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仙韵传 >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逼问元一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逼问元一

  这样的道理东霞真君自然不可能不懂,只不过他全副心思都放在巴登子身上,却忽略了这一点。

  九天玄女由于心系赌约,刚才也没有想到,此时恍然大悟,不禁赞道:“元兄说的不错!凌道子若无把握,自然会先出手全力破坏!”

  “然也!凌道子想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才会如此淡定,任其发挥…”元一半眯着眼说道。

  “不知元兄投的是哪一个?”九天玄女问道。

  “我嘛,自然是投…凌道子!”元一得意洋洋道。

  东霞真君听到这里,脸色更不好了,目光紧紧地盯着场内…

  “各位仙友注意了!巴登子气势已成,不可阻挡!紫气东来一剑飞仙这一天下名招即将面世,呜呜呜呜呜——开始啦!开始啦!快看哪,巴登子纵身一跃,一剑横空出世,象是漫天紫霞中冲出一道飞瀑!天哪,真是太美啦!!!”咚咚大师的音调都变尖了,声音出现一点恰到好处的嘶哑感,使得听者无不动容,为眼前这个绝美的画面而倾倒…

  这道飞瀑的确惊艳,从紫霞最盛处诞生,宛若游龙,伸展出可怖的爪牙,张开巨口,向凌道子狠狠扑去!

  整片紫霞紧随其后,犹如巨龙长出的一条紫色龙尾,为它提供了最强有力的动力,使得巨龙的冲击更加狂暴!

  难怪这一招全称为紫气东来一剑飞仙,紫气也是必不可少的,那一剑正是建立在漫天紫霞的基础之上。

  实际上,紫水剑只是此剑的剑头而已,包括巴登子,以及那大片的紫霞,组成了此剑的剑身和剑尾,如此狂暴刚猛的一剑,的确可以让无数仙人被它秒掉!

  但这个名单中不包括凌道子。

  只见凌道子眼睛一紧,锁定紫水剑来处,右手一挥,气剑旋转飞出,瞬间化为无数道气索,气索一遇上这道飞瀑,立刻缠绕起来,不但是紫水剑,还有巴登子,还有后面那道艳丽的紫霞,眨眼间就被气索全部捆得紧紧实实,凌道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剑鞘,“噗”的一声,紫水剑、巴登子、紫霞全部插入剑鞘之中,消失不见!

  这个过程说时迟,那时快,全场观众只见巴登子一剑飞去,接着就突然完全消失,连带着空中整片紫霞也不见了,在这一瞬间一个个都在发懵!

  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能看清凌道子应对场面的只有主看台上那些大仙大尊,当然还有咚咚大师,他在经历了数息的惊诧之后,音调再次拔高一大截,嘶声叫道:“沃沃沃沃沃…各位仙友看清了吗?真的看清了吗?!凌道子竟然破了紫气东来一剑飞仙!天哪!!!咚咚我这次小心肝真的是在咚咚作响!一剑飞仙竟然被破了!被一名六十岁不到的人族小伙子给破了!!!”

  全场观众被咚咚大师的叫声叫醒过来,顿时一片哗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而他们最先想到的还不是凌道子究竟是如何破掉巴登子的绝招,而是想到了自己的赌注。

  “什么?!凌道子胜了?!”

  “就是!没听到咚咚大师在叫吗?”

  “不可能吧?”

  “天哪,完了完了,我可是将全部赌注都投在巴登子身上!”

  “我也是啊…”

  “完了,彻底完了…”

  “巴登子真是个害人精!上一场我赌他输,他竟然赢了,这一场我赌他赢,他却这么不争气就输了!”

  “谁说不是?他师父还是东霞真君呢!”

  “哼,说不定就连他师父入场都不一定斗得过凌道子…”

  “嘘…他师父在台上看着…”

  观众们对巴登子是怒其不争,有这么一个好师父在后边为他撑腰,他竟然可以输,而且还输得这么直接,这么彻底!

  一招就没了!

  不过想想也是,紫气东来一剑飞仙,这一招是全力施为,没留余地,如果不能在这一招将对手给秒了,那下一刻就有可能被对手反制。

  东霞真君刚才看到凌道子是如何制住巴登子的整个过程,整个人都快僵了!

  他仿佛看到那把气剑不是飞向巴登子,而是飞向自己,如果刚才巴登子换成自己,估计结果也是一样,这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很快,观众席上的议论声如潮水般涌向他的耳朵,让他顿时如坐针毡,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

  巴登子的失败当然也意味着自己的失败,而且还连累到如此多人在赌局中输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难怪那些观众会口出怨言…

  不过,也有少数观众象发疯一般大呼大叫起来!

  “赢了!赢了!!凌道子赢了!!!”

  “我就说赌凌道子永远是对的!”

  “胜得漂亮!我的女儿就非他莫嫁了!”

  “哈哈,哈哈哈,凌道子的赔率是一赔一百二十五!哈哈哈哈哈!”有人在狂笑。

  “天哪!这可是史上对决最大的赔率!”

  “发了发了!!!”

  “就是就是…”

  在两人决斗之前,场上的赔率在急速变化,赌巴登子胜的人太多,于是凌道子的赔率就一升再升,最后竟然从最初的一赔十,一路涨到了一赔一百二十五,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赌凌道子一块上品仙石,最后可以得到一百二十五块,净赚一百二十四块!

  如此大的收获,让那些赌凌道子胜的人快要笑疯…

  九天玄女的心在滴血,如果自己当时赌的是凌道子多好,现在的收获简直不敢想象,这样一大笔钱绝对可以帮助玄女宫做不少大事了。

  而现在,她只能接受一个保本的结局,而这个结局似乎还比身边那些人要好一些,只有元一、年怙和化羽面露笑容,似乎早就猜到这样的结果。

  “你们两个也都赌凌道子?”九天玄女奇道。

  她问的当然是年怙和化羽闲生,因为之前她已知道元一赌的就是凌道子胜。

  年怙得意洋洋道:“老夫身上带的赌资不多,只有五万块上品仙石,全部投了凌道子!”

  “什么?!”九天玄女惊叫一声!

  “我也是一样,五万块上品仙石都投在凌道子身上了…”化羽闲生一旁抚须笑道。

  “天哪…你们…你们…”九天玄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五万块上品仙石翻个一百二十五倍,这样的赌博简直比刚才那一场剑道对决还要惊险刺激,难怪就连九天玄女这样一个大仙尊都感到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圣帝、天玄道长、开明禅仙等人都无比惊愕地看着元一这三人,感觉此事绝不寻常!

  以他们这些人的聪明才智,当然可以想到元一三人敢如此下注,必定是对凌道子有极深的了解,否则,在这么多人都一致看好巴登子的情况下,不可能在凌道子身上投下如此巨注。

  哪怕凌道子极为天才,占据了各个榜单的榜首,但谁都知道,一个人再天才,也不可能没有极限,毕竟凌道子表现出来的境界只是真仙,而且还是初级的那一种,年纪极小,血脉是人族,这就使得人们相信凌道子目前的情况已到巅峰,不可能再厉害了。

  所以,在有东霞真君加持,巴登子又领悟出紫气东来一剑飞仙剑道的情况下,人们看好巴登子胜是很正常的。

  “元兄,凌道子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天玄道长问道。

  “道长,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们仙机署正在调查他…”

  “不!贫道相信你一定早就知道他是谁了!”天玄道长狠狠说道。

  “哦?道长不相信我?”

  “哼,虽然贫道很想相信你,但你,还有年兄、化羽兄,你们三人的表现已经出卖了真相!因为你们三人一定早就认识凌道子,深知凌道子的能力,要不然,谁会将白花花的五万块上品仙石都投在他身上呢?”天玄道长大声道。

  “这…道长错了!”元一微笑道。

  “错了?哪里错了?!”

  “我投在凌道子身上是一百万块上品仙石!赌盘上凌道子一方的赌注我们三人就占了将近九成!”元一晃荡着拂尘说道。

  “什么?一百万块上品仙石?!”九天玄女惊叫一声,整个人都快软瘫下去。

  西方娥皇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憋得粉红一片,就象一朵盛开的桃花…

  “你…你?!”东霞真君霍然站起,激动地指着元一。

  元一翻了翻眼,哼道:“我怎么啦?我眼光好,胆子大,有魄力!赌局是完全公平的,没有任何猫腻,如果我投在巴登子身上,那也输得心服口服,只能怨自己眼光不行对不对?”

  “这…”东霞真君被元一的话呛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阿弥陀佛!元兄真是大魄力之人,一个赌局就敢投下百万上品仙石,这与老衲以往所了解的元兄还真的是不大一样…”开明禅仙开口道。

  “人都是会变的…”元一得意道。

  “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元兄如果对凌道子不了解的话,试问你会对一个陌生人轻易地投下百万上品仙石作赌注吗?恐怕你说敢,连你自己也不会相信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