想了想,自己已经是十二岁快要满十三岁的人,又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有自己的主见了。于是她带着易秋二人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
    然后发现……女仆长被带走了。她是入梦教的信徒。整个城堡过半数的仆人侍从护卫骑士都被带走了。
    刚进了城堡,茵蒂的贴身小女仆萝丝一脸委屈地跑了过来,立马嚎哭着抱住茵蒂。她抽泣地说着今夜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城堡里面很多人像是着了魔发了疯一样跑出城堡,口里还不断喊着“克苏鲁万岁”之类的字眼,女仆长也在里面。贵族大人们不在,管家不在,女仆长不在,骑士长也不在,城堡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还是在一个年长的仆人卖力地指挥下,才勉强没有混乱。
    至于萝丝这样委屈,自然是担心茵蒂。
    “小姐。呜呜呜……”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听说城里面一片混乱,到处都是熊熊大火,卫兵都不够了还在向周围的城市请求支援,连大教堂的钟楼都烧断了。呜呜。我就怕小姐出事了。我快要把自己打入地狱了。呜呜——”
    茵蒂安慰萝丝好一阵子才让对方止住了哭声。她作为这个城堡里唯一的主人,不得不出面稳定城堡。当然作为一个小孩子,她还很难以做到这些,受着易秋的帮助,城堡才重新步入了正规。茵蒂本还想着宣布易秋的真实身份,但是被阻止了。
    易秋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尼尔,只是茵蒂认为的曾祖父尼尔。为了避免后续可能的麻烦,他自然要假装隐瞒这个秘密。
    0230 不做当局者做搅局者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到了后半夜,所有的才稳定下来。当然,莉雅城始终在混乱之中,并且愈来愈严重。因为狂热的信徒中间有不少的卫兵和骑士,所有很快就分裂成两股势力对抗着。到了更后面一段时间,关于深潜者以及克苏鲁象征物的消息不胫而走,混乱达到了极致,几乎要淹没市政大楼了。那些异教徒发疯了一样到处寻找克苏鲁的象征物。毁灭一切可能藏有东西的建筑,不少标志性的建筑被破坏掉。蕴藏着千年文明的莉雅城,好似要在一夜之间毁掉。
    易秋躺在地板上,接受春夜的寒冷。幽罗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端坐着,像是认真听课的学生。
    “呐。”
    “你又发出奇怪的声音。”
    “幽罗,我想知道如果我们没有通过这个所谓的阴影之地,会怎样?”
    “不会怎样,这种梦境失败了没有惩罚。在各种类型的梦境里面,姑且能够算作是挑战类。”
    “没有惩罚。如果成功了有奖励吗?”
    “不知道。”
    “你觉得我们能通过吗?”
    “我不会鼓励你。现实摆在这里的。任何流放之地都是用来惩罚玩家的,自然不会有玩家会超出这样的限定。”
    易秋翻过身,背朝着天花板,脑袋别着,一边的脸贴在地上,瘪了。“那岂不是毫无意义啊。”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
    “那你还留在这里,干嘛不直接退出去,省得浪费时间。”
    幽罗微微张嘴,没有说话。她挽起一缕头发,然后看向绯红色的天空。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我最近空闲时间多。”
    “嗯?是嘛。”易秋露出暧昧的眼神,“难道不是因为我在这里,你舍不得退游戏。”
    “是呢,我还想看看你要做些什么。”
    幽罗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反而让易秋无处落招。易秋无聊地摆了摆手,“没趣。”
    易秋再次翻了个身,然后闭上眼喃喃。“幽罗小同学,你知不知道历史上有一个人很会下棋?”
    “谁?断代之前的吗?”
    “是呢。那个人的名字叫弈秋。”
    “呵呵。”幽罗冷冷一笑。她认为这又是易秋编造的冷笑话。姑且一笑。
    “不是我啦。只是名字听上去一样。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点。”易秋忽然卖起关子。他憋着不说。等了一会儿见到幽罗毫无追问的想法后,泄了气,恹恹说:“我们下棋都很厉害的。只不过他下棋盘上的棋,我下游戏里面的棋。嘻嘻。”他咧开嘴笑。
    幽罗手指敲打着沙发。她仔细打量着易秋,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肯定,“我相信你一次。不要让我失望啊。”
    忽然,易秋把手放到小丑面具上,缓缓取下,露出一只右眼。眼睛里面,一道花纹盘旋闪过。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幽罗忽然愣住,她语气稍稍拔高。“你的脸!好了?”
    易秋一下子坐起来,歪着头笑出声。
    “是的呢,亲爱的幽罗小同学,你终于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