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福船商女 > 唐瑭与安若姿 下

唐瑭与安若姿 下

  那一日,带着满腹的忐忑和挂念,唐瑭踏进了那个小院,从安若姿那儿得到这个住址已然许久,他来到这扬州城也有一日,可就是无法下定决心去瞧她,直到这一刻,踏进那小院,他才突然发现,他的心竟莫名的安了下来。

  “少夫人,唐公子来了。”阿浣急步跑在前面通报,很快便传来了她的声音。

  “哪位唐公子?”

  “许久不见,你倒是把故人全忘了?”唐瑭无限幽怨的叹着气走了进来,走到院门处,突然便停了下来,静静的打量着她,她似乎过得还算不错,肚子越发的显突,整个人也圆润了不少,尤其是那气,比之在泗县时好了无数。

  “瑭瑭!”她惊喜的看着他,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婉,但随即,他看到了她突然发红的眼眶。

  “最近可好?”唐瑭看到她的反应,不由微怔,随即笑着走了过来,似没有发现般的转了头,环顾起这院子来。他知道,她的反应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到来让她想起了另一个人了,他不想问得太透伤她的心,便只能装作不知。

  “挺好的。”她很快便收起了自己的异样,眨去眼角的热意,热情的招呼他坐下,又招呼阿银上茶添点心。

  “快坐,当心自己。”唐瑭微笑着扶了她一把,待她坐下,手便飞快的收了回去,坐在了她对面,再一次打量她的气色,笑道,“瞧你的气色倒是不错,比之前在泗县,好了太多。”

  “所以呢,你们可以放心了。”她回以一笑。

  “你的本事,我们素来是放心的很的,若说不放心的,怕也只有那一人,日思夜想,却不敢踏足扬州城一步。”唐瑭看着她,意有所指的说道,却在心里添了一句,便是他也是如此纠结忐忑之后才踏进这里。

  他不由想起那夜,他出发来扬州前与乌承桥的对话:“承哥,你确定真的不去扬州城吗?”

  “不了……我怕我这一去,最终……连她的行踪都无法得知。”乌承桥整个人看起来极是憔悴,却一直坚持着忙碌于诸多琐事间,与他说话的时候,还不停的阅着手中的各种消息,“倒不如这样,至少还能知晓她在那儿安然无恙。”

  可面对她的疑惑,他却下意识的为乌承桥说起了好话:“直到前两天,乔家之事尘埃落定,我与小麒几人寻他喝酒时,待他大醉才问及,他居然说,如今这样,他还能知道你在扬州城过得安好,若他来了,说不定,转瞬便不知何处去寻你……”

  “你走后不久,官府便突然对乔家开始封门彻查,先是被停了皇商之职,后又被相继爆出其粮食以次充好甚至低价垄断新粮高价抛售陈粮,以其盈利贿赂朝中大臣,为此事,朝中数位官员被贬,乔家自然也没有好下场了,此事沸沸扬扬近一个月,承哥他……为了寻你,没日没夜的奔波,回去后,又疲于应付乔家事务,如今……”

  “他……怎么了?”她果然放不下乌承桥的,目光虽然躲闪,却掩不住她神情间的痛意和惦念。

  “他很不好。”唐瑭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叹了口气,“乔承轩自辞了家主之位,于乔家风雨飘摇之际,跪求他回去主持乔家事务,他竟出人意料的答应了,那段日子,日以夜继的配合官府找寻证据,乔家老族长、现任族长一脉数十人牵连,还有一位,乔家的旁系,他的叔叔,据说曾与乔老爷有过命之交,待他也是如珠如宝,却是此案的关键人物,那人与二夫人联手,害死了乔伯母,便是乔老爷之死,也与他们脱不了干系,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

  “英娘,说真的,我们很难理解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唐瑭却突然正色看着她冒出这一句,“你是最懂他的,为什么……”

  问出这一句为什么,他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他问,不仅仅是因为乌承桥,也是想知道她的真实想法,或许,她是不再爱那个人了,那么,他就如安若姿所说,带着她……不,不能想……

  但到底,她沉默了,她的沉默,也让他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在她面前再伤一次。

  想开的唐瑭开始每天里大包小包的往她面前跑,他这样的举动,已不再是图什么,而是单纯的想让她开心,想看她的笑,哪怕是这样的笑他见一次少一次……

  “明日中秋,准备怎么过?”中秋前夕,唐瑭关心的问道。

  “没想过,原本只是想着做些好吃的,和家里几人乐一乐。”她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某些犹豫。

  而就在这时,安若姿来了,而她的心思却是那样的清清楚楚,她似乎知道了他和安若姿的事,言谈举止中难掩对他们的撮合,这让他的心情瞬间沉了下去,欢愉总是短暂,安若姿的到来,让他知道,他的梦该醒了。

  “可想清楚了?”她离开的时候,他陪着安若姿上街观灯,路上安若姿突然问道。

  “一直很清楚。”看着远处的繁华灯火,他淡淡的应。

  “那我可有机会了?”安若姿喝了几杯酒,语气带着丝丝醺意,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夜,心里竟涌现某种异样的冲丨动。

  “你不介意我心里会一直有她?”鬼使神差的,他脱口问道。

  “一直知道,一直介意,可又如何?”安若姿睨看着他,竟是巧笑兮然,“我知道她心里只有一个人,你,永远没机会,这就够了,而且,她是个很不错的朋友,我亦决定要和她做极好的姐妹,倒是你,可有那个准备能坦然面对她和他再在一起。”

  “如你所说,一直知道,一直介意,又如何……”唐瑭淡淡的说道,“她终究不属于我,一直都不是。”

  “带你见个人。”安若姿突然伸手拉住了他,将他带到了安若坊在扬州的分坊,见到了乌承桥。

  “承哥?”唐瑭不由惊讶,看到乌承桥的那一刻,他明白了安若姿之前说的善后,安若姿是为自己带她出来作为弥补,也是为他和她之间作为了断,让他看清了形势,也最终让他不留遗憾。

  “他心里只有她。”送乌承桥住进前院的那天,安若姿突然说道,“她心里也只有他,这就是结局。”

  他不由默然,他知道安若姿说的是实话,他也承认了这样的事实,但心里,终究最带着些许多的伤。

  “果果要成亲了。”他没有接安若姿的话,而是说了另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嗯,我等你回来。”安若姿却是了然的直白的接道。

  等他回来娶她,哪怕此时的他心里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影子,但她相信,假以时日,他的身边、他的心里只会有她!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