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归向 > 22.8 月陨之狐
  天启历547年,9月7日。西江战役打响。

  整个西江战役,分为东西两个部分。

  其中,西段兵团由苏木指挥,针对月陨盆地内剑阁要塞群南方诸多的移动基地;而东段战役则是炽白带队南下,应战千川汉水集团企图增援月陨盆地的新军。

  在西段,千川一方,有32个移动基地,后勤方面有剑阁要塞,而指挥官苏木只有三个机动突击团。

  而在东段,炽白是四个机动突击团堵截汉水集团的六个突击兵团,以及二十四个机动基地,西面的荆襄要塞持续不断的派送空军对战场进行控制。

  从兵力总量上来,是千川占据兵力优势。

  所以在数千公里外,北方燕山要塞内的最高作战会议椅中,白业总长指着红蓝箭头交错的西南战略地图,用极有信心的语气,宣告式的说出了一句话:“此战优势在我!”

  然而在这兵团交错的南方战局中,邯民城方面则是牢牢地抓住了战略主动权。

  ……

  8号,炽白带队南下时。

  主力兵锋在荆襄要塞附近频频出现,吓得汉水集团上下寒颤。

  现在炽白的大名极具威慑力,别说炽白带着三个突击团,就算炽白只是带着一个突击团,在荆川北方太岭山脉逛一圈,襄荆要塞的融氏集团也必然要全力以赴地防御。

  而且炽白在南下的过程中,还连续拔掉了三个军事重阵地,并且把汉水集团赶来支援的一只新军,打掉了四分之一,追出了五十公里。要不是汉水五个移动基地及时展开制空权制电磁权的防御圈,这个新兵团会直接全军覆没。

  汉水那帮新兵蛋子,看到炽白带突击团直接在平原上玩钢铁对冲的架势!还没有接战,气就泄了一半。

  所以在这次作战中,汉水集团的六个兵团始终未能按照计划进入月陨盆地,而是在炽白的交错拉扯中,贻误战机。

  而眼下西段战线上,千川移动基地则是遇到了史无前例的人民包围战争。

  数百个简陋的基地突然冒了出来,在统一性协调的指挥下,对千川三十二个移动基地进行攻击。

  ……

  8号下午3:23。

  在西段战役中,月陨盆地北侧,起义军342临时基地中,一架架无人机从轨道上起飞,在电子指挥中,对着敌人的移动基地发动突袭。

  圭量是这里的负责人。而硕大的移动基地中,一共四十人。

  穿着外骨骼工作服的圭量,正在控制着遥控电力车给飞机跑道快速浇水。

  整个轨道上目前人数很少。这是民用品制造业在北方兴起后的产业。在战前,民用品制造也养活了很多人,此时这些民用部门转为了军工体制,开始回馈这次战争。

  电遥控车辆、电遥控机器人将二十个人的活压缩到一个人就可以干的程度,更是大大压低了作战的风险。

  控制遥控车辆打扫完跑道,圭量命令地下舱门打开,遥控车辆进入了地下舱门。圭量突然接到了通讯。

  看到奔向自己基地的导弹警告,圭量招呼了所有人,数秒钟后,确定所有人都得到消息、朝着地下四十米的防空洞躲过去后,圭量收拢基地地表设施,开始撤退。

  五分钟后,一排排巡航导弹轰炸了该简易基地的一切可疑目标,火焰腾空而起。圭量伸出头检查着基地损毁的情况,命令库房中的消防履带车辆,开始对基地灭火。

  半个小时后,这个基地的大火扑灭,基地成员穿着机械外骨骼,指挥工程车快速用融化的特殊沥青(高分子材料)和钢板填补了机场,无人机再次起飞。

  ……

  这种简陋的基地是无法战胜千川几百年来研发的先进移动基地的。就连起飞的无人机在面临千川的正规无人机时也存在代差优势。

  如果给千川移动基地足够的时间,再多的简易基地也会被镇压。但是,这已不是移动基地的时代了,数百简易基地此时在战场上和月陨地区的千川基地纠缠着,这给千川月陨地区的军方带来了致命的影响,千川的军团长们就这样浪费了一个又一个关键的战术时间。

  当下能组织近万名工业成员,冒着危险支援前线,这种战役的组织度,是千川财阀势力无法做到的。

  ……

  圭量所在的临时基地,遭到袭击三个小时后,扳手螺丝刀交叉旗帜的大型运输机降落,作为机场负责人的圭量一马当先驾驶卸载车辆,控制机械手从飞机上卸货。

  此时天空中己方先进空军正在上空盘旋,圭量的机场是安全的。

  而与此同时,其他简易基地正在争分夺秒的骚扰那三十二个移动基地。

  战役开打已经十二个小时了,剑阁要塞一方的32个基地目前寸步难行。而苏木带领的机动主力,已经运动到关键位置。

  ……

  千川财阀一方。

  大部分军团长依旧在重重的战争迷雾中,小心翼翼地坐着判断,但是,有一个家伙很冲动!

  208号移动基地,此时在钢轨上滑动着,万吨的机械体沿着临时修建的铁路在丘陵地形体系上不断进出,在丘陵上附近灵活部署防御,在移动基地的钢铁闸门中,一辆辆被修复好的自动战车装载着防空导弹和雷达体系。

  而天空中无人机被一个个击落。移动基地的军团长是朝明壁,此时的他,在面对雷达电子屏幕上众多蜂群一样的战机。

  在刚刚的十七个小时内,一座座军事基地或多或少地都在被电子战骚扰,但是每次都是两到三个移动军事基地突然遭到了增强的军事骚扰。

  年仅二十八岁的朝明壁,朝明家族近十年来培养的天成长城(没有蓄魔点)。

  十年前的朝明壁不比几年前炽白双职业受到的关注少。嗯,要不是炽白横空出世,他现在依旧是独一无二的耀眼。

  文人相轻,天才往往也有相轻的心态。朝明壁在这两三年总是能注意炽白的缺点。

  例如轻佻,乖张,沾染铜臭等等。(君不见,二十一世纪某大国崛起的时候,也不总是迎接很多偏见吗?)面对后发而至,却优越于自己的存在,总是期待他崩溃的。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当得知炽白‘铸成大错’时,朝明壁就有“果然如此”“早有预料”之类的表达。

  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炽白依旧风华绝代毫无褪色的样子,让他丢掉了偏见,却有了偏执。

  所以在这次作战中。

  在其他移动基地不敢轻举妄动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命令移动基地向前突进的势力,从战略地图上来看,他形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突出部。

  一路上用导弹横冲直撞的轰炸,将天空中的骚扰网络撕开,却不晓得他的后方已经被苏木带着的突击装甲兵团给截断了。

  移动基地大厅内。

  身着戎装的朝明壁,看着自己基地目前在地图上所在的地区,他的移动基地有如中央箭头一样直接插入了秩序军的众多简易根据地中,

  他宛如重骑士深入了一群乌合之众中。在他两百公里的范围内,一个个秩序军的简易基地被炸,而这些简易基地的查打一体无人机,根本无法接近他的防空网,刚刚接近,就被基地外壳上箱式装载的防空导弹揍了下来。

  这样的情况让他颇有一些自己王道之师团所向无敌的错觉。

  现在他在的位置,是一个叫做重玄崮的高地,移动基地麾下的坦克正在朝着这个高地上行进,试图将雷达塔布设在这里。

  就在朝明壁试图进行下一步指示的时候,人工智能突然告诉他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进攻型导弹已经告罄了。

  朝明壁惊诧:“怎么没有了?”

  人工智能回应道:“军团长阁下,您在三个小时内已经发射了两百四十三发各类巡航飞弹。”

  朝明壁皱眉:“怎么这么多?”

  人工智能:“的确这么多。”对话间,它把一幅地图出现在了朝明壁这里,在地图上是密密麻麻的打击点。

  看到这幅图。

  朝明壁不禁愣了,然后对一旁的人工智能投影斥责道:“你人工智障吗?为什么对这么多目标打击,我不是说了重点打击吗?”

  人工智能在对界面上数个打击点放大,将一系列厂房照片,飞机场照片显示。并解释道:“报告军团长,这些地点的特征均符合你所提出的打击要求。”

  朝明壁不禁哑然。

  ……

  国家动员力的重要性,在这场战争中开始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秩序军在月陨盆地的建设速度惊人,利用各地储备好的水泥和钢铁的原材料,以模块化建设,可以在三个小时内完成防御工事的快速修建。

  作战基地内的人工智能,为了进一步解释,为什么会消耗这么多巡航导弹。将网上下载的北方工业基地施工流程下载下来。

  在教学视频上:几十个穿戴机械骨骼的工人快速将金属板搭建好,然后插上钢筋灌注水泥,尼龙布,然后撒上干粉末,一个机场就迅速的搭建完毕了。秩序军一方,几万人的建造速度,快过了月陨地区这些移动基地摧毁的速度。

  人工智能解释得有理有据,但是人工智能没情商。看不出朝明壁脸上的恼色,直接往枪口上撞。

  朝明壁打断了人工智能的播放怒吼道:“导弹没了,就快速生产,不要浪费时间。”

  大厅中的人工智能投影闪了闪,没有顶嘴,老实进入了工作状态。

  然而几秒钟后,这个人工智能又冒出来。

  没等朝明壁开骂,人工智能严肃地汇报:“将军,我们的后方发现了不明身份的机动兵团。”

  ……

  此时重玄崮,东部七十公里外。

  突击集群已经到达前线。苏木坐在机械装甲内。

  他通过领域再度亲自确认了一下远方的朝明壁的部署,对屏幕上的其他两位军团长叙述到:“他(朝明壁)停下来,主力从东北部主攻,向蓝河,你带着部队在南边,从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苏木的作战风格要比炽白要保守一些,他身为老式军团长,知道移动基地行动的特色,更倾向于在哪里敌人行动过程中,预备防御的间隙中发起穿插式进攻,

  苏木在后方多次研究炽白的突击兵团作战,并且反复地演习和新兵磨合,这次是他第一次带领新兵团进行战斗。他非常非常谨慎。麾下士兵对他的评价是:“如同狐狸(本星球同类型的一种物种)一样狡猾谨慎”

  【至于炽白嘛,则是:“没有路!给老子炸,炸出来一条路,然后跟我冲!”那样霸王硬上弓气势!】

  眼下月陨地区。千川一方的部署,哪怕是三个以上的移动基地簇在一起,苏木都是非常犹豫要不要进攻。

  而朝明壁这时候突然冒出来当个突出部,苏木觉得这货简直是在配合自己,打他是应该,不打他是悲哀。

  苏木紧紧的盯着他,筹备了足足三个小时,终于开始行动了。

  ……

  围歼战役,迅骤开始。

  大批的先进无人战机迅速的朝着朝明壁这地方涌过去,如果在战略地图上显示场面,就如同苍蝇见了新鲜便便嗡嗡萦绕。

  此时处于信息压制中的朝明壁,对外界通讯完全中断。当苏木下达突击命令的七分钟后。

  急切的警报,将朝明壁从忐忑不安中逼到了移动基地外面。看着远方高速飞行的装甲部队。朝明壁张开领域也感应到了机械突击团中存在的领域。以及更远方一百零七发巡航导弹分批次而来的场面。

  没等他指挥基地上的自动防御火力拉出弹幕,天空中的动能弹头,犹如钢钉刺入木板一样,打穿装层,钢铁和穿透钢铁,挤压摩擦,过程中,炽热的火星沿着贯穿路径灌满了空间,

  这些密集的火力将移动基地周围的火力阵位轰成了零件。

  这些弹头贯穿力极强,但是爆炸范围非常小。几乎是轰完之后,后面的突击机甲就能紧随而上。

  如此密集的精确制导火力,犹如拨开竹笋一样将移动基地附近山头上的一个个防御体系逐层拨开。

  朝明壁的基地就在这半部署的过程中被苏木拿下了。

  ……

  半个小时后。

  身着重型机甲的苏木站在移动基地前装甲层上,接受了朝明壁双手端剑的投降仪式。微微叹了一口气,对东线炽白发出信息。

  信息内容很简单:“缺口已经打开,速来。”

  在此时的战略地图上,朝明壁的移动基地被拿下后,剑阁要塞和南方繁华地区的链接已经非常弱了,就算不懂军事的人也能看出,千川的移动基地集群部署出了一个庞大的缺口。

  而在荆川北部。

  坐在突击机甲中,在树梢尖端疾驰的炽白接到这个通讯前一分钟,正在颇为遗憾地看着一百公里外的荆襄要塞,心里是小声数落道:“高挂免战牌!这几百年不见,你们出息了!”

  在接到通讯后,原本眼睛顿时亮起,立刻对苏木回应:“干得漂亮,我马上到!”

  战机仓外山峦,丛林快速的向后倒退。

  ……

  在汉水东部,正在和汉水集团周旋的炽白在接到苏木的信息后,留下少量部队做出主力犹在的假象,欺骗汉水集团的那六个兵团。而自己直接带着三个兵团进入月陨盆地。

  与此同时

  融氏集团的高层在发现炽白的兵团活动迹象减弱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命令自己麾下的六个兵团主动发起攻击,抓住战机。而是命令那六个突击兵团再次确认所属战区内的情况,而这个再确认,足足浪费了两天的战略时间。

  在后世,那些诸葛亮们重读这段战史,痛骂荆川的军官“指挥作战不需要眼睛,不需要脑子!”之类的话。

  而事实上,容不得荆川地区的新军指挥官们不发怂。他们当时被要求的首要任务是保障荆川要塞的安全!而圣长城之威,他们刚刚领教过,无坚不摧名副其实!这位小祖宗在荆川北边晃来晃去,现在突然减弱运动迹象,谁晓得,是不是在蓄积力量,来一个回马枪!

  所以呢,没有任何人拦住炽白,决定战役胜负的三个兵团在六个小时,走河谷水路抵达月陨盆地南部,与苏木集团组成了强有力的进攻兵团。

  【在的炽白的装甲集团,河谷大峡河面上飞驰而过,江面上的客船,可以惊异的看到这飞行机甲部队在船舶顶部列队飞驰而过的场面,大峡谷两侧的回声效应,在过去,让两岸鸟鸣啼不住。然而今天的发动机喷射轰鸣在这里也格外的浩荡,

  客船上有人恰好拍摄了这个钢铁翅膀们逆江而上的场景,这在后世成为了记录这场战役的重要资料。】

  九号上午,炽白和苏木的整合兵团迅速投入对月陨盆地南方经济繁华地带的进攻中。

  而在这个地区驻扎的十一个移动基地,即将迎来时代给他们的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