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死人经 > 第一行零二十七章 自创

第一行零二十七章 自创

  <=""></>

  木老头在璧玉城成名了,但是远未达到他的期望,他不能接受自己得到的关注比城主比武还少,于是,鲲社社主与晓月堂御众师比武前的一夜,木老头没有去找孟夫人“相会”,而是选择向荷女复仇。.

  那天夜里,晓月堂附近的许多居民都听到了飘忽不定的怪叫,附近的铁匠村罕见地停止工作,一晚上没有响起叮叮当当的锤打声。

  “荷女小丫头,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挑断我的脚筋吗?哈哈,我回来报仇啦,不要太害怕,我的目标非常简单,也要挑断几根筯,让晓月堂从此改名断筋堂,做好准备,怕疼的人吃点麻药吧,那是你们的绝招!”

  在发出一连串呜呼呦嘿的怪声之后,木老头消失了半个时辰,晓月堂严阵以待,设置数层警戒圈,明暗结合,等待敌人自投罗。

  木老头还是出手了,一名最外围的男弟子首先遭殃,在他附近也有其他弟子埋伏,众人的反应与行动不可谓不快,但还是慢了一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招的弟子已经成为残废:右腿筯被截断近半尺长。

  木老头的手法比孙神医还要娴熟迅捷,黑暗悄悄靠近,刷刷两剑,斩断腿筯,随后左手点穴右手抽筯,一气呵成,等到救援者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战利品消失了。

  同样的手法,木老头这天晚上重复了十五次,他唯一忌惮的是荷女本人,嘴里虽然喊得响,每次出手之前都要谨慎观察,确定荷女不在附近之后才发出快一击。

  作为应对之道,晓月堂不得不收缩警戒范围。

  木老头的行动没有那么顺利了,于是更多地使用语言挑衅,在他的描述下,晓月堂是一群彻头彻尾的疯子,所作所为非正常人所能想象,内部银乱不堪,对外残忍无情。

  可是这招不太好用,周围的居民听得胆战心惊,做好天亮就搬家的决定,晓月堂却不为所动,既没有人出来挑战,也没有人开口应声,只是警戒程度越来越严。

  四更过后,木老头使出杀手锏,大声叫道:“木老头知恩图报,鲲社社主上官如是个好姑娘,我替她打个前阵,今晚比武,荷女一败涂地,哈哈,晓月堂众弟子听好了,赶快安排后路吧。”

  就这样,木老头一句话将他与晓月堂的私人恩怨,转变成上官如与荷女之间的争斗,虽然荒诞无稽,其蕴含的爱恨情仇,却正好符合璧玉城的期望,于是他的这句话在天亮不久就传遍大街小巷。

  陡然之间,当天晚上的比武备受瞩目,甚至超出木老头的预期,因为他辛辛苦苦多半夜才做成的割筋事迹,居然悄无声息地被忽略了,大多数人都把他当成了鲲社的杀手,纷纷挖掘木老头与鲲社社主从前的经历,越发证明木老头所言不虚。

  极少有人知道,木老头的这一番折腾,对上官如的影响更大。

  谣言四起的时候,她正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满脸憔悴,喃喃自语:“都是我的错。”

  顾慎为站在几步之外,不想再劝慰了,在他心里,其实觉得上官如应该自责,虽然他说过泄密的人可能是四谛伽蓝的和尚,但最合理的嫌疑人还是上官如。

  喝酒误事,顾慎为能想象得到她酒后胡言乱语的样子,木老头又特别擅长蛊惑人心,从一名心事重重的女酒徒口探听秘密,对他来说绝不困难。

  与此同时,上官如一个人坐在巨石崖的景象在他脑挥之不去,顾慎为真心觉得当初没有毁掉死人经是个大大的错误。

  “木老头很快会落的,这一回他得不到宽恕。”顾慎为说。

  “接连两天晚上……木老头警觉得很。”上官如颓然回道,她与龙王一直在追踪木老头的下落,同样无功而返。

  木老头在公开的叫嚣从来不提好姑娘与龙王,好像他的敌人就只是晓月堂,其实总是离他们远远的。

  他是一条狡猾无比的鱼,熟知捕鱼者的一切手段,因此能够早早避开危险之地。

  “你该准备一下今晚的比武。”顾慎为提醒道。

  “比武。”上官如茫然重复,好像早就忘了这件重要的事情,“荷女曾经提醒过我,说木老头……她是对的,我却没有听她的。”

  顾慎为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红蝠,他尽量避免与上官如单独相处,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十分正确,他实在没有多少劝慰人心的本事。

  红蝠走到上官如身边,像姐姐一样轻轻捧起她的右手,放在自己怀,轻声说:“木老头连杀一百个人,总有一个是罪有应得,教头救人无数,当总有不该救之人,那不是你的错。佛祖只给人善念,不给人分辨善恶的能力,因果报应还是交给神灵吧。”

  “已经死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我一时心软。”

  “你的心本来就是软的,不是一时。”红蝠的声音越发柔和,“别让木老头影响你,他就等着你悲伤绝望、无路可走,好将你从好姑娘变成坏姑娘。”

  上官如噗嗤笑了,“我不是好姑娘。”

  “你是心软的姑娘,那些冷酷无情的事情……还是交给龙王吧。”红蝠的目光转向龙王,示意他出声。

  顾慎为有点走神,他在想红蝠的话,心隐隐生产一丝愤怒,这世上哪来的真正善念?上官如是因为最好的朋友被亲哥哥用计杀死,心怀仇恨却无处宣泄,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雨公子当初死于其他人之手,比如荷女或者野马,甚至欢奴,上官如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报仇雪恨,还会从此无法杀人吗?

  顾慎为对此抱有深深的怀疑。

  他不知不觉在凝视着上官如,许许多多被他埋藏的画面涌现出来,怒意渐渐消失,只能苦涩地想,天意给每个人安排不同的道路,而路与路之间是不平等的,有好有坏。

  “你打算如何迎战荷女?”

  龙王的语气很生硬,没有一个字的安慰,红蝠暗自叹息,不过龙王的询问总算是一种关心。

  “我……法延和尚传给我须弥芥功力,我已经吸收得差不多了。”上官如强迫自己的心事转到比武上来。

  法延功力深厚,顾慎为是有了解的,这又是不平等的一件事,上官如白拣了一个便宜,不过顾慎为怀疑她无法发挥全部功力,“光有内功不行,你还得应对死人经剑法,尤其是荷女的剑气。”

  上官如略显茫然,“你希望我打败她吗?”

  顾慎为摇摇头,“我希望你能活下来,荷女未必想杀你,可是死人经剑法从来就不是收放自如的武功,你不能等着她手下留情。”

  “我没有。”上官如小声说,看了一眼红蝠,低下头,“我学了一套武功,本来是要用来……”

  “用来对付我。”

  “嗯,四谛伽蓝一直在向原人建议,希望能让将咱们两个先安排在同一场,庞靖本来答应了,可是骆启康一死,他改变了主意,说是得让我先过荷女这一关。我想你们两个的武功差不多,我准备的刀法或许还能用得上吧。”

  “你想打败荷女?”顾慎为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我会试一试,这套武功不会伤人姓命……”

  顾慎为摇摇头,“我建议你专心自保。”

  上官如咬着嘴唇,突然抬起头说:“我得阻止你,你说过,比武结束之后就会接受须弥芥神功,法冲和尚会帮助你,没有了无道神功……”

  “我依然是我,你忘了,我很久之后才得到无道神功。”顾慎为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问道:“谁教你的武功,四谛伽蓝的和尚,还是木老头?”

  上官如脸红了,“都教过我一些,还有一些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你自创了一套刀法?”

  上官如脸更红了,“我不想再用金鹏堡的刀法,就想学一套适合木刀的武功,琢磨了好久,木老头在香积之国的时候给了我一些指点,法冲和尚也提供了许多帮助,大概一个多月前吧,我想出几招来,觉得……觉得正好可以克制死人经剑法。”

  顾慎为无话可说,上官如从小就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这不是她第一次尝试自创武功了,可是自称能够克制死人经,而且要用在荷女身上,实在有点异想天开。

  “教头可以施展出来,让龙王看一看。”红蝠提出建议,她的武功都是跟上官如学的,真心实意相信教头能创出与众不同的武功来。

  顾慎为摇摇头,他不想给她虚幻的希望,也不愿打击她的信心,“不用了,让荷女来试吧。”

  红蝠很失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哎呀,我忘了给龙翻云换药了。”说罢抛下上官如的手,急匆匆地跑出去。

  “她……”上官如先是愕然,随后明白红蝠的用意,笑着摇摇头,她与龙王已经决绝,不会因为一次单独相处而改变。

  她觉得龙王也是这么想的,可龙王的脸色却有点变化,好像怀着什么想法。

  她的心突地一跳,立刻站起身,关切地问:“走火入魔又回来了?”

  (求订阅求推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