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死人经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欢迎

第九百七十四章 欢迎

  <=""></>

  跟许多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样,施青觉也做过残忍的梦,但他是正常人,在那些梦里,没有多少残忍行为自身的细节,更多的是它在人群引起的恐惧和高居人上的快感。.

  眼前的折磨却是实实在在的,高杨已经没剩下多少力气叫喊,他那粗壮的肢体,在方殊义手如同朽木一般脆弱,轻轻一碰就断为两截。

  施青觉全身都在发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源于激动,他的手掌在用力,能清晰地感觉到张楫脖子的不堪一击,只要再加一点力道……

  他不敢想,可力道仍在缓慢增加。

  张楫仍能保持镇定,好像早已看开生死,只是脸部发红,眼珠也有点突起。

  一名酒客壮起胆子提醒道:“小子,杀死宗主,你们两个可就死定了。”

  施青觉稍微放松,颤声背起人名来,“法冲禅师、法行禅师……”共有百余人,酒客们听得莫名其妙,以为他吓得糊涂了,“就这些。”施青觉极快地背完,“我就写下这些人的名录,别的再没有了,高大哥跟这事一点关系没有,他什么都不知道,把他放了。”

  张楫冷冷地说:“被胁持的人没资格当宗主,我这个样子怎么下达命令?”

  施青觉随时都会崩溃,高杨只剩下无力的呻吟,四周望去,没有一道同情的目光,尽是豺狼似的贪婪,仿佛他们是落入狼群的两只羊。

  施青觉松手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心翻涌着杀戮的冲动,可就是突不破最后一道束缚,他下不了手。

  张楫站直,整理衣裳,作为酒馆里极少数不会武功的人之一,他却显得比任何人都要骄傲与自信,“还有一半人的名录,你没向龙王透露过?”

  “没有,一个字也没透露。”施青觉回道,他是离张楫最近的人,可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这个威严的老人了,“我什么都说了,真的,今后我也不会向龙王透露任何事情,我会把名录整个忘掉。”

  张楫在脖子上摸了摸,那里有一条明显的红印,“我很愿意相信你,可是我一吓唬你,你就报出了一大堆人名,龙王的手段只会比我更狠,到时候你会说出什么呢?”

  “我……”施青觉像是忘记课的学生,面对先生的提问惶恐不安,“龙王不会……他很尊重我的选择。”

  “龙王尊重你?”张楫反问,在酒馆引起一片笑声,笑声歇止,他继续道:“龙王的确尊重傻瓜,因为傻瓜们愿意为他卖命。你问问高杨,他为什么要带你来南墙酒馆?”

  施青觉真的糊涂了,疑惑地望着远处躺卧的高杨,方殊义在他身上踢了一脚,“回答问题。”

  高杨一咬牙,挺身坐了起来,“对不起,小秃儿,全是我的错,天山宗让我带你来的。”

  施青觉脑子里嗡的一声,他才离开四谛伽蓝几天而已,所见所闻,无不超出他的想象与承受范围,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随后更加疑惑了,“这跟龙王有什么关系?”

  “天山宗收买高杨,你觉得龙王会不知情吗?他是故意放你们两个出来的。”张楫的目光在酒馆里扫了一圈,继续道:“无关者坐下,龙王的歼细,请现在拔腿逃跑,我给你十个数的时间。一……”

  一多半人都坐下了,临时找不到椅子的人,宁可坐在地上。

  “二。”

  十几名天山宗刀客手按刀柄,施青觉茫然地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回响着三个字——不可能。

  “三。”

  两名坐着的酒客突然跳起,张楫话音未落,他们已经蹿到门口。

  “四。”张楫似乎没看到逃跑者,继续数下去,连度都没加快,终于到十,他向方殊义点点头。

  方殊义追出酒馆。

  张楫转向施青觉,以教训地语气说:“别太在意,这就是璧玉城,杀戮、收买都是家常便饭,龙王只不过比普通人做得更出色而已,你大可不必遵守任何规则,只有一条,不要招惹比你更强的人。”

  施青觉看着张楫,那股冲动又活跃起来,只差薄薄一层就能破壳而出,张楫的目光却让这一层障碍越来越厚,“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龙王想什么?”张楫问。

  张楫挥下手,两名天山宗刀客突然暴起,同时拔刀出鞘,一名酒客刚刚从人群跳起,就落在地上,身首异处,众人齐声惊呼,一名动手的刀客大声说:“该喝酒的喝酒,跟你们没关系,这人是歼细。”

  客人们立刻听话地端起酒碗,发出夸张的劝酒声,好像这样就能掩盖满屋子的血腥味,没一会,气氛真的兴奋起来,每一桌都在切切私语,灯光照耀着油光光的脸,他们看了一场好戏,明天,不,再过一个两时辰,他们就会洋洋自得地到处传播消息。

  方殊义回来了,只押着一个人,手里还拎着一颗头颅。

  头颅被放在桌上,施青觉看了一眼,竟然没怎么害怕。

  俘虏瘫在地上,没等张楫开口,就磕头招供,“宗主饶命,我就是挣口饭吃,没做过损害天山宗利益的事,高杨的事不是我报告给龙王的,相信我……”

  张楫没吱声,他只感到厌倦,跟施青觉一样,他也感到自己被层层束缚包裹住了,动弹不得,眼前的一切实在过于微小,只有还俗和尚意外的暴怒才有点意思,可转瞬即逝,再无火花。

  施青觉问俘虏,“龙王知道高杨被收买的事?”

  “应该吧,龙王眼线众多,璧玉城里的大事小情没一件不报到他那里。”

  施青觉相信这种说法,他自己就是被龙王“抢”去的,他站起来,附近的天山宗刀客身子一动,张楫与方殊义却没有反应。

  施青觉走向酒馆间,高杨还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像是喝多了酒正在酣睡,看到阴影接近,他抬起头,平时经常显露凶光的双眼,这时毫无光彩,“你还好吧,我以为他们就是问几个事,然后给银子,他***……抱歉,你只能自己去留人巷了。”

  施青觉轻轻将高杨抱起来,即使这样,仍然触动断折的四肢,凶汉倒吸凉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不知道龙王想要什么。”施青觉面朝张楫,声音出奇地平静,“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猜测。”

  “嗯,我喜欢猜测,有时候猜测比事实更接近真相。”张楫总是改不了教训人的口吻。

  “李削竹,我猜龙王是对这个人感兴趣。”

  “李削竹是谁?”张楫问道。

  施青觉没有回答,迈步向外走去,门口的天山宗刀客们都握着刀柄,等待张楫的指示。

  被施青觉一拳击倒的老刀客一直没人搭理,这时幽幽醒来,他没看到间的过程,只知道一件事,自己没能保护宗主,犯下大错,必须想办法弥补,跳起身,拔刀冲向快要走出酒馆的和尚。

  他是杀手出身,即使已经年老,习惯没变,从敌人背后出刀,悄无声息,不会发出任何警示。

  酒客们,连同张楫与方殊义在内,也都安静地看着这一幕。

  施青觉猛地转身,飞起一脚,老刀客再次招,踉跄后退,终于勉强止步,吐出一大口鲜血。

  张楫大声说:“欢迎来到璧玉城,现在,你可以享受它了。”

  刀客们松开刀柄,让开出口,客人们举起或空或满的碗,齐声发出意思含糊的吼叫,像是欢呼,又像是嘲笑。

  外面的街巷很黑,施青觉早已忘了来时的道路,只能瞎走一通,最后还是高杨指路,才逐渐走出天山宗的地盘。

  默默走了一段路,高杨有气无力地说:“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

  “我自己也不知道,师父的几名弟子当,数我最差。”

  “嘿,怪不得大家都说少惹和尚道士,咳……求你件事。”

  “什么事?”

  “带我去六刀村。”

  “你在那有家人?”

  “呵,早死光啦,六刀村有一座义庄,专收无主的死人,凑够数量就一把火烧掉,我宁可被火烧得精光,也不想被扔到轮回山,那的乌鸦又大又肥,全是死人肉养大的,他***……”

  “你不会死。”

  “别逗我了,伤成这样子是活不了的,这个我有经验,放心,我受得了,我就没想过自己能活过三十岁,今年三十……四,已经值了。”

  “据说孙神医早已加入龙军,护军尉龙翻云就是他治好的,你也没事。”

  “别傻啦,我暗替天山宗做事,你泄露了龙王的秘密,他不杀咱们就算奇迹了。”

  “不会的,龙王故意让咱们来南墙酒馆,所以他没什么可抱怨的。”

  高杨强行忍痛,脑子早就不转了,施青觉说什么是什么,“那敢情好,就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用刀了,刀,我的刀……”

  “扔在酒馆了,以后再买吧。”

  “哦。”高杨突然笑了一声,“照这么下去,是不是得让你当老大,我当喽罗了?”

  “可以考虑。”

  “唉,好吧,看在你比我聪明的份上,你怎么知道龙王对李什么竹感兴趣?”

  “因为原……”

  前面的路上转出一个人来,矮矮小小,“你们两个还真活着出来了,带这个废物干嘛?扔给天山宗最省事。”

  “我要见龙王。”施青觉对木老头说,声音里有着他从未展现过的怒意。

  (求订阅求推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