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九四章 这是一个阴谋

第三九四章 这是一个阴谋

  杨信赶紧让陇孝祖把她带到一个房间休息。

  话说这是一个局啊!

  今天的事情或许是意外,毕竟不可能把时间算计的这么准,但把汪晚晴嫁到楚藩,却绝对是一个阴谋,虽然他和汪晚晴的确清白,他的确没想过对汪晚晴下手,因为汪家不可能让她做妾……

  这一点毫无任何可能。

  要么他娶方汀兰,要么他娶汪晚晴,两者之间只能选一个,这不是黄英一个商人之女,商人之女给官宦人家做妾属于标准配置,但士人之女给人做妾,那就是耸人听闻了。

  所以他从没想过害汪晚晴。

  再者两人交往时候她才十四周岁,杨信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的,之后两人也就没有再见面,但他两人之间交情尽人皆知,当年在京城可是因此闹出过绯闻的,而且汪晚晴几乎天天黏着他也是事实。那么通过幕后操作把汪晚晴嫁到楚藩,无疑就是对他当众打脸了,如果她嫁过去日子过得惨点,还可以借此挑起他和楚藩之间的矛盾。

  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楚藩就算真看上汪晚晴,这桩亲事在礼部也不会批准。

  汪可受的确已经死了。

  汪家目前就是汪晚晴她爹,但只是一个荫监,另外还有她大伯,实际上过继给汪可受大哥了,这个是一个廪膳生,但她爹汪道春的监生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这样的祖荫铁定当官。

  汪可受是什么人,万历后期最信赖的老臣之一,死后赠兵部尚书,并被皇帝赐了一个天下第一廉吏,他的儿子肯定是会被任用,无论最后能不能考上进士都无所谓,荫监已经可以铨选,荫他入国子监就是准备让他当官的,剩下只是吏部的安排而已。

  但肯定不会拖太久。

  毕竟汪可受的门生故吏都在。

  礼部不会让这样的家庭跟宗室联姻的。

  宗室娶什么样的?

  军职卫所世袭军官的女儿,普通老百姓家女儿。

  只能娶这样的。

  至于这么快指婚就更夸张了。

  实际上宗室所有类似申请,在礼部都会故意拖着,一则索贿,二则故意限制宗室数量,人为让宗室普遍晚婚,再加上民间好人家都不喜欢与宗室婚姻,最终宗室三四十还没能娶妻或出嫁的有的是。

  同样就算楚藩想娶,汪道春也绝对不会答应。

  因为这就与京官无缘了。

  宗室的姻亲,不能再做京官,这是一个可以说类似铁律的潜规则。

  那么汪晚晴为何会嫁给这个镇国将军?

  第一,王府长史,巡按,礼部三家合伙的,前者负责选定汪晚晴,中间那个负责申报,礼部批准,一条流水线完成这个指婚。就在同时有能够影响汪道春的人,负责劝汪道春接受这桩婚事,至于如何游说,这个就很难说了,给他许诺迅速铨选一个让他动心的官职,给他儿子们选一个东林大儒级别的老师,甚至保证他能够中进士……

  不要以为科举不好操作。

  一个文人的笔迹,行文风格,平日擅长哪些典籍,这些对于熟悉的人来说统统都是可以分辨。

  不需要名字。

  考官拿这一份卷子,对人炫耀说这是某个人写的,这样的例子在文人笔记中留下过很多,包括当年的唐伯虎,所以当年那个考官一这样对着同伴炫耀,后者立刻怀疑他受贿了。

  想让汪道春中举甚至中进士,都是那些操作这件事的人能做到的。

  对汪道春来说这也没什么。

  汪晚晴终究要嫁人。

  楚藩虽然不算良婿,但作为黄州府这种楚藩旁边的,这样女婿也不算太差,至少对于汪家来说金钱方面利益上很有好处,比如说可以直接把汪家田产诡寄楚藩名下。黄州府这些世家可都是标准的耕读传家,那里是大明最重要粮食产区之一,和楚藩结亲田产就好办了,最终这样把汪晚晴送到了武昌。

  然后杨信来了。

  他这次就算没遇上汪晚晴,接下来也肯定会让他遇上。

  “玛的,太阴险了!”

  杨都督说道。

  这时候外面一阵混乱。

  “大帅,楚藩数百宗室带着刀枪堵门要大帅交人。”

  带队的军官进来禀报。

  这个军官是凤阳屯垦的,原本就是湘西逃户,懂苗语,所以负责带领一个苗兵营。

  “麻烦事越来越多了!”

  杨都督揉着脑袋。

  这件事的问题在于,他根本就不占任何理,楚藩是明媒正娶,汪家是你情我愿,官方是合法程序,除了汪晚晴不愿意嫁之外,可以说他没有任何理由插手,但汪晚晴不愿意嫁明显跟他任何关系都没有。

  “守住这里,任何人不准带走她!”

  杨信起身说道。

  “大帅,要是真打起来呢?这些宗室真敢杀人,况且他们占理,真闹出人命怕是咱们会吃亏。”

  那军官小心翼翼地说道。

  宗室的确是真敢杀人的。

  “那就杀呗!”

  陇孝祖走出来说道。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谁敢硬闯我管他宗室不宗室,大不了杀完人我回家,谁敢去找我家麻烦,小心我们陇禄两家学奢崇明。”

  她说道。

  “再发一枚火箭!”

  杨信想了想说道。

  再发一枚火箭就是强行进城了。

  外面的那些手下都有凤阳调去的军官带领,他们都清楚荡寇军内部的各种信号,看到一枚火箭做好战斗准备,两枚就是出击了,而在这里出击的意思就是强行入城。这三千士兵进城足够镇压,楚藩手中早就没有军队了,原本的护卫早就以各种方式削减成象征性的编制。

  那军官立刻出去,第二枚火箭迅速升空。

  这时候外面一阵吼声。

  紧接着惨叫传来,杨信急忙冲出门去,汪晚晴也出来,然后也一脸惊慌地看着外面。

  “干什么?”

  门外的杨信喝道。

  “姓杨的,把人交出来,锦衣卫怎么了,锦衣卫也不能抢人等着拜堂的新娘子,咱们楚藩也是天潢贵胄,还容不得你们这样欺负,今天不把人交出来,爷们就让你知道这大明到底是谁家的!”

  那新郎拎着刀吼道。

  他脚下躺着个家奴,门前一名苗兵刀上带着血。

  “杀人啦,锦衣卫杀人啦!”

  那家奴哀嚎着。

  “姓杨的,爷们不管你是不是九千岁侄子,是不是受陛下宠信,是不是权倾天下,这大明终归是讲理的,就算爷们不是宗室,任你再大权势也没有抢人等着拜堂的新娘子的,这状就是告到陛下那里,也是咱们有理,今天你不把人交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另一个穿奉国将军官服的,举着刀喊道。

  “杨都督,我侄女呢!”

  然后一个生员上前质问。

  很显然这是汪晚晴大伯汪道阳,亲大伯但因为过继出去变堂伯,很显然是他送汪晚晴的,只不过当时不在现场,现在才正式来要人了。

  汪晚晴探头探脑。

  “你这死丫头,还不快出来!”

  汪道阳暴跳如雷地吼道。

  汪晚晴吓得赶紧缩回去,然后换成了拎着双刀的陇孝祖。

  “杨都督,你这是何意?我侄女被你施了什么妖法?我们汪家是否该去告你一个诱拐良家之罪?”

  汪道阳怒斥杨信。

  杨信无语地看着他,很显然汪晚晴这个伯父有问题,他不会不知道汪晚晴和杨家这些年的交往,这样还在推波助澜,那就很有问题了,弄不好已经被人收买了。

  “都闭嘴!”

  杨信骤然大吼一声。

  他面前汪道阳,新郎,那个奉国将军全都吓得尖叫一声,然后不约而同地坐在地上,几乎就在同时,城门方向轰的一声爆炸,剩下那些刚刚从杨信吼声中清醒的宗室们,全都愕然地看着远处,那边一股爆炸的硝烟正在升起。

  这里能直接看到那里,只不过隔着城门,紧接着就看到城门那边一片混乱,包括守门的士兵在內无数人尖叫着狂奔而逃,很快大批穿和这些苗兵相同衣服的士兵出现在了城墙上……

  “此事杨某会给你们一个交待,杨某这就去见大王,但在杨某回来前谁敢闯此门,别怪他们不客气。

  他们可不是官军。

  两个月前他们还在杀官军呢!”

  杨信喝道。

  那些宗室明显气势弱了很多。

  “照我说把他们都砍死算了,不就是杀几个人嘛,大不了我带着他们再回贵州,你要是不插手,我们几家合起伙,想来杀到这武昌,把楚王全家扔江里喂鱼还是能做到的。”

  后面陇孝祖煽风点火。

  “你也闭嘴,照顾好晚晴,杨某再说一次,我回来之前谁敢闹事,小心半夜睡觉时候脑袋睡没了!”

  杨信喝道。

  这时候远处的城门已经被那些爬城墙进来的苗兵打开,外面的苗兵正在军官们带领下涌入,整个街道完全一片鸡飞狗跳,不多的几个本地士兵同样鸡飞狗跳般逃窜。那些宗室也害怕起来,他们的确不怕官军,可这些明显不是官军,这全是些蛮夷,人家可不会怕他们那个天潢贵胄招牌,刚才那苗兵砍人时候可没带丝毫犹豫。

  杨信紧接着推开他们,然后直奔楚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