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重生之女将星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准去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准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给教头们熬好的药汁都被教头们端走饮尽,自从林双鹤来到凉州卫后,肖珏的汤药,都是由林双鹤负责,是以连可以搭上话的话头都没有。沈暮雪站在这里,肖珏一心盯着南府兵操练日训,没有要与她说话的意思,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感到尴尬。

  她终究是御史府上金枝玉叶的小姐,刻在骨子里的自尊心强的要命。她可以舍下一切与肖珏共患难,放着锦衣玉食的官家千金不做,来这样的苦寒之地做一个医女。但她却做不到如那些普通百姓家的姑娘,甚至是下人、婢子,坦率而直接的对肖珏表达自己的心意。

  沈暮雪一直希望的是,只要她陪在肖珏身边,肖珏终有一日会发现她的好,会主动来告诉她,他们才是世上最般配之人。这是她的矜持,她也从来很放心,毕竟这么些年,肖珏身边不乏有扑上来的美人绝色,可从未见他动过心。肖珏根本不近女色。

  而如今,沈暮雪却困惑了。有一些事令她有不好的预感,倘若她还没有让肖珏看到自己的好,肖珏就已经爱上了别人呢?

  沈暮雪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她提起空了的竹篮,没有与肖珏告别,转身往外走。肖珏练兵的时候,不喜人打扰,这些年,她早已将肖珏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

  “沈小姐。”有人叫住了她。

  沈暮雪抬起头,面前的男子广袖长袍,笑着指了指前方,“你再这样低头走,就会撞上前面的石头了。”

  不远处,矗立着一块巨石。凉州卫的新兵们常常喜欢在这块巨石上磨刀乱砍一气,如今上头坑坑洼洼全是刀痕,还有人刻着乱七八糟骂人的话。她方才魂不守舍,竟连这么大块石头都没瞧见,若不是楚昭出声提醒,也真要闷头撞上了。

  沈暮雪停下脚步,冲楚昭欠了欠身,“楚四公子。”

  她知道肖珏与楚昭立场不同,楚昭毕竟是徐相的得意门生。只是楚昭生得好,性情又温柔,寻常女子很难对他生出恶感。沈暮雪也是一样,平日里见了,礼数从来不丢。

  “沈小姐似有心事。”楚昭微微一笑:“可是在为肖都督烦忧?”

  沈暮雪一惊,瞬间有种心事被人窥见的慌张。不过片刻就冷静下来,轻声道:“没有的事,只是在想今日看过的医书上的药理。楚四公子多虑了。”

  楚昭点了点头,就要继续往前走。错身而过的刹那,沈暮雪心有所动,突然开口问:“楚四公子好像与凉州卫一位叫禾晏的新兵交好?”

  沈暮雪曾见过几次,楚昭与禾晏说话的模样。虽然平日里楚昭平易近人,待人接物从来不拿官家少爷的架子,但他也绝对不是一个热情健谈的人,在凉州卫了除了和那个漂亮的过分的侍女说话外,与其他人并无太多往来。而对禾晏的时候,态度却很亲切。

  “禾兄?”楚昭一顿,“禾兄是我在凉州卫的好友,沈小姐可有什么事找他?”

  他这般直接了当的承认下来,沈暮雪反倒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片刻后才看向楚昭,“乌托人出兵济阳的时候,听说楚四公子当时也在,还与都督他们同住在中骑大人府上。楚四公子又是禾晏好友,想必对禾晏的事情知悉不少。”

  楚昭安静的听她说话。

  沈暮雪犹豫了一下,才问:“都督与禾晏关系怎么样?他们......相处的可还好?”

  “沈小姐这话问的有些奇怪,”楚昭的目光掠过面前女子,沈暮雪有些紧张的揪着裙角,楚昭微笑,“禾兄身手了得,性情率真,很得肖都督信任。沈小姐应当比任何人要清楚,肖都督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不过禾兄并非寻常人,似乎很轻易地打开了肖都督的心。”

  “比起说是主子和心腹,我认为肖都督与禾兄之间,更像是朋友。”

  “朋友?”沈暮雪的声音有一瞬间变得稍稍尖利,她蹙眉:“右军都督和一个新兵,身份差的这样大,怎么能做朋友?”

  楚昭笑了:“沈小姐所言差矣,交朋友自来应当随心随性,年龄、身份、立场都不重要。朋友之间,怎么能分高低贵贱呢?肖都督待禾兄,本来就很好。在济阳的时候,他们二人共处一室,一张桌子上吃饭。肖都督还给禾兄置办衣裳行头,若说是上下级,未免就过分牵强了些。”

  沈暮雪听得暗暗心惊。

  肖珏爱洁孤僻,与人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已经是极限,共处一室?她难以想象,还为禾晏置办行头,他何时关心过旁人的这些细枝末节?

  楚昭盯着沈暮雪的眼睛:“沈小姐是在担心什么?”

  沈暮雪对上他若有所思的目光,忍不住后退一步,下意识的摇头否认:“没有。”

  “沈小姐女子之躯,既然能从朔京不远千里来到凉州,当是心志坚定、勇敢坦荡之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反倒生了怯意。”

  沈暮雪抿着唇没说话。

  “沈小姐担心之事,我大概能了解一二。禾兄是我好友,我不能说的太多,不过,在下也同样敬佩沈小姐的心意,所以……沈小姐若真是放不下,不如亲自去探寻一番。有的时候,”他淡淡道:“人应当相信自己的直觉。尤其是……女子。”

  沈暮雪抬起头,面前的男子仍旧微微笑着,眸光温和关切,却让她不自觉的浑身生出一层淡淡的寒意。

  “我……不明白楚四公子说的是什么。”她蹙了蹙眉,攥紧了手中的篮子,快步绕过楚昭的身边:“我要回去炮制药材了,楚四公子,告辞。”

  沈暮雪匆匆的走了,背影瞧上去,很有几分狼狈。楚昭看着她的背影,面上的笑容微收,片刻后,低头自语:“越来越有趣了。”

  “沈暮雪,”他喃喃道:“肖怀瑾,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

  演武场上新兵的日训结束了。

  林双鹤路过演武场的时候,恰好看见肖珏散去南府兵,便上去打了个招呼,打算同肖珏一道回去吃饭。

  “怀瑾,你这几日是不是给我禾妹妹的操练太重了,我好久都没看见她。我得提醒你,她身上还有伤,虽然也不是很严重,可姑娘家不比男子,应当多休养才是,你做人最好体贴些。”

  肖珏冷道:“多管闲事。”

  “这怎么能叫闲事,禾妹妹是我朋友,也是你朋友。朋友之间,本就应该互相帮助。”

  “先管好你自己吧。”

  林双鹤摇了摇扇子,敏感的察觉出肖珏今日心情不大好。虽然这人心情好与不好,面上都不会太过流露,不过……到底是多年交情,一些细微之处,还是可以捕捉的。

  他正要出声询问,一抬眼,看见不远处有人也正往前走。凉州卫来来往往除了新兵就是教头,不穿统一劲装的人,总是显得格外注目。林双鹤就道:“楚四公子?”

  楚昭回过头,见是肖珏与林双鹤,颔首道:“肖都督,林公子。”

  “这么晚了,楚四公子在这里做什么?”林双鹤问道。

  “刚刚去五鹿河边走了走,现在回去了。”

  天气已经渐渐开始暖了起来,有了初夏的炎意,五鹿河边没了冬日的冷寂,清凉怡人,夜里走一走,的确舒适。

  肖珏冷若冰霜,根本懒得搭理楚昭。林双鹤却自来圆融,做不到将气氛弄得如此之僵,只是他与楚昭本来也并未有多交往,只得没话找话。问楚昭道:“楚四公子腰间绑的是什么?”

  楚昭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笑了:“只是石头罢了。”

  林双鹤有些好奇,楚昭既是楚家的四公子,又是徐敬甫的得意门生,虽然穿着不会过分华丽昂贵,却也算是讲究的。他还以为楚昭腰间佩的是块玉,没料到是石头。楚家快要倒台了?这般穷酸?

  似是瞧出了林双鹤眼里的诧然,楚昭笑了笑,将石头从腰间解下,递给林双鹤。

  林双鹤看了一眼,这是一块扁扁平平的石头,天然是一匹马的形状,尾巴处有磨刻的痕迹。又在马首和马身处被凿刻过,倘若这是玉料做成,也算有趣鲜活,可是石头做成,就更像是拿给小孩子把玩的玩意儿,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这的确只是一块石头。

  “楚四公子怎么会想到系一块石头在身上。”林双鹤将手中的石头递还给他,清咳两声,“这石头,可配不上楚四公子的身份。”

  “友人心意,纵是石头也无价。”楚昭回答的很认真。

  林双鹤一听此言,心中顿起促狭之意,笑着看向楚昭:“楚四公子的意思,这是心上姑娘所赠?”他心中对楚昭大为改观,要知道楚昭是徐娉婷看中的人。楚昭再厉害,也还厉害不到敢跟徐相公然对抗,而徐相最宠爱自己的掌上明珠。徐娉婷眼高于顶,定然不会送一块石头给楚昭,能送出这等东西的姑娘,十有八九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楚昭敢把徐娉婷以外的女子所赠之物公然戴在身上,也不怕被徐家父女发现,教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如何能令人不佩服?

  楚昭愕然片刻,摇头笑了:“不是什么心上姑娘,是禾兄。”

  此话一出,四周静了一静。

  肖珏目光落在楚昭脸上,林双鹤却迫不及待的问:“你说是禾……兄送你的?”

  “算是吧,”楚昭道:“石头本就是她凿刻完成。”

  林双鹤大惊失色。

  千防万防,禾晏居然还是陷了进去!连送石头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可见是很喜爱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谁又能抵挡的了温柔亲切的美公子的攻击?

  若是旁人便也罢了,可楚子兰,林双鹤以为,实非良配。且不说楚子兰父亲楚临风院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就一个徐娉婷就难以应付。禾晏毕竟没什么身份背景,徐娉婷想要找个理由对付禾晏,简直易如反掌。楚昭心里要真有禾晏,最好的做法应当是敬而远之,可他如此不加掩饰,岂不是让禾晏成了活靶子,放在前面等着徐娉婷来找麻烦。

  何况,楚昭可是知道禾晏女子身份的。

  一时间,向来“与人为善”的林双鹤,看楚昭的眼里也就带了几分敌意。

  楚昭是何许人也,将林双鹤陡然生出的敌意看在眼里,神情不变,又看向肖珏,年轻公子的暗蓝锦袍在夜色下,渡上一层冷清色泽,身姿清俊挺拔,眼里一片暗色,淡淡的瞧着自己。

  似有锐利锋芒。

  他笑着拱了拱手:“我的屋子到了,就先不打扰肖都督和林公子。明日见。”说着,便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这个楚子兰,有点来者不善啊。”林双鹤望着他的背影,喃喃道。

  似乎是冲着禾晏来的。

  …….

  屋子里的灯又被点上了。

  肖珏换下衣裳,在桌前坐了下来,白日里在演武场看操练新兵,夜里还要看京城送来的军册。

  林双鹤坐在一边,瞅着他,不多时出去,又很快进来,手里端着一盘果脯,悄无声息的放到了肖珏的桌上。

  肖珏看了他一眼。

  “今日刚好这边的厨房做了一些,你既然爱吃,就多吃一点。”

  肖珏蹙眉:“这是什么?”

  “梅子啊!”林双鹤一拍大腿,一本正经道:“你不是爱吃酸的吗?这刚摘的都没腌制,要多酸有多酸。”

  默了一刻,肖珏道:“端走。”

  林双鹤站直身,摇着扇子道:“我不走。肖怀瑾,楚子兰都这么说了,你还坐得住?你再不动手,禾妹妹被楚子兰拐走,可是迟早的事。”

  青年漠然回答:“与我无关。”

  “你、我、禾妹妹,在济阳城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了,没有情也有义。楚子兰是个什么人,你我心中都清楚。大家同为男人,他想干什么,傻子也瞧得出来。楚子兰没办法摆脱徐娉婷,却要我禾妹妹一心惦记着他。你不知道,先前我在济阳的时候,禾妹妹对楚子兰爱而不得,都跟我说,这辈子不打算成亲了。你说说,这人是造了多大的孽?”

  肖珏垂着眼,眸光微动,却也没拦着林双鹤继续往下说。

  “没有那个本领娶人家偏要去撩拨,我觉得这人品行不端,”林双鹤道:“我禾妹妹人是傻了些,可身手好,讲义气,人也长得不错,除了家世普通了些,哪里比别人差。这么好一姑娘,可不能被楚子兰给耽误了。凉州卫除了我之外,也就你能和楚子兰较量一二了。你去把禾妹妹的心思勾回来,咱们再从长计议。”

  肖珏冷笑:“你当我是什么人?”

  “我知道,这事委屈你了。”林双鹤拍了拍好友的肩,“但你想想,楚子兰这么肆无忌惮下去,迟早要出事。你敢说他身边没有徐娉婷安排的人,只要消息一传回去,禾妹妹就遇到大麻烦了。我不能袖手旁观,你也不能,好歹你们也是扮过假夫妻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如此无情?”

  越说越过分了,肖珏道:“再多废话,明日我就让人送你回朔京。”

  林双鹤噎了一噎,叹了口气,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是不出手,我就出手了,总不能让我禾妹妹白白被徐娉婷给欺负。”

  说罢,一甩手,走了。

  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肖珏的目光落在桌上那盘青涩的梅子上,忽而生出几分烦躁,手中的笔一顿,竟然从中间折为两段。

  下一刻,中门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门锁“啪嗒”一声开了,门都已经开了,对方却还要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都督,我可以进来吗?”

  肖珏:“……”

  “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这人非常自然的道,将门推开,一进门,对上的就是肖珏冷飕飕的目光。

  “咳,”禾晏站直身子,“都督,你在屋里啊,那你怎么不说一声呢?我还以为你不在。”

  肖珏:“有事?”

  “我来是想问你,”禾晏认真道:“我明日日训的时候,是依照今日的量,还是同先前一样?”

  虽然今日得罪了肖珏惹得他生气,但肖珏毕竟是她上司,禾晏还是得好脾气的主动来问。

  “你体力足够的话,再加五倍都可以。”

  怎么听着好像气还没消,而且越来越大了?禾晏思忖着,觉得今日的肖珏还是少招惹为妙,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都督早日休息,我还有事在身,就不打扰你了。”说罢就要退出去。

  “你很忙?”肖珏嗤道:“什么事?”

  “楚四公子要我晚上过去找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禾晏道:“时间应当差不多了。”

  她这话说的忐忑,事实上,楚昭找她究竟有什么事,禾晏也不清楚,应香来的时候说的郑重认真,叫人也不敢小看。

  肖珏抬眸看向她。

  年轻都督在灯火下,容颜俊美的不像话,中衣松散,肌肤如玉,偏偏一双眼睛如冻了三年的寒潭,目光凌厉的让人心生怯意。

  他的声音倒是很平静,带着几分微不可察的怒气。

  “不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