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378章 慕辞典被审判,他的狼狈

第378章 慕辞典被审判,他的狼狈

  “但慕辞典在死者已经晕过去之后,才拿起菜刀,杀死廖安的。”辛早早的声音,在如此庄严肃静的法庭上阵阵回想。

  那一刻,所有人都看着辛早早,似乎都在仔细的回想,辛早早说的是什么。

  被告方律师显得有些激动,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辛早早,请你好好想清楚,死者到底晕过去没有?你要知道现在说的一切都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不确定!”

  “被告方律师请注意你的言辞,不得威胁及刺激证人!”审判长严厉。

  被告方律师忍了忍,又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辛早早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记得很清楚,死者当时已经晕了过去,慕辞典才拿起菜刀,杀死他的。”

  “撒谎!”汪荃坐在观众席上,突然很激动,“辛早早你在说谎,分明是在打斗中慕辞典为了自保杀死廖安的,你就是为了报复慕辞典曾经对你的感情欺骗所以故意撒谎的!”

  “安静!”审判长对着汪荃,“法庭上不得大声喧哗,如若再犯,保安会带你出去!”

  汪荃忍了忍,她很气愤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证人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审判长问。

  “没有了。”辛早早回答。

  “公诉方律师还有需要问证人的吗?”

  “没有了。”公诉方律师恭敬。

  “审判长大人,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目击证人。”被告方律师主动开口。

  审判长犹豫。

  “案件存在很多疑点,我需要目击证人回答我。”

  “允许。”

  “辛早早。”被告方律师叫着她。

  辛早早回视着他。

  “你和慕辞典是继兄妹的关系?”被告方律师问。

  “是。”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父亲就把慕辞典和她的母亲汪荃女士带到了你们家来对不对?”被告方律师继续问。

  “对。”

  “上次你的新闻发布会,你说你继母汪荃对你很不好,慕辞典也在你刚成年就诱骗你和他发生了关系,你被他们欺负得很惨,所以你很恨他们,你很恨慕辞典是不是?”被告方律师一步一步的诱导她。

  辛早早说,“是。”

  “所以,你现在很想报复他们?”被告方律师继续问她。

  辛早早看着原告方律师说道,“但我不会做假证。”

  “我没说你做假证,我只需要你回答是不是?”

  “是。”辛早早回答。

  “好。”原告方律师似乎问完了。

  他转身背对着辛早早,面对着审判长说道,“审判长大人,据我所知,死者廖安是科班出身,格斗能力很强,是保安队里面出了名的身手最好的一个,曾徒手抓小偷,屡屡受到物业的表扬。而我当事人慕辞典,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他没想过任何防身技能,更不能可能会专业的打斗。请问在如此情况下,我当事人怎么可能把死者打晕?”

  辛早早紧咬着唇瓣。

  审判长点了点头。

  “而刚刚审判长也听到辛早早的回答了,她从小就在慕辞典和他母亲的阴影下长大,她还曾被慕辞典伤害过感情,她甚至一直想要报复他们。所以,我严重质疑辛早早证词的真实性,我有理由怀疑辛早早带着私人感情在故意报复慕辞典,甚至为此做假证。我请求审判长大人,不要以辛早早的证词作为本次案件的法律依据。”

  “按照被告方的意思是,慕辞典没有任何防身技能,怎么可能杀得死廖安?!是不是对方律师觉得,廖安的死都和慕辞典没有关系?!”辛早早质问。

  被告律师一怔,他眉头微皱,倒是没想到辛早早会突然去抓他语言中的漏洞。

  “我告诉你慕辞典是怎么杀死廖安的!”辛早早一字一顿的说道,“当时廖安在和慕辞典打斗中,慕辞典根本就打不过他,是我在旁边趁着廖安不注意从身后用椅子砸向了廖安,然后廖安晕倒过去的。我相信法医应该也检查过廖安的伤势,廖安头上有砸伤过的痕迹!”

  被告律师脸一下就黑了。

  公诉方律师拿出尸检报告递给审判长。

  审判长看着内容,“报告中确实有死者被外物砸伤头部的记录。”

  “而慕辞典明知道死者已经昏迷且我们已经脱险的情况下,还是拿起房间里面的菜刀直接杀死了死者廖安!”辛早早狠狠的说道,声音很大,在法庭上阵阵回荡。

  “乱说,辛早早你就是在乱说!”汪荃忍不住又爆发了,“你就是在报复我在报复慕辞典,你这么做假证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你就不怕撞鬼吗?慕辞典为了来救你杀人为了来救你在医院整整躺了大半个月,你现在来这么诬陷他,你良心被狗吃了吗?!你个良心狗肺的东西,你个贱人!”

  “保安!”审判长脸色无比厌恶。

  法庭上几个保安直接拖着汪荃就往外走。

  “法官大人,你一定不要听信了辛早早的一派胡言,她都在说谎,她都在说谎,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汪荃的声音越来越远。

  所有人的视线那一刻都看着汪荃,看着她突然的发疯。

  辛早早喉咙动了动。

  她很淡定的站在那个位置上。

  “辛早早。”被告方律师突然又开口。

  辛早早眼眸看着他,“嗯。”

  冷静无比的样子。

  “辛早早,你知道以炎尚国的法律做假证是需要判处什么刑法的吗?”

  辛早早没什么表情。

  被告方律师一字一顿告诉辛早早,“在炎尚国,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可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一下有期徒刑。”

  辛早早依然这么看着被告方律师。

  “我现在在庄严的法庭上,郑重的问你,慕辞典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杀死死者的,你是不是因为想要报复所以故意杜撰了杀人经过,请你诚实的回到我!”被告律师咄咄逼人的问道。

  辛早早看着他。

  眼眸就这么看着他。

  她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她早就想好了怎么去定慕辞典的罪。

  既然汪荃不愿意承认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是她,既然汪荃不愿意负法律责任,父债子还,当年慕辞典的父亲死,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不一样被遭到了如此多的报复,她现在只是在以牙还牙而已。

  慕辞典为他母亲坐牢,天经地义。

  她深呼吸一口气,她说,很认真的对着被告律师,对着审判长,对着所有人,在法庭这个最不能撒谎的地方,说着如下谎言,“我发誓,我刚刚说的所有慕辞典的杀人经过,都是……”

  “不用逼她了。”慕辞典突然开口。

  在如此安静的法庭上,突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很哑,就好像,很长时间没说话,就好像,喉咙都已经破了一般。

  他说,“我确实是在廖安晕过去之后,杀死他的。”

  全场所有人都看着慕辞典。

  辛早早那一刻也这么转头看着他。

  看着他对着审判长说道,“我认罪。”

  三个字。

  简简单单的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你们怎么判我都接受。”慕辞典补充。

  轻描淡写的补充。

  被告律师那一刻都有些怔住了。

  还没有到需要认罪的时候,他当事人就已经认罪了。

  他这么多年的官司生涯,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公诉方律师上前问道,“被告的意思是,你确实是在死者晕倒之后尘,才下手杀死死者的吗?”

  “是。”慕辞典回答。

  “你当时知道死者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吗?”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因为他想要玷污辛早早。”慕辞典说,狠狠的说道,“我喜欢辛早早,所以我见不得任何男人碰她。”

  公诉方律师顿了顿。

  被告律师连忙开口道,“请公诉方律师不要以诱导性的语言诱导我当事人回答问题。我当事人只是因为当时遭遇了生命的危险,遭遇了最心爱的人被人玷污才会因为情绪过激,在死者晕倒后杀了他。当时的情况,我当事人也处于崩溃的状态,我严重怀疑我当事人当时根本就不能分辨死者到底还有没有反击能力,所以他只能选择杀了当事人力保自己的绝对安全。”

  “请被告律师,不要帮被告回答问题。”审判长命令。

  被告律师忍了忍,又退了回去。

  公诉方律师说道,“慕辞典,你要清楚,你现在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衡量你接下来是否判刑,判刑程度的标准,你不要慌张也不要害怕,按照实情回答,法律会给你一个最公平的判决。”

  慕辞典点头。

  “请认真诚实的回答我接下来的所有问题。”

  慕辞典继续点头。

  “请问,你是不是在辛早早遭遇危险想要救她,而选择和死者搏斗的。”

  “是。”

  “你当时是不是情绪很激动?是不是希望马上救下辛早早?”

  “是。”

  “你在和死者搏斗过程中,是不是辛早早帮你打晕了死者?”

  “是。”

  “打晕后,你在知道死者已经晕过去之后,还拿起武器杀死了他?”

  “是。”

  “反对!”被告律师又站了出来。

  审判长直接拒绝,“反对无效。”

  被告律师忍了忍,用眼神在示意慕辞典。

  慕辞典似乎没看到。

  公诉方律师又重复了刚刚最后一个问题。

  慕辞典依然回答,“是。”

  “你杀死他只是因为你觉得对方玷污了你喜欢的辛早早,所以你恨不得他死?”

  “是。”

  被告律师脸色难看无比。

  这样下去。

  谁都打不赢这场官司。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了吗?”公诉方律师一字一顿,说得清楚。

  从正当防卫,变成了故意杀人。

  完全是质的变化。

  “知道。”慕辞典回答。

  全场所有人都有些哗然。

  分明,这场官司看上去,正当防卫无罪释放是很轻松容易的,这一刻却怎么就变成了,故意杀人?!

  “我反对!”被告律师完全是控制不住的站了出来,“我申请休庭,我当事人从发生事故之后到现在,情绪一直很低落,我严重怀疑我当事人为了早点结束这场官司而故意说了一些不是事实的事情,还请审判长大人给我点时间和我当事人沟通交流,以了解我当事人目前的精神状况。”

  审判长思考了一会儿,他和审判席所有人商议,宣布,“休庭半个小时。”

  全场休庭。

  慕辞典被被告律师带着你开了法庭。

  看押慕辞典的警察自然也一直跟随着。

  辛早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静静的坐着。

  她其实没想过慕辞典会这么的认罪。

  会就这么认罪了。

  她想了很多,在上庭之前想了很多对方可能反驳她的点,她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顺利到……她情绪有些波澜。

  但是。

  又能怎么样?

  她曾经遭遇的一切还算少吗?

  慕辞典早该为自己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汪荃早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付出代价!

  辛早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坚毅。

  ……

  法院后庭。

  被告律师整个人都急疯了,“慕辞典,你是真的想要牢底坐穿吗?你知道故意杀人罪最高可以判处死刑的!”

  慕辞典没有回答。

  “好,就算你的情况构不成最严重的故意杀人罪,但最轻的故意杀人罪判刑也是十年!”被告律师狠狠的说道。

  慕辞典依然沉默。

  “你到底想不想要我帮你把这场官司打过去!”被告律师看着慕辞典,“从你母亲让我帮你打官司开始,你的配合度就不高!慕辞典,你要是好好配合我这场官司我可以帮你做无罪辩护,你要是不配合,神仙也帮你了。”

  “那就别帮我了。”慕辞典直白。

  被告律师看着慕辞典,脸色都变了。

  所以说,按着昂贵的律师费,是让他来玩的?!

  “你确定?你确定你不需要我的帮忙?你确定你要被法院定罪为故意杀人?”

  如果她想。

  他就满足她。

  这辈子,他欠她很多。

  正好,他找不到什么来还。

  用自己的时间,用自己的命来还,他不知道够不够?!

  他也不想她来做假证。

  那种违背良心的事情,都由他来做就够了!

  “慕辞典,你冷静一下。”被告律师还是妥协了。

  好像用激将法根本没用。

  他虽然律师费拿得多,但他名声也很重要。

  这么简单一个官司被他搞砸了他以后还怎么在律师界混。

  他对着慕辞典说道,“就算不做无罪辩护,也可以做防卫过当。你想坐牢,你想赎罪,我都可以满足你,但绝对不能故意杀人。防卫过当也可以判处3到7年的有期徒刑!”

  慕辞典看着他。

  被告律师都差点给他跪下了,“算我求你了,你别砸了我的招牌行不行?”

  慕辞典没有拒绝。

  被告律师但他默许了。

  他说,“一会儿我在法庭上说什么,你只要回答是就可以了。”

  慕辞典依然没有回答。

  所有一切,都看她,都看辛早早!

  半个小时。

  被告律师好言相劝口沫横飞了整整半个小时,还是有些没有底的去了法庭。

  重新开庭。

  审判长宣布,“开庭。”

  被告律师上前,“审判长大人,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我当事人。”

  “允许。”

  “慕辞典,你是不是喜欢辛早早?”

  “是。”慕辞典回答。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淡淡的看着他。

  “所以你当时看着辛早早被死者廖安做不轨行为时,情绪很激动?”

  “是。”

  “当时你为了救下辛早早,所以选择了以身冒险去和廖安搏斗?”

  “是。”

  “在辛早早的帮助下,廖安被打倒在了地上。当时他晕了过去,但是你处于情绪很激动的状态,真是在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后,选择了杀死他?”

  “是。”

  “当时你在杀死廖安的时候,你身体是不是已经受伤很严重?”原告律师诱导,“如果没有记错,你当时才做完胃穿孔手术,腹部伤口在搏斗中已裂开,甚至事故发生后,你整整在医院昏迷了一周且经过无数次抢救才清醒过来,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医院躺着,直到一周之前才出院?”

  “是。”

  “所以当时廖安晕倒的时候,你身体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如果廖安在那个时候突然醒过来你已经没有能力再和廖安搏斗了?”

  慕辞典眼眸动了一下。

  那一刻。

  和一直看着他的辛早早,对视了一秒。

  他说,“是。”

  “好的。”被告律师暗自松了口气。

  总算没有反驳他。

  他对着审判长说道,“审判长大人,我能再问证人几个问题吗?”

  “允许。”

  被告律师对着辛早早,“辛早早。”

  “嗯。”

  “请问在打斗过程中,慕辞典是不是受伤很严重?”

  “是。”辛早早回答。

  “在廖安晕倒的时候,如此他在醒过来,慕辞典是不是没有能力再和廖安搏斗,而那个时候,你们都不青春廖安是不是会马上醒过来?”

  辛早早看着被告律师。

  她知道,这个回答很关键。

  会成为慕辞典判刑的一个重要依据。

  她隐忍的情绪,缓缓说道,“是。”

  “好。”被告律师一瞬间又有了底气。

  他不再多问辛早早一句话,对着审判长说道,“案发的请过我相信审判长大人已经非常明白了,请允许我再重复事实经过。9月6日凌晨,我当事人慕辞典赶到死者的家里去救辛早早,死者当时正在对辛早早做不轨行为,我当事人为救下辛早早选择和死者搏斗,在搏斗过程中,辛早早打晕了死者,而在死者晕过去那一刻,我当事人已经受伤严重奄奄一息,当时根本没办法第一时间离开,从后面我当事人的伤势可推断他当时的情况已经到了极致,而我当事人不知道死者什么时候或许下一秒就会醒过来,为了确保我当事人和辛早早的绝对安全,所以选择杀死了死者廖安。”

  “综上,鉴于我当事人在救人的情况下,且为了确保自己身安全处于正当防卫而选择的杀人行为,请审判长大人,从轻判决。”

  被告律师鞠躬,尊敬。

  审判长对着公诉方律师,“公诉方对被告方律师提供的辩护事实,有无异议?”

  公诉方律师起身,对着辛早早说道,“请问目击证人辛早早,是否同意被告律师对事实经过的阐述?”

  辛早早喉咙微动。

  所有人都在等待她的回答。

  慕辞典也是。

  他不期待什么。

  他只需要她的一个答案。

  而他满足她。

  好久。

  辛早早说,“同意。”

  慕辞典心口,似乎波动了一下。

  他其实很清楚她不是心软,而是,她不想做太多假证,良心不安。

  公诉方律师回答,“审判长大人,公诉方对被告方律师提供的辩护事实无异议。”

  审判长点头,“请给我们审判和议庭时间,对本次案件进行商议。”

  说着,和其他审判员一起离开了法庭。

  约莫二十分钟。

  审判长和审判员再次回到法庭。

  “全体起立。”审判长宣布。

  所有人站起来。

  “锦城人民法院对慕辞典杀人案宣判结果。犯罪嫌疑人慕辞典在营救受害者辛早早的过程中,造成犯罪人伤亡,根据还原事实经过,并通过犯罪嫌疑人和目击证人的共同阐述结果,本庭宣布,慕辞典不构成故意杀人罪,构成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致人死亡罪。根据《炎尚国刑法》第五章第三十二条法律规定,特对犯罪人慕辞典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鉴于犯罪人慕辞典认罪态度端正,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以上为锦城人民法院判处结果,如有不符,请在领取判决文化十五天之内进行上述!”审判长肃穆道,“休庭,请全体离席!”

  审判长先离开。

  慕辞典也被警察带着离开了。

  其他人陆陆续续也离开了。

  辛早早随着人群,也走出了法庭。

  三年六个月。

  慕辞典就这么被判刑了三年六个月,如果他不上诉,他就会在监狱里面待这么久!

  辛早早表情很淡。

  很淡的离开法庭。

  刚走出去。

  汪荃猛的上前,一个巴掌就要扇过去。

  辛早早一把抓住汪荃的手臂。

  两个人如此互相推碰了一会儿。

  汪荃狠狠的甩开了辛早早的手。

  “贱货!现在你高兴了!”汪荃咒骂。

  辛早早冷冷的看了一眼汪荃。

  “不高兴。”辛早早直言,“毕竟你还没进去。”

  “你做梦!”汪荃脸色难看到极致,“你做梦吧辛早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进去,总有一天我会揭穿你在法庭上做的所有伪证!”

  “你儿子都承认了,你还说我是伪证?!”

  “辛早早,你别得意,你别得意!”汪荃情绪异常激动。

  她真的是气疯了,慕辞典到底遭了辛早早什么邪,会这么的鬼迷心窍!

  “汪荃。”辛早早的手指头,指着汪荃心脏的位置。

  汪荃狠狠的看着她。

  “你很清楚,这次是你儿子带你坐牢了!下次没了你要愚孝的儿子,就没这么走运了!”

  “威胁我?!”汪荃怒吼。

  “是不是威胁,你自己心里有数!”

  丢下一句话,辛早早转身离开。

  汪荃看着辛早早的背影。

  看着这个女人这么耀武扬威的样子!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捏死她!

  辛早早走出法院大门口

  不远处的记者,蜂拥而至。

  辛早早看着他们。

  记者把她紧紧围住,“辛早早,听说慕辞典被判决了有期徒刑3年6个月?”

  “辛早早,慕辞典被判刑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辛早早,刚刚有内部消息传出来,说慕辞典在法庭上承认了很喜欢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辛早早……”

  辛早早实在是走不了。

  她说,“我回答大家这三个问题,希望这三个问题后,各位可以让我离开。”

  记者一怔。

  没想到还有人给记者讲条件的。

  那一刻所有记者还不由得都点了点头。

  “第一,慕辞典确实被判处3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第二,慕辞典被判刑是法律公平的判决,我相信法律,所以没什么要说的。第三,至于慕辞典在法庭上说喜欢我,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而你们一直很关心的我喜不喜欢慕辞典,会不会和她破镜重圆,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不喜欢,也不会再有可能在一起。”

  辛早早一口气说完。

  记者难得很安静。

  辛早早说,“问题回答完了,请你们兑现你们的承诺。”

  记者互相看了看彼此。

  然后自发的分开一条路。

  辛早早就这么走了。

  走得很轻松。

  汪荃站在辛早早的身后,听到辛早早说的一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她走过去,对着记者说道,“别听辛早早的一派胡言,我儿子被判刑都是被冤枉的,我一定还会为他申诉……”

  离开了的辛早早听到了汪荃的声音。

  她根本没有挺足,根本不在乎汪荃在媒体面前怎么说她。

  反正。

  她也逍遥不了太久了。

  辛早早离开法院,开车了西郊外的监狱。

  听说,慕辞典直接就会被送到这里服刑。

  三年六个月。

  她表情很平静,平静的把轿车停靠在了西郊外的监狱。

  她通过正规的手续,坐在了一个小小阴暗的会见室里,等候。

  等的时间有些长。

  可能慕辞典刚到,所以也会有些程序上的东西。

  本来狱警让她明天再来的。

  她怕自己明天就提不起兴趣来了。

  约有1个小时。

  辛早早看到对面的铁门打开。

  慕辞典扣着手铐,被一个狱警带了出来。

  平头。

  穿着棕灰色囚服。

  偌大的囚服在他身上,空荡荡的。

  其实从今天在法庭上的第一眼,辛早早就知道慕辞典瘦了,瘦了很多。

  他脸上的颧骨都已经凸了出来,眼眶凹了下去。

  很明显。

  而此刻,她看到他扣着手铐的手腕。

  手腕,仿若就剩下了一层皮。

  狱警把慕辞典带到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很小的一个房间,面前一个桌子,旁边两个凳子。

  缓缓,两个人对立而坐。

  “我找过汪荃了。”辛早早直白。

  慕辞典点头。

  他知道。

  “如果她承认廖安的蓄意绑架案是她一手促成,你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嗯。”慕辞典应了一声。

  “不觉得心寒吗?自己的亲生母亲,宁愿看着你坐牢,也要保全她自己?!这些年你为她做了这么多,听从她的安排,不觉得很后悔吗?”辛早早问他,有些讽刺的问他。

  他说,“后悔。”

  但,已经发生了,天底下也没有后悔药。

  连弥补药都没有。

  辛早早蹙眉看着慕辞典。

  他说后悔。

  说得那么云淡风轻,就好像在应付她。

  她说,“慕辞典,我不会后悔我今天的所作所为。”

  “我知道。”慕辞典说,“也不需要后悔。”

  让他坐牢,他接受。

  那些年对她做的那些禽兽事儿,何止坐牢,死刑都活该。

  辛早早直直的看着慕辞典。

  看着他脸色极度苍白,看着他瘦的已经变型的样子,看着他穿着囚服肩膀,完完全全就是被骨头顶着的,很单薄。

  医生说胃穿孔手术后需要好好养胃。

  而他大概已经都养不了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就是安静的看着彼此。

  仿若也没有什么情绪。

  还是狱警进来提醒,提醒说,“时间到了。”

  慕辞典就从凳子上站起来。

  狱警站在慕辞典身边,扣押他离开。

  辛早早看着他的背影。

  如果不是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慕辞典,她一定认不出来他。

  她转身也准备离开。

  那一刻听到慕辞典说,“以后别来看我了。”

  辛早早咬唇。

  慕辞典说完之后跟着狱警离开。

  “我也不会来看你。”辛早早回头对他说道,“你以为我想来看你吗?今天不过只是意外,意外的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惨。”

  他知道不是。

  他知道辛早早只是有些内疚,只是有些良心不过去。

  而他其实不需要她的这份感情。

  他甚至需要时间去忘记这段感情。

  他想三年六个月的时间,可能就不会那么喜欢了?

  他不只是怕爱而不得。

  他是怕挡住了辛早早以后的路。

  慕辞典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跟着狱警离开了。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慕辞典背影。

  冷漠的背影。

  她冷笑了一下。

  她都快忘了,慕辞典就算遇到天大的事情也能撑得过去。

  他早就被汪荃训练成了,一个只会忍受的人肉工具!

  辛早早离开监狱。

  刚准备上车。

  她看到汪荃来了,从车上下来,看着辛早早那一刻,整个人又要炸了。

  辛早早根本没有给汪荃爆发的时间,直接坐进了驾驶室,开着车从汪荃身边,扬长而去。

  汪荃看着辛早早的车尾灯,脸色更难看了。

  她强迫自己冷静,转身走进监狱。

  监狱工作人员告诉她,监狱规定,家属探视一个月不能超过2次,一周不能超过1次。也就是说,今天已经被人探视过了,不能再探视!

  汪荃一想到辛早早用了她的探视机会,整个人就要炸起来了。

  她控制情绪,拿起电话好不容易找了一圈关系,在保证这个月没有再探视的机会后,终于见到了她儿子。

  汪荃看着慕辞典那一刻,看着他剪了短发,穿着囚服的这一刻,眼眶终究一下就红了。

  “慕辞典,你说你何必,你说你为了一个辛早早何必把自己搞成这样!你看看你,都瘦成个什么鬼了!”汪荃一边骂一边哭。

  慕辞典就这么安静的听着。

  他是瘦了。

  瘦了很多。

  因为九死一生,因为胃部手术后遗症,他这一个月以来,几乎没吃过什么东西,都是靠点滴营养液活着的。

  他其实不想自己这个样子见到任何人。

  不想见到辛早早。

  他今天进法庭的时候路过法院的仪容镜时,都被镜子里面的自己吓到了。

  “你现在到底后不会后悔,后不后悔去救辛早早!”汪荃狠狠的说道,“你知道她今天从法庭上出来对记者说什么吗?说你罪有应得,说法律师是公平的的,说她不喜欢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他都知道,其实不用他母亲再来重复。

  “辛早早这么对你,你到底还喜欢她什么?”汪荃狠狠的说道,越说越气,“你跑去救她,丢了半条性命去救她,她感谢你了吗?她让你坐牢,让你来坐牢!慕辞典,辛早早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她不会感谢你为她做的一切,她恨不得我们去死!你现在看明白了吗?!”

  “妈。”慕辞典说,“你回去吧。”

  汪荃怔怔的看着慕辞典,那一刻很激动的从凳子上站起来,伸手去打慕辞典的胸膛。

  一下一下,很用力。

  慕辞典隐忍着。

  汪荃觉得自己的手心,触碰到的全部都是骨头。

  慕辞典有胸肌的,很厚实的胸肌。

  她打到后面打不下去了。

  她疯狂大哭,“都这样了,辛早早都这样了,你还向着她,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你妈,你到底为了一个女人,要把自己糟蹋到什么地步!”

  慕辞典喉咙波动,一直在隐忍。

  在很早之前,在他父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其实他母亲不这样。

  他母亲也很贤良淑德,他母亲也很温柔,对他很好。

  不是现在,不是现在这样,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被仇恨逼到了甚至变态的地步。

  他说,“你好好照顾你自己,不要去挑战辛早早的极限……”

  “你还护着她!”汪荃尖叫。

  预警从外面进来,呵斥,“小声点,再这样就不准见了!”

  汪荃忍了又忍。

  “你不是辛早早的对手。”

  “慕辞典!”汪荃咬牙切齿。

  “我说的事实。”慕辞典对着他母亲,“三年六个月我出狱,如果你愿意等我出来,出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前提是,你不要去和辛早早争什么……”

  “我不稀罕你的孝顺!”汪荃说,“我一定要弄死辛早早,等你出来,辛氏集团就掌握在我的手上了!我一定会拿过来!”

  “如果你执意要一意孤行我随便你。我的忠告,也只能到这里。”

  “你不用威胁我什么!”汪荃狠狠的说道。

  慕辞典就不说了。

  他起身。

  汪荃看着他。

  就几分钟而已,他儿子就对她这么不耐烦了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

  对。

  都是辛早早,都是辛早早那个贱女人让他们两母子关系这么淡漠的!

  “以后也别来看我了。”

  “慕辞典!是不是只有辛早早才能来看你,是不是?!”汪荃不受控制,身体都在发抖。

  是所有人都不要来看他。

  他的狼狈,就留给他自己!

  ------题外话------

  有一段时间慕辞典的剧情就少了,那些有喜欢慕辞典的亲就要等等了,但放心,三年六个月很快。

  三年六个月中间也会偶尔串一下。

  三年六个月就出来,所以慕辞典不是就这么领盒饭了。

  另外。

  大家不要觉得早早变了。

  汪荃欺人太甚,她不让自己心狠没办法。

  总之。

  我家早早,还是那个对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好姑娘。

  喜欢的小仙女记得留言送花。

  宅的码字动力。

  (*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