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女生言情 > 冷妻撩夫模式 > 第八十六章 你这苗头不对啊
    慕尚情和阎宸两人到的时候,拍卖会前的酒会已经开始了。
    两人虽然来的不算早,但却也不是最晚的。按照他们的身份来讲,时间算是刚刚好。
    他们的到来,让喧闹的酒会瞬间静了下去。会场上的男男女女,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这对刚到场的夫妇。
    阎宸一身合体的黑色西服,将修长的身形衬托得更为挺拔。容颜隽逸,带着强大的气场,如神祗降临。
    而慕尚情也是同款的黑系。黑色的斜肩礼服,长至脚踝,将雪白的肌肤衬得耀眼。倾城绝美带着漠然的容颜,是王者的高傲。举手投足间,抬眸转身,都透着尊贵凛然的气息。
    人站在那里,未动便已如当空皓月,散着无法阻挡的光华,吸引过所有人的目光。
    看着这对夫妇,都不由得暗赞一声,真是一对璧人。
    当然也有例外的。暗藏着的目光,带着恶意的阴毒,有着择人而食的狠戾。
    阎宸和慕尚情二人,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份,都是吸引人的闪耀明珠。
    两个人刚一露面,便有无数的人想要上前攀谈。
    不过这上前的人,也是自诩有些身份的。毕竟实力不对等,哪能有走上前去的勇气。
    以前出席这样的活动,他们都是各自为政的。在公布了关系后,却是可以携手同出了。
    一圈下来说不是依然不累人,可净是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心中也是烦了。
    面对这样的纸醉金迷,夫妻二人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呆着。
    “很无聊?”
    偷得一点闲暇,两人躲在露天阳台上,看着外面璀璨的夜景。
    “只是觉得很浪费时间。有这个闲工夫做点什么不好?”
    对于那些人而言,这类酒会或许是一次机遇,一次商机,可对她来讲,就是瞎耽误工夫。
    这就是人和人的不一样,很不一样。
    眼气不来的。
    “酒会过了就好了。一会儿就到拍卖会了,到时候也就清静了。”
    说起来两个人的性格还是很相近的,对于这种喧闹都是敬谢不敏。不是必须,几乎能不出席便不出席。
    “呵,都是一些表面功夫。真有那个心,怎么还不能做点善事,何必去搞这些。”
    对于这类做点所谓的善事,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慕尚情很是嗤之以鼻。
    “对于这些无利不起早的商人,要把进入到他们口袋里的钱拿出来,不给些甜头,又怎么可能往外拿。占些名利,心甘情愿的去掏钱,都已经很难了。”
    阎宸说出这些商人的本质。除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去用真心做慈善,大多的,哪些不图名利。
    可以理解,但依旧不屑。
    他知道慕尚情私底下也是做慈善的,有着自己的基金会,却并不被外人知。
    虽然人看着冷,可做起这些却不图名利。救助儿童,建希望小学,资助那些成绩好却上不起学的学生……
    这笔不菲却没有回报的投入,慕尚情已经做了许多年。
    这件事除了慕家人,几乎并不被外人所知。这才是真正的做慈善,称得上慈善家。
    想到这些,阎宸心中骄傲,他的尚情是最好的。
    “不过是一群黑心商人。”
    慕尚情虽然未秉承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大多数主张的都是光明磊落。
    除了对付一些小人,否则通常情况下,她都不屑用那些阴谋诡计。
    她赢得堂堂正正,也要让人输要心服口服。
    为“王”者,有着他们的骄傲。
    当然,用兵诡诈也,那是一种手段。古来便讲究兵之诡道,堂堂正正的用手段,不能说那是不应该。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悠悠的聊着为商者的诸多自私自利的行为,聊的兴然,却是忘了他们是商人。
    “小情儿,阎总。真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躲在这儿。里面那些人可是到处在不经意的找寻你们的身影,企图攀谈呢!
    更是有许多美女佳人,企图与阎总来一个涟漪的邂逅。只是美人绸缪,王子却不见了踪迹。咯咯咯,可是许多人在黯然神伤呢!”
    一道声音在夫妻两人的背后响起。声音虽然悦耳,可它的主人却并不怎么招人待见。
    “连月,你是不是最近有些闲得过头了,所以想要让我给你找点事情做。”
    清冷的声音,淡漠的表情,可这番话听在连月耳中却透着深深寒意。
    “呵呵,好说,别动怒。就算那些女人的心思再多又能怎样?有道是神女有梦,襄王无心呀!
    你家阎总可满心满眼都是你,那话我也就是当笑话一说,你听听也就是了,生气就没必要了是吧!你说是吧?阎总!”
    该服软时就服软,能力不过是硬伤。她可不想被慕尚情的火气笼罩。
    说两句调侃的话,过过嘴瘾也就是了。动真格的?别闹了,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第八十六章 你这苗头不对啊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的能力有多强?连月自问自己所知道的,只能算是冰山一角。可就露出的这一点点,也绝对碾压她了。
    “哼!神女,她们也配吗?不过是一些怎么都从春天迈不过去的女人,整天就知道白日做梦,肖想一些不属于她们的。”
    对于那些如同苍蝇般盯着阎宸的女人,慕尚情是厌烦的。
    那明晃晃在人身上流连的目光,让慕尚情有总将其眼珠子都抠下来的冲动。
    她家男人,自己看就好了,那群人怎么敢一个劲儿盯着瞧?早晚都给弄死。
    至于听过这些话时阎宸的反应,全程黑着脸。强大的寒流从身上溢出,带着泯灭的冷意,仿佛要将所有的生命冻结。
    “我是尚情一个人的。”
    在收敛情绪后,阎宸在慕尚清话落后,接上了这一句。
    简单的一句话,却很好的安抚了慕尚情。她的阎宸很好,所以才会吸引那么多人的目光。
    安慰自己的话,却很真实。
    心底的怒火慢慢平息。
    慕尚情很清楚,自己的男人那么出色耀目,除非关起来阻隔一切,否则就不可能避免那些贪婪的目光。
    不过这个说话的连月,还真是讨厌的想要让人揍一顿呢!
    完全不知情况的连月,带着本身对危险的警觉,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那是一种被危险盯上的感觉。
    连月环视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可心底那种毛骨悚然却越来越高,绝对有危险。
    “宴会场合这么宽敞,去哪里不好,为什么非得站在这儿惹人厌烦。”
    朋友是什么?有事拉来挡灾,没事有多远滚多远。就像现在,碍眼了好不好!
    “你是传说中的损友吗?”
    在说这话时,连月简直要咬牙切齿了。
    自己好歹也帮助人良多,怎么能这么被嫌弃?这是什么朋友?不要了好不好!
    “你才知道吗?我以为你应该早就看清事情的本质了。”
    什么是好朋友?再损也不会生分。
    “哼!发现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硬拉着你做朋友。如果能有穿梭回过去的本事,我最想做的,一定是回到认识你的那一刻,拍死那个死活要和你做朋友的自己。”
    “要真有这个能力了,我一定陪你过去一起拍死那个你。”
    慕尚情很认真的接话。
    听着这话,看着这人,连月的手指莫名的抽了抽。好想掐死这个人,就现在,一分钟都不想等了。
    不过……深呼吸,没那个能力,不能冲动。
    内心建设……
    “……咳,酒会上怎么只有你夫妻俩,没看见你家其他人呢?”
    像这种几乎是号召性的活动,慕家差不多应该是全员出席的。可扫了一圈,并来看见其他人。
    “二老进京了,有更重要的事情谈。这么点小事,怎么可能特意赶回来一趟。”
    这生硬的转移话题,慕尚情也无所谓。不过是打发无聊的时间,什么不可以?
    “那你哥呢?你们一家子这次出的风头,可是要大过天了。可以说是s市最大的赢家,奠定了霸主的位置。
    虽然是胆量和本事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可再怎样说,你家几乎将这块蛋糕独吞了大半,那是事实。这个时候不应该配合响应,减减风头吗?”
    对于慕家,连月是佩服的。蛋糕虽美味,可风险何其高。如此胆量和魄力,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不过高风险伴随着的是高回报。慕家这一次,可谓是赚大了。
    对于连月所说的这番话,慕尚情不做评论。在外人的眼中,只看到了这些光鲜亮丽。
    具体的细节和所要面临的风险还有巨大的压力,这一点是不足以为外人道的。
    若是说了,在别人眼中看来,也不过是你占了便宜,还在说吃亏。
    “我哥这段时间事多,人在国外,今天出席的是他的助理,梁华。
    不对啊,你这段时间打听我哥的事情有点多啊!在打的什么馊主意?我可告诉你,离我哥远点。想要对他下手,可别说我不顾念情分。”
    越想越觉得不对。情商低可不代表着蠢,对于近段时间人所表现出的种种,慕尚情露出了可疑的目光。
    “咳咳,那个你想多了,我只是顺着话随便问问而已。我连月是谁,风流倜傥着呢,怎么可能对身边的人下手。”
    连月这话说的信誓旦旦,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看那微垂的眸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哼,知道这点就好。不过想想也不可能,我哥选人的标准可不会降到这么低。”
    这话虽然说的损了一点,可并不含不好的意思。如此说话方式,她们二人早就习惯了,倒不会有什么不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