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我不当冥帝 > 第八百一十八章 神剑雪龙

第八百一十八章 神剑雪龙

  “他怎么样?”魃女毕竟与烛九阴也是旧识,忙急切问道。

  “死了!”陈一凡很是肯定的回答道。

  “死……死了?”魃女一脸震惊的再次询问,确认道。

  烛九阴是古神,实力强大,甚至远甚于如今天庭的什么天王、什么四御。

  魃女……不,任何人都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就这么死了。

  死得,这么简单,这么容易。

  “那……神魂呢?”魃女顿了片刻,接着问道。

  “散了……吧?”陈一凡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没有发现烛九阴的神魂,那也只能是,散了吧?

  言罢,陈一凡抬起手中的长剑看了看,剑成,以铸剑人祭剑,莫非是柄凶剑不成?

  可这又如何,管他是凶剑,还是邪剑,它只是一把剑,那便只能为他所用。

  “给烛九阴大哥立个碑吧!”陈一凡将手中的剑挽了个剑花,说道。

  正准备将长剑收起来,却发现这剑十分通灵,自行化作了一枚剑形,盘绕起来的戒指留在了他的手上。

  小半个时辰,极北之地,一块巨大的冰雕墓碑立了起来,下面埋着的,是烛九阴的两截尸体。

  祭拜过后,陈一凡有些匆忙的与魃女告别道:“那……我们便先走了!”

  三个人站在一起的气氛,实在很诡异,陈一凡只想尽快脱离这种诡异的气氛。

  魃女望着陈一凡,眼中神色似乎隐藏着一丝幽怨。

  但片刻后,只是笑笑,点头道:“好!不过……这次一走,你就不会再回来了吧?”

  “只可惜,我只能留在这里。”魃女叹息一声道。

  这话众多情绪有些太过明显,陈一凡连忙答道:“怎么说咱们也算朋友,有机会一定会一起再来看你的!”

  陈一凡急于撇清自己和魃女只是朋友关系,而敖泠鸢,却至始至终,没有对魃女的存在,发表任何意见。

  甚至,到达这里后,一直以来都有些沉默。

  魃女看了看陈一凡,又看了看敖泠鸢,笑道:“那就再好不过啦!”

  旋即,挥了挥手,自己竟先一步离去了。

  陈一凡松了口气,带着敖泠鸢离开。

  走过一段距离,这才有些不安的对敖泠鸢问道:“鸳儿,你今儿怎么这么沉默?不高兴了?”

  “那个……魃女是前世认识的朋友,实际上我也才见过两次面……”

  敖泠鸢没有回答,却只是忽然抱住陈一凡,轻声道:“女人的感觉总是很准的,虽然我不是人。”

  “但……除了魃女,没有在哪个女人面前,你会表现得如此局促不安。”

  “……”陈一凡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

  不是因为在魃女面前,而是在你们两个都在的场面下,确实有些不自在。

  毕竟,前世那丫的跟人家有一腿啊!

  虽然他已经完全没有这段记忆,感觉还是怪怪的。

  或许,是因为他过于老实了吧?

  毕竟,这种关系,在现在说来,也不过就是前女友。

  “只要你问,我都可以解释!”陈一凡顿了片刻,回答道。

  “呐,你都恢复法力,执掌酆都好久了,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啊?”敖泠鸢却是没有如陈一凡预料,问他与魃女之间的关系,而是问起了这个。

  陈一凡听到这话,竟是心中一悸,激动、兴奋,又有些复杂。

  “我才十六岁,介个……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啊!”回过神儿来,陈一凡一本正经的皮了一下。

  “你是不是想悔婚?”敖泠鸢抬头,怒视陈一凡道。

  “哈哈!”见到她这副嗔怒的模样,陈一凡却是禁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定个时间吧!”陈一凡抬手揉了揉敖泠鸢的脑袋道。

  得到这个回答,敖泠鸢却是怔住,没想到他会如此干脆!

  “为什么让我定时间?你都不上心!哼!”无理取闹大概是女人的通病,明明带着一丝笑意,却还是嗔怒怪罪着。

  “那就明天吧!”陈一凡笑道。

  “明天?这么草率!你都不重视!”敖泠鸢再次瞪大了眼睛,怪罪道。

  “那你想怎么样?”陈一凡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谁知,那丫头却是一阵风般向着他扑了过来。

  陈一凡下意识的抱住,敖泠鸢在他脸上轻轻一啄,吐了吐舌头,笑道:“怎么样都好!”

  说罢,却极为灵巧的缩了出去,腾空一跃便化为龙,飞上空中,顿时风云聚于足下,变幻万千。

  “卧槽!”陈一凡愣了一下,随即吐槽一声。

  那丫头竟然戏弄他,刚刚那些话,绝对是故意的!

  陈一凡抬头望了望天上跟着自己的那朵云,天空便飘起雪花儿来。

  然而……只在他脑袋顶儿上飘,两米之外,没有一片雪,除了头顶这朵云,便是一片晴空。

  大概……这便是身为龙的男人的得天独宠吧?

  陈一凡耸耸肩,正打算不予理会。

  谁知道,手上的神剑有脾气,倏然化为长剑,就要向天飞去。

  陈一凡一把把刚刚飞离自己手指的神剑抓了回来。

  “安分点!”

  “对了,给你取个名字吧!”

  “看你整体通透,纯白如雪,略泛银光,你主人媳妇儿又是龙族,你就叫雪龙!”陈一凡满意的点着头,说道。

  神剑有灵,此时却是懵逼了。

  凭什么啊?为什么啊?

  你媳妇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劳资好歹也是逆天的神剑,给咱取个名儿就这么草率?

  当然有关系!那些凡人小情侣不还矫情的在钱包里放个照片儿,设置个什么手机壁纸什么的吗?

  他给随身的剑取这么个名儿,也没毛病呐!

  作为有灵的神剑,雪龙决定对这个极为草率的名字坚决反对。

  于是,它在陈一凡的手中不断挣扎起来,试图让它的主人明白,它并不满意这个名字。

  只可惜,反对无效!

  这只让陈一凡以为,这神剑果然是有陷阱,就等着自己大意之时反击,根本没有真正认主吧?

  于是,灌注法力,想将神剑镇压。

  于是乎,一人一剑较起了劲儿来。

  最终,还是以雪龙的落败而告终,毕竟它只是一把剑,没有主人的驱使,宛如无根浮萍,不能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力量。

  可它……委屈哇!

  若是给它一对眼睛,现在说不定都哭了出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