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死灵神话 > 第22章 意外消息

第22章 意外消息

  虽然柳治相信,这个城区的管理者对于城区今后发展肯定有所盘算,也愿意相信底层人民的反应速度,毕竟柳治自己是见过的,一个新建好的小区外围,新建起来的店面最多的往往是一些装修材料商人。

  当小区入住的差不多了,这些装修材料商人就会像突然出现时那样,突然地消失了。

  可是眼前这些搬运工明明发现这里正在改变,却一点也不着急,而四周的那些人也似乎见怪不怪了,这自然让柳治产生了一丝的疑惑,之前拉尔夫一直在暗示这里会有一些走私的事情,难不成他们走私已经到了这种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这个发现让柳治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并不是他不喜欢那些走私者,而是感觉到有些不太对,他总感觉眼前的情况好像是有人在布局放饵一样,像是在把一些不安的因素都吸引到这个区域来。

  这一点让柳治相当的不爽,如果不是金剪刀大街那个工人的事情,他甚至想要直接扭头回去,到自己的冥宫里呆着去,这边的混乱爱谁谁。

  但是想一下,差不多还有三周那个工人所化的怨灵就要突破冥界的空间壁了,柳治又不得不向着而布尼尔区警局11分局那边而去。

  11分局位于一条道路的左侧,比起路上见到的那些房屋来看,整个分局占地面积相当的大,直接就占去了半条街的街面,在分局门口停着许多只的蜗牛,从蜗牛的数量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分局的人数一点也不少。

  推开分局那半面百叶窗一样的大门,柳治还没踏进去呢,就听到了一个声音说道:“你,说你呢,把雨衣脱外面去。”

  柳治抬头一看,发现门外的墙上钉着一批的钉子,上面还挂着几件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雨衣。

  柳治反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给外来人员挂雨衣的地方,毕竟这一路上都在下雨,大部分人也不想把水带到屋里去。

  柳治也没说自己这件不是雨衣一定要穿进分局里,他直接就把鳞皮雨衣脱了下来,直接就挂在了一个空置的钉子上。

  正当柳治打算进入分局的时候,从分局里面走出了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一身搬运工的打扮,身上是干练的短打,露出了半上身的肌肉,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像是涂了一层的油,他的脸上流露着一种不屑的神情,走起路来那是六亲不认的步伐。

  走出分局之后,他很自然地就走向了挂雨衣的地方,随后就拿起了柳治刚刚挂上去的雨衣。

  “等等,那雨衣是我的。”

  柳治当场就把那个家伙给叫住了。

  那人不屑地扭头看了柳治一眼,随后嗤了一声,“你说你的就是你的啊,有本事你叫一声,问他会不会应啊。”

  叮的一声,一把细刺剑就顶在了那个人的眉心,随后是柳治阴冷的声音,“他会应,不信你听……你听到没。”

  那人也被柳治的态度给吓到了,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什么地方,此时他强行抬起头,用眉心顶着柳治的长剑,“我还真没听到,对了,有本事你让他再说一遍。”

  这种作死的人柳治还真没见过,他把手一抖,细刺剑就在那位脸上划了一道。

  这一下可让那人抓住了机会,他往后一退,一手捂着脸上的伤口,一手指着柳治说道:“我是黑甲肖恩的手下,你敢对我动手,晚上我们老大就会把你抓去填淤泥坑。”

  柳治原本还在犹豫,但听到这句话,他又是往前一步,手中细刺剑就这样顶着那个家伙的下巴,把他下巴给挑了起来。

  “来,再说一遍,得罪了你会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从分局里冲出了几名员警,他们手中拿着白骨制成的哨棍,就要向着柳治打去。

  柳治左手一抬,死亡长杖就向后扫去,死亡长杖上的太阳水晶向别人证明着他的身份。

  就在这个时候,分局里又传出来一个声音,“超凡者了不起啊,超凡者就可以在警局门口杀人了?”

  柳治看都没有向身后看去,他这一路是和分局的局长拉尔夫一起过来的,这声音明显不是拉尔夫的声音,柳治才不需要理会出来的是什么人呢。

  他很淡定地说了一句,“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那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踢到铁板了,他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是黑甲肖恩的手下,你敢对我动手,你死定了。”

  “不,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柳治的手一用力,剑尖已经刺入了那位的下巴。

  “我说,我说,我刚才是说,晚上我们老大就会把你抓去填淤泥坑。”

  “你们很经常做这事吗?”柳治又问道。

  就在这时,之前想要阻止柳治的声音吼了起来,“够了,治安的事情是由我们警局处理的,现在我怀疑你严重违反了超凡者管理条例,跟我进去好好谈一下。”

  “我想我可能不能进去了,你有你的事要做,而我也有我的事要做,说,那个叫肖恩的是不是经常杀人。”

  “我,我真不……我不能说。”感觉到下巴上剑尖传来的力度,那位最后还是说了一句。

  “我说够了,你们几个把他给我抓起来,敢在警局门口这样,是谁给你的胆量。”

  柳治这才转过头去,他看到说话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在他的双手正套着一对金属打造的拳套,可以感觉的出来,他的力量已经不是正常人水平了。

  “我也很想知道,谁给你们的胆量,把人随便拿去填淤泥坑。”

  柳治说话的时候身上气势一盛,把那位给逼退了几步,那位也知道自己丢人了,他大声地说道:“没有发现尸体,就不算有死人。”

  “那是你们的说法,对于我们来说,如果死了人没有发现尸体,那就是有血役师潜入城中,对了忘记说一句,我是这个区域的敛尸官,送你上路的时候我们还会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