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死人经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进城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进城

  <=""></>

  惠王是个矮胖的老头儿,逍遥海五国与龙王结盟的时候,顾慎为见过他一次,印象那是一个处事圆滑的国王,不像石王尖酸刻薄,已经孤家寡人了,也不想着笼络人心。

  龙王来惠国已经一个多月,惠王却一直不露面,只派使者传话,与从前有意巴结讨好的行为方式不太一致。

  顾慎为出发前未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用意,清晨吃过饭,突然召见副千尉武宗恒,命令他集结龙王的直属军。

  武宗恒跟随龙王已有一段时间,有点摸清了新主人的行事风格,所以什么都没问,立刻遵命照做。

  龙王直属军包括三百名野人弓箭手、三百名大雪山剑客、两百名香积之国的奴隶、一百名贵族和一百名来源复杂的盗匪,作为首领的副千尉却是逍遥海安**官,这其既有龙王最信任的人,也有他最怀疑的人。

  这样一支军队,在惠国人看来,是有点陌生和可怕的。

  军大部分士兵刚刚剿匪归来,战斗力正处于高峰,一声令下,很快就进入备战状态。

  由柳城到惠国都城大概有两日路程,全军马不停蹄,于次日上午抵达。

  守城卫兵促不及防,连城门都没来得及关闭,立刻放下武器,惊恐地看着这支不知是敌是友的军队,进进出出的百姓一哄而散。

  武宗恒派出小队接管城门,其他士兵在附近就地下马休息。

  惠国的一名大臣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他接到的消息有误,以为来的只是龙王手下,心对这种扰民行为很是不满,一见到龙王,吓得魂飞魄散,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头致敬。

  “龙王大驾光临……怎么没派人通知一声,敝国也好香花撒道……”

  “带我去见国王。”顾慎为没有下马,他来这里也不是听奉承话的。

  “什么?”大臣似乎没理解龙王的意思,然后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龙王要见我王,我王自然是……那个……非常高兴,可是、可是龙王曾经许诺……”

  前来解围的时候,顾慎为同意不让军队进城,他回身指了指城门里和外面的士兵,“他们都不进城。”

  一千名精锐士兵,掌管都城最重要的出入口,这与完全占领不过是一步之遥。

  大臣傻眼了,发现当初的协议有漏洞:龙军不能进城,可没有说龙王不能,也没说城门要由谁守卫。

  “龙王要一个人去见我王?”

  顾慎为当然不会冒这种风险,挥挥手,身后的士兵走出数十人,穿着平民的服装,可是都配带着锋利的兵器,坚毅果敢的神情也与普通百姓毫无相同之处。

  一共五十人,他们是龙王亲自挑选出来的贴身卫队,卫队长是大雪山剑客龙翻云。

  龙翻云是华盖峰族长,本来有机会担任千尉,但他拒绝了,宁愿将职位让给本族其他人,也要当龙王的护卫。

  他知道自己的武功比龙王差得远,与龙王的配合也不如那个叫荷女的神秘人,可是一听说龙王要挑选贴身卫队,他第一个报名。

  龙翻云曾经在战场上由龙王亲手赐与护法长刀,他将其视为自己一生最高的荣耀,并且认为自己从此负有保护龙王的职责。

  他是这样想的,飞檐走壁、深入敌穴,他不如荷女,可是到了战场上,刀来枪往、人多势乱,荷女不如他,所以他相信自己对龙王是有用的。

  顾慎为接受龙翻云的效忠,随着战事的进行,金鹏堡对龙王的重视程度也在快升级,他的确需要更多的保护者,只依靠荷女一个人,总是会有漏洞。

  顾慎为带领护卫队,撇下目瞪口呆的大臣,顺着街道向城心行进,西域的都市布局基本差不多,王宫总是位于正心,任何一条路都能通到王宫门口,无需引领。

  街面上异常冷清,家家关门闭户,已经开张的店铺也不做生意了,店主与客人一起扒门缝,向外偷窥。

  顾慎为早已习惯百姓对他的恐惧。

  这很正常,龙军像强盗一样突然从群山之冒出来,士兵大都来自传说虚幻的香积之国,以及遥远到跟神话差不多的大雪山,怎能不让逍遥海的平民心生疑虑?

  想要长久占领逍遥海,必须扭转人心,但这不是龙王现在要做的事情。

  行进到一半,又有五名“百姓”加入到护卫当,并且向龙王低声耳语。

  刚到惠国不久,顾慎为就派出几名探子混入都城,充足的情报总是重要的,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

  顾慎为曾经在这种事情上冒过险,但当时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不多,与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上官飞是打探情报的人之一。

  他宁愿留在龙王身边无所事事,即使不被信任也没关系,只要安全就好,但龙王很势利,不养无用之人,昔日的金鹏堡九少主,也只能去做普通杀手的任务。

  上官飞并不擅长与人沟通,但他对阴谋的嗅觉向来很准,可以弥补其他探子的缺点。

  顾慎为敢于使用上官飞,是因为知道聪明的少主不会在小事上欺骗他。

  “基本正常,就一件事有点奇怪。”每名探子都单独报告情况,轮到上官飞时,他果然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内容,“惠王最近提拔几名新人当重要的大臣,大家都说这些人跟王后的家族关系密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上官飞几句话说完情报,开始抱怨,“这些天可把我累坏了,龙王,你是不知道,这衣服太粗糙了,弄得我从早到晚的发痒……”

  他不是合格的探子,但嗅觉的确很敏锐,惠王重用新人的事情,在城内引起的反响不大,别的探子也都没当回事,只有他多听了几耳朵。

  看上去,这像是一出普通的宫廷阴谋。

  惠王的太子留在石国充当人质,现任王后是几年前才获封的,似乎想趁太子不在的时候,树立本家的势力。

  可就为这点小事,似乎不值得惊慌失措地拒绝龙军进城。

  快到王宫的时候,惠国丞相迎上来了,那名到城门迎接龙王的大臣跟在身后,他大概是抄走捷径,提前返回王宫,但也累得不轻,时入初冬,额上仍然满头大汗。

  上官飞冲龙王使了个眼色,表示这名大臣就是新提拔上来的。

  丞相没有更换,是名衰朽的老人,看样子已经到了昏瞆的程度,小步跑来,差点撞在龙王的坐骑上,气喘吁吁地停住,身子骨似乎就要在龙王眼前散架。

  “龙王,请、请您止步。”

  龙翻云走出来,将不懂规矩的老丞相拖走,然后指着地面,“就在这里说话。”

  老丞相既茫然又惊讶,终于想起来,龙王似乎有一个“五步禁令”,他刚才不小心闯进了死地,心一阵后怕,说话声音反而清晰许多,“龙王恕罪,我王病重,无法见客,还请龙王……”

  惠王得病的情报,没有一名探子提起过,顾慎为催动马匹,说:“真巧,我会治病。”

  他随身带着荷女留下的大量丹药,去掉病根是不会的,用几粒猛药吊命是可以的,而且他根本不相信惠王得病这种事。

  龙翻云像摆弄玩偶一样,握住老丞相的双臂,将他从街道间挪开,为龙王让路。

  另一名大臣识趣地跳开,与老丞相对视一眼,都露出惊慌的神色。

  王宫有卫兵,数量还不少,远远多于龙王的护卫队,他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证明实力,老老实实地让开,兵器低垂,任由龙王等人长驱直入。

  王宫的格局与石国差不多,大门以内的第一座建筑是议事厅,丞相通常在这里履行职责,再往里是大殿,绕过大殿就是hou宫。

  已经有一堆人站在议事厅门口,恭候龙王大驾,他们大概早就知道,老丞相拦不住龙王。

  其的一名女子分外惹人注目,身材高挑,衣饰华美,站在一群男子当也显得鹤立鸡群,当然,在龙王面前,别人都弯腰垂首,只有她昂首挺胸。

  王后亲自出马了。

  顾慎为很难在想象将那名又矮又胖的惠王与眼前的女人摆在一起。

  龙王没有下马,他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宣示权利的。

  王后脸上闪过一丝怒容,那是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面孔,颧骨微高,显得很有棱角,这增加了她的威严,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容貌的美丽。

  “龙王不请自来,是要夺取王位吗?”王后开口质问,摆出要与龙王针锋相对的架势。

  顾慎为没有回答,他身边的上官飞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你这妇人,好生无礼,报上身份,龙王不与无名之辈说话。”

  王容的怒容不是一闪就过,而是凝固在脸上。

  一名大臣急忙圆场,“这是敝国王后,我王病重在床,派王后亲自迎接龙王。”

  顾慎为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唯一敢于回视他的王后脸上,“今天我要见惠王,不管他病重病轻、是死是活,现在是战争时期,有些规矩得打破一下。”

  王后或许是个聪明人,但她还不擅长掩藏情绪,顾慎为发现,当他说出“是死是活”这几个字时,王后的脸色分明发生了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