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玄幻魔法 > 极战独尊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太奇怪
    “断箭!”在秦宇的惊慌和恐惧中,老虎粗壮的右褶着左弓,直接注入秦宇。
    广告地点。
    秦宇满头大汗,满头秀发,中毒的危险是秦宇把自己的心脏摔了下来。他内心的光芒闪耀着,低声喊道:“玄武岩铸成的三脚架!”
    “繁荣!”
    在玄武岩铸成的三脚架和秦宇之间,有一种声音从天上传到地上。
    惊动秦宇的人,在被雷声和雷声袭击时,奇怪的是,秦宇根本看不到一支箭,如果它是一支弓和箭的形状。
    秦宇回心转意,又一声响彻天空。秦宇一直在向天空推进,玄武岩铸成的三脚架的光亮使他感到惊讶,遮住了浩瀚而猛烈的海浪。甚至秦宇也看到了一丝皱纹。
    “繁荣!”
    “砰!”
    秦宇又一声放血,玄武岩铸成的三脚架突然死去。玄武门之神像三支箭,三支箭射玄武铸三脚架!
    这个人有多恐怖!?
    于是士兵们出去了。在石阶上,一个七英尺高的高个子年轻人在战场上看到了秦宇,他的眉毛微微皱着眉头。在他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白参少,正在另一条路上:“所以玄武铸了一个三脚架,这个人有玄武岩的分支吗?他一定要叫朱梦虎吗?”
    “脉搏不完美,支持什么,但不敢叫陈子,他死了……?”伟人冷冷地说,但话还没说完,圆圆的人们的眼睛看着秦宇战场。
    “这是……有点血,所以有点血,他的…阴阳经太奇怪了吗?然后…死亡之火,天空之雷?天哪,这就是我从天上出来的吗?“沈少年伸出来,大声叫道。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一些研究人员,秦宇,一个接一个地盯着战场,似乎一个接一个地掉进了一个幻想世界,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谁?”
    “谁在冒着陈子的风险?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脉搏呢?”
    “这个人是怎么出来的?他以前为什么没听说过呢?”
    一个战场被打破,每个人都看到秦宇在战场上,震惊的消息。
    三箭!
    这三支箭使秦宇感到了巨大的死亡危险。他毫不怀疑人们会分散他们的力量。面对这个可怕的敌人,如果有什么分歧,秦宇是不会想掉进沟里的。
    在周的警报声中,秦宇听到他们的力量是在这个混乱的心的虚荣心。
    秦宇离开后,病得很重。
    让秦宇害怕的是,那些处于恶毒血管中的人试图去了解更好的东西,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很快,但是被锁的感觉是古老的。
    “炮击……”连绵不断的几十支箭几乎像一个拳头在空中一瞬,秦宇的身体突然飘浮在空中,几十支箭一个接一个地向他身后挥动,身体向前!
    “我!”秦宇心里很生气。这是一个一万磅重的教训,他也死了。他一看到自己的脸就把自己推向危险之中。
    qinyu不断地使用气候变化,令人恐惧和恐惧,导致了一股微弱的血液在天空中升起。
    战场像天空一样清晰…
    虽然我忘了打老虎,嘴巴微微张开,凝望着他的秦羽!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这是模糊的吗?
    秦宇不情愿地,多亏了后来的玄武岩骨骼,不仅数十支箭射了出来,而且即便如此,在几支箭的可怕攻击下,秦宇背上的玄武岩骨骼完全破碎,而内部的空气沸腾,内脏几乎移动。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太奇怪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秦宇心中害怕,毫不犹豫地走向了疯狂。
    从里面出来的力量能更大吗?从里面发出的红光,像一团火云,散开在整个营中。
    坚强地留在身后,秦宇的身体从空中,夏侯岛移动到极限,发起了疯狂的攻击。
    秦宇,一个绝望而焦躁不安的人,像洪钟大卢一样在心里咆哮:“疯了……疯狂的魔鬼…换血换气……?“.
    “看到那个疯魔鬼了吗?”这不仅是一只老虎,而且所有其他等级的僧侣都被他们脑海中漂浮的数字所震撼。
    疯狂的魔鬼!这在普通社会几乎是禁忌,简单的两个词有着可怕的效果。
    在过去的几年里,疯狂恶魔的声音和威望震惊了永恒的三个领域。换句话说,疯狂的魔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在世界各地都是不可战胜的。但这也是自社会自力更生以来,罕见的一次经历了永恒的世界。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常常仰望长青的皇帝,那么没有什么比疯狂更令人担忧了。这就是我的力量将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翻滚三天的疯狂。
    现在…那疯狂的战斗技巧出来了…
    为什么不惊讶呢?
    楚虎输了,秦宇猛击,天全猛击,怒吼起来。每一拳都蕴含着外国的力量。一拳就像晴天,疯狂地攻击楚虎。
    “轰炸!”
    楚虎,沉浸在震惊中,被秦宇攻击。虽然他很强壮,但他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王国。他遭到炮击,血液沸腾。然而,这种语言是不够的。他那健康而魁梧的右手挥动着拳头。如果一个拳头能打破所有的空虚,他会直接去秦宇的拳头。
    “砰!”
    强大的振荡波突然爆发,秦宇的右肌肉被撕裂,白骨暴露。这是一种自然的神力。里面有一只凶猛的野兽的静脉。他的体力很强,很强。他只接受了一拳的轰鸣声,但也不至于太糟。老虎的嘴裂开流血了。
    他很惊讶他的儿子,在那天到达,是如此害怕,但他把它归因于气候变化。
    “疯子,这是疯子!”看着秦宇向后飞,朱虎心的震惊渐渐消沉,没有名字来自战争和兴奋。
    突然,他咬了又咬,右手迅速地转动左手的巨大弓。高祖大喊:“问你什么,现在我想和你一起死,即使是三年的炼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和你一起死!”
    朱虎的右手迅速拉住绳子,喊道:“九个人射箭……”
    秦宇没有改变自己,只觉得致命的危险正在淹没他的心,却怒吼着:“不要牺牲刀,这九个儿子射箭!”
    追寻饥荒比秦瑜更急迫。如果他把在山区饥荒中死去的小和尚赶走,那真是太累了,他非常痛恨。最后,总有一天,他会消灭一个干净的人!
    秦宇听说现在牺牲一把刀杀了还不够。他有一把刀,如果他有一把的话,会杀了他。所以,一旦他没有时间攻击这个人。
    秦宇望着从朱虎左弓射出来的九道耀眼的阳光,又做了一块玄武岩铸成的像流星一样的三脚架,于是他出兵,一只黑米漂浮在右中,直接喷向九天,哪怕是一天,也差点忘了那羽珠。
    “繁荣!”
    明雷珠虽小,但秦宇的意义却很端庄。
    秦宇只觉得那震耳欲聋的指挥之声在心头轰鸣,而强大的振荡波变为冲击他飞翔,像一个弹弓击中了战场浮阵的交汇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