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96 失控
  一旦尼亚萨兰和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之间爆发战争,按照此时的传统习惯,南部非洲境内的徳裔都会被监视,限制行动,甚至会被投入集中营进行集中管理。

  罗克肯定不会这样做,关键还是在于文化上的自信。

  现在的德国也仅仅刚统一几十年而已,要说徳裔有多么强烈的民族自豪感那也未必,之前毕洛夫访问尼亚萨兰,尼亚萨兰境内数千德国人,真正背叛尼亚萨兰的也就卢克·奥巴代亚一个,而且卢克·奥巴代亚的下场还凄惨无比,对某些三心二意的徳裔肯定会形成强烈震慑。

  卢克·奥巴代亚背叛尼亚萨兰之后,罗克在尼亚萨兰境内发起多次爱国主义教育,安东也授意尼亚萨兰境内的徳裔团体“自发”组织起来认真反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严禁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之前也有人向罗克建议,排查尼亚萨兰境内的徳裔,至少要将徳裔调离重要岗位。

  不过罗克并没有采纳,不仅没有对尼亚萨兰境内的徳裔进行限制,反而主动邀请尼亚萨兰境内的徳裔举行宴会,和徳裔一起共进晚餐,并且主动到部分徳裔家中做客。

  这些行为有效安抚了尼亚萨兰境内徳裔的情绪,罗克展现出来的气度和胸怀令人心折,尼亚萨兰境内现在出现了一个叫“尼亚萨兰人”的组织,主要就是由徳裔组成,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彻底斩断和宗主国的关系,全心全意做一个尼亚萨兰人。

  荣耀堡叛乱爆发后,尼亚萨兰境内的报纸杂志也开始对坦葛尼喀境内的人道主义灾难进行讨论,很多徳裔致信报社编辑部,对坦葛尼喀官方的残暴行为措辞严厉,部分极端徳裔甚至要求前往坦葛尼喀参加叛军,要亲手推翻德国在坦葛尼喀的殖民统治。

  这在时下也是惯用做法,布尔战争时期,布尔联军中就有大量来自欧洲的志愿军。

  其实南部非洲的自治,对尼亚萨兰还是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以前的尼亚萨兰虽然是罗克的私人领地,但是名义上尼亚萨兰还是英国领土,所以虽然尼亚萨兰的主体人口是华人,但是很多欧洲人还是愿意在尼亚萨兰工作,甚至在尼亚萨兰定居。

  现在尼亚萨兰并入南部非洲自治,部分包括英裔在内的欧洲人不可避免的会对尼亚萨兰的前途产生怀疑,所以从九月份开始,就有部分欧洲人离开尼亚萨兰返回欧洲,到十一月份,离开尼亚萨兰的风潮达到顶峰,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就有近四百人离开尼亚萨兰。

  让罗克颇为心疼的是,这些离开尼亚萨兰的欧洲人,大部分是有技术,有知识,工作岗位相对重要的人才,正因为他们回到欧洲之后也不担心工作问题,所以才会选择离开尼亚萨兰。

  尼亚萨兰为此付出最大努力,尽可能挽留这些人,是在留不住的也好合好散,为未来的第二次合作埋下契机。

  欧洲马上就会爆发战争,到时候所有国家都不可避免的要被波及到,到时候这些人就会发现,远离世界中心的南部非洲反而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所以到时候他们还是很有机会返回尼亚萨兰的。

  而且因为他们有过在尼亚萨兰的生活经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带来更多人,罗克对尼亚萨兰还是很有信心的,抛开尼亚萨兰和坦葛尼喀的摩擦,尼亚萨兰在宜居程度上,完爆欧洲的绝大多数城市。

  可以说待在尼亚萨兰,有时候对尼亚萨兰的优势感受并不明显,等这些人回到欧洲,回到以前的环境中,就会发现尼亚萨兰的优点,到时候他们会用脚投票,做出正确的选择。

  “莫桑比克王国已经同意将包括爱德华港在内的赞比西河流域的所有权利转让给尼亚萨兰,明天我就去爱德华港和渣渣签字,不过这个成本有点高,我们要一次性支付一百万镑,要不是兰德银行,我们还真拿不出这笔钱。”安东来找罗克辞行,南部非洲联邦刚刚成立,尼亚萨兰就迎来第一次扩张。

  之前,赞比西河流域是尼亚萨兰从莫桑比克王国租借的土地,现在赞比西河终于要名正言顺的属于尼亚萨兰。

  其实尼亚萨兰完全可以不花钱,就得到赞比西河流域,但是罗克为了减少未来的纠纷,还是愿意给莫桑比克王国一笔钱,这样不管未来的莫桑比克王国如何演变,继任政府就只能承认现在的协议,否则别看莫桑比克王国现在和尼亚萨兰的关系很好,但是未来难免还会有纠纷。

  这样的例子也是不胜枚举,比如鲸湾,比如尼亚萨湖,又比如北海,未来的非洲到处都是争议,就是因为现在的产权不明晰。

  不过好在尼亚萨兰不需要支付现金,而是用物资代替,这样一来尼亚萨兰就可以把钱都留在尼亚萨兰境内,不仅可以刺激尼亚萨兰的经济发展,同时还大大节省了成本。

  用商品抵账,价格肯定是可以商量的,市场价一百镑的鳄鱼皮手包,伊特诺的成本不过十镑左右,卖给莫桑比克王国的价格还会翻一倍,一来一回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

  而且渣渣要求的大部分商品还都是珠宝首饰之类的奢侈品,这里面的可操作空间更大。

  “没钱就对了——”罗克不解释。

  安东马上就嘿嘿嘿笑得很鸡贼。

  尼亚萨兰加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也会并入联邦政府的税收体系,所以尼亚萨兰政府现在的收入是负的,表面上看要向兰德银行借债才能维持,这样一来联邦政府想找尼亚萨兰要钱,尼亚萨兰也没有。

  其实罗克还真没有做什么手脚,尼亚萨兰境内的很多产业都是罗克的私产,根本不需要缴税的那种,罗克身为尼亚萨兰男爵,同意尼亚萨兰并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当然是有条件的,之前联邦政府不同意小石城成为联邦政府的立法首都,在其他方面就要充分满足罗克的要求,税收就是联邦政府给尼亚萨兰的特例,原则上尼亚萨兰不需要向联邦政府缴税。

  不仅如此,尼亚萨兰并入联邦政府,联邦政府还要承担包括安东在内的尼亚萨兰所有官员的薪水,所以这样一来,就变相减轻了尼亚萨兰政府的负担。

  负担也确实是重,罗克一向很重视基础建设,尼亚萨兰每年在基础交通、城镇建设、教育、医疗、食品卫生等等方面的投入都是天文数字,开普四个殖民地加起来,在这些方面的投入估计都没有尼亚萨兰多,所以尼亚萨兰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飞速发展。

  “塞西尔那边怎么说,还是不同意给钱吗?”罗克不仅自己算盘打得好,还关心盟友的操作。

  安东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很明显小斯还是不想给钱。

  罗克知道现在不把问题彻底解决掉,就会在未来产生纠纷。

  小斯的理解就没有这么深刻,和尼亚萨兰一样,罗德西亚从莫桑比克王国得到的土地之前也是租借的,现在罗德西亚也并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小斯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钱就算要出,也是联邦政府支付,不该再让罗德西亚出钱。

  而刚刚成立的联邦政府千头万绪,根本就没有能力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所以这个问题现在还在僵持中。

  其实不仅是小斯,包括尼亚萨兰的很多官员在内,都不认为有再次给钱的必要。

  这时候的殖民思维就是这么残酷,白人在非洲做什么都是对的,能让渣渣建立莫桑比克王国,给非洲人一口饭吃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占据一些土地,建设几个农场还要给钱?

  白人几乎占领了整个非洲,除了最开始可能付出了一些玻璃球、小镜子之类的小玩意儿,也没见哪个国家的白人主动把钱付给非洲人。

  所以罗克的某些行为,在白人看来简直就是败家子。

  罗克肯定不会解释,所以小斯不愿意给钱,罗克也不劝,反正罗德西亚和莫桑比克王国之间还隔着尼亚萨兰,就算将来渣渣反悔,尼亚萨兰也有能力给罗德西亚足够的保护。

  吃水不忘挖井人,罗克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尼亚萨兰是怎么来的。

  如果不是塞西尔·罗德斯将尼亚萨兰卖给罗克,那么说不定英国政府会把罗克的封地弄到贝专纳保护地去,那样罗克才是欲哭无泪。

  十一月中,荣耀堡叛军再次伏击坦葛尼喀殖民军,这一次荣耀堡叛军的战果同样辉煌,已经全歼了坦葛尼喀殖民军的一个团,同时还消灭了一个完全由德国士兵组成的连队。

  这一次的伏击战也彻底暴露了荣耀堡叛军的实力,之前冯特罗塔估计,荣耀堡叛军的总人数大约在3000人左右。

  这一次伏击战过后,冯特罗塔惊讶的发现,荣耀堡叛军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万人。

  形势终于脱离坦葛尼喀官方的控制,德国在坦葛尼喀的殖民军队,总人数也就万人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