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美女赢家 > 第一三八五章 话语权

第一三八五章 话语权

  何沛媛终于在二十四岁生日尝到甜头了,虽然是甜中带苦,但是在男女朋友齐心协力之下终究还是苦尽甘来。来之不易呀,何沛媛就蛮多感叹,她其实没抱什么期望的,更多的打算是忍痛奖励一下男朋友。而刚开始感觉到一线希望的时候何沛媛也没太当回事,虽然滋味比较新奇但是想来也不过是桂花糕换成杏仁豆腐或者是水蜜桃取代猕猴桃,可是事情的变化往往不如人愿,何沛媛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掉进了满是蜂蜜的陷阱里,而且这一坑糖浆还会升温变烫,烫得人呀……更吓人的是最后,滚烫的巧克力酱山洪铺天盖地而来把人给完全淹没了……一比较起来以前的那点甜头简直只能算是颗小薄荷糖。

  何沛媛不是开玩笑,被淹没的感觉真的让人有些害怕,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也是本能呀……不过嘛,等凶猛洪水退去后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危险,人继续泡在剩下的浅浅温热中也真是蛮舒服的。

  杨景行很得意呀,可他没想到的是洪峰都过去个把小时了女朋友还是躺在余泽里不肯起身,这姑娘说洪泽千里非一日之湿,她要这样身不由己躺到至少明天早上去了。杨景行可不像失信于长辈,想尽办法让女朋友恢复体力,更重要的是意志力。

  何沛媛透漏个天大的秘密,她当初之所以买安全套使用,除了卫生方面还有“感觉”因素,因为那东西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男女用品,可以幻想是跟男朋友一起用呀。

  杨景行并不被所谓的秘密收买,说起来还有气呢,女朋友第一次使用卫生用品居然不是跟自己一起,损失很大,他甚至想索赔。

  何沛媛更有仇怨:“……知不知道我当时真想一头撞死了算了,知不知道天旋地转是什么感觉?站不稳是什么感觉?嗓子发干是什么感觉?你赔我精神损失!”

  杨景行没什么能赔的,但是可以透漏自己的不堪回首让女朋友平衡一下:“我偷拍过女生的屁股,后来还被发现了……”

  何沛媛作为受害者才不相信天下第一无赖会因为偷拍被发觉而羞愧呢,无地自容的是她呀。唉,这世界太不公平,为什么受害者会抬不起头呢?

  俩人本来是想对偷拍事件深入剖析一下,必要的时候搞一下情景重现,可是慢慢的事情似乎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不好!何沛媛旧伤复发了,之前被温水泡着还没觉着。谢天谢地,臭流氓明天就滚了。不过安全是安全了,可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干什么都没劲,何沛媛认为自己剧本至今没能开张的主要原因就是大部分时间都独守空闺,不仅创作,逛街也没意思,练车更没意思,电影也没啥好看的了……

  关键时候李迪雅打来电话来,何沛媛又高兴了,就知道表妹不会忘记自己生日的。

  除了祝福李迪雅也挺关心表姐,尤其是姐夫那方面,什么礼物呀?有惊喜吗?

  何沛媛也好面子呀,在表妹那居然给男朋友打了及格分,一条土兮兮的项链加乱七八糟一堆零食虽然不算浪漫但也算个态度,总比没有的好,平常心。

  李迪雅在电话里帮姐夫说了不少好话,公平公正认为姐夫应该得优,然后再让表姐帮忙提醒姐夫别忘记了韩国天团内场票的事,要是能帮她的好朋友也抢个两张三张就再好不过了……

  跟表妹闲话了好一阵,何沛媛的亲情被激发了,决定还是回家陪陪爸妈。说起来何沛媛还有点惋惜,李迪雅的成长环境比起大部分家庭算是优渥的,从小就是被宠溺的,可惜的是在读书方面没好好督促培养,家里生意又是不进则退的感觉,李顺凯当哥哥的也不太上进……何沛媛虽然很爱戴大姨,但是有一说一,大姨的有些价值观真的成问题,姨夫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何沛媛举了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大姨曾经多次表述的一个观念:“……李迪雅也好看,但是她的条件只适合找一个普通人家,才有优势,说我就不一样,就该找那样那样!”

  杨景行很严肃:“歪理邪说,大错特错。”

  何沛媛也气愤:“完全当成生意,说有多大本钱干多大事,小股东在家庭里肯定没话语权受欺负。”

  杨景行又思索:“……好像也有道理,我是不是去整个容争取话语权?”

  “我一脚踢飞你到天上!”何沛媛惊悚,“假冒产品!股份清零!”

  杨景行认真的:“好像也可以把婚恋比作契约合作,两个人以各种形式出资出力一起生产幸福快乐……我这个人很公平,请大股东何沛媛合理合法享受自己的美,我不搞侵占。”

  何沛媛可以用事实来打破歪理邪说,有谁会像刘思蔓那样做生意?而且她自己就从来没把相貌当成多大资本,都是阴差阳错才走上了李迪雅妈妈设计的路线,而且也只是表面现象。如果是两个不想爱的人,就算他们有再多的外在资本,能生产出快乐吗?恐怕也只是像一些所谓的大老板看起来腰缠万贯,其实债台高筑……

  女儿十一点半就到家了,何伟东还觉得挺早的。杨景行也自觉地只坐了几分钟就告辞,可是何沛媛又送下楼,然后干脆上车聊,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不过长辈并没催。也算得上是纯洁聊天,只限于拥抱亲吻,因为何沛媛挺伤感的,最后下车的时候几乎抹眼泪,叫嚣四零二以后只在浦海干活,不管是什么歌王歌后。

  一月二十号星期四早上七点办,庞惜拖着箱子握着电话在候机楼找到杨景行的时候都气喘吁吁了,而对着电话有说有笑的杨景行只是对合伙人扬了扬手里的登机牌。庞惜好像生气了,拖着行李转头就走。

  等庞惜办完手续后回来,杨景行的电话总算打完了。庞惜的时间观念强得多,笔记本直接从大衣兜里掏出来开始谈工作。

  这一路三四个小时呢,现阶段的事情也没那么多可说的,合伙人就多计划了一下将来。反正杨景行是大股东嘛,不管他怎么好高骛远庞惜也都听着甚至是迎合。吹牛之后也家长里短了一下,庞惜父母身体都还好也都快退休了。

  杨景行很俗气:“见过帖木儿没?”

  庞惜还会不好意思呢,低首一笑才摇摇头:“……没让家里操心。”

  杨景行八卦:“骑马好玩吧,听你们说得何沛媛都动心了。” 

  庞惜得解释一下,因为滕小琦家离马场近才邀她一起办了会员,自己只是一周去一次最多两次,滕小琦反而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不过那天滕小琦是随口跟何小姐说起这事的,她们两个也不敢真带何小姐去玩,还是存在危险性的……

  可能是眼看一年又到头了,徐安终于也看不下去可怜的专辑录制进度了,下定决心减少吃喝玩吹,号召团队保质保量突击一周。也是玩腻了吧,全体成员干劲十足豪情万丈,居然众志成城叫嚣着要跟制作人拼体力拼精力。

  杨景行可就惨了,居然让刚刚参加完研究生考试并且感觉还不错的夏雪在寒风中等了他近半个小时,刘苗怎么能让爱人受这种委屈,于是就在北大门口把迟到的好好捶了了一顿。夏雪虽然没动手但也很为学生生涯中最后一个寒假还要忍饥挨饿的心上人鸣不平,责令罪魁祸首诚恳道歉。

  更不高兴的是诚意满满在浦海等着请男朋友的两位“亲人般好朋友”吃饭的何沛媛,北大了不起吗?居然不给面子。你杨景行的预计果然没错呀,心有灵犀吧?还是说早就商量好了?

  比较之下,酒店房间号被泄露导致有所谓的著名女歌星突然拜访四零二根本不算麻烦,两句话就打发走了。

  一月二十六号腊月二十三,小年,杨景行下午三点落地浦海,赶回家发现也就比自己先到一个多小时的父母居然在打扫卫生,他已经变得不孝:“别搞了,不然何沛媛以为你们嫌她没做好。”

  萧舒夏可不会犯这种错,她都约好了,等何沛媛下班了就陪自己去逛街,名义上是为了给老师们拜年再准备点东西。

  杨景行还是得提醒一下,想让何沛媛接受礼物可不容易,不能贵重也不能明目张胆,建议把她跟杨云和王卉一视同仁,成功率会高一些。

  杨程义也帮老婆参谋了一下,但是认为没必要再给姑娘的父母表示什么,次数多了就俗了也让人家为难。杨程义倒是建议儿子认真考虑一下工作上的安排,你杨景行能大老远从平京跑回来参加宏星的年会就没时间去民族乐团向前辈老师们道一声辛苦?人家领导和同事跟何沛媛说的那些话应该不全是开玩笑,何沛媛嘴上说没必要也不一定都是真话。

  萧舒夏更敢打包票,你杨景行如果改变主意就算是陪何沛媛去单位里走一趟,人家姑娘只会高兴得乐开花。

  杨景行不信父母的,更主要是时间安排不过来了,他这会都等不了女朋友下班,甚至不洗不换就出发,庞惜的消息是宏星那边已经各就各位。

  一年一度嘛,而且据说公司拿了两千万出来分红再加两千万的年终奖,宏星今天是难得的一片轻松热闹愉快,都没人假装干活。不过加强管理的成效还是挺显著,对于在朝酒店出发前一刻才赶来公司捡便宜的所谓杨经理,公司职员都能认真问候,礼仪都标准甚至严格,没人再像搬家前那样随便打个招呼就继续嘻嘻哈了。

  杨景行只能找兰静月开开玩笑:“气色这么好?”

  兰静月大方承认,因为老板回来了嘛。甘凯呈可比杨景行尽职得到,已经回国三天,在宏星就坐了两天,可能是不想分红拿得太脸红。

  杨景行还是理得清顺序,先去跟老板报道,他的分红加年终奖税后都过百万了,谢谢老板!

  张彦豪警告杨景行别寒碜自己,即将展开战略合作的两家公司还把那点毛毛雨挂在嘴上干什么?别废话了,两个人一起去请老干妈,那可是个稀客呀。

  如老板所言,国外生活就是好呀,把甘凯呈养得更英俊了,心态更是年轻,五十来岁的人了跳起来问:“杨总,公司有美女没?”

  高管们强烈谴责鄙视甘经理,这可是你徒弟呀,他公司还能少了美女吗?一个个老男人对周六的峨洋之行充满了期待,倒是张彦豪正人君子,说峨洋都是些年轻大学生,可不要吓到人家了。

  甘凯呈车都没开,说是在美国的时候每天进城买菜就要开一个小时车都累坏了,而且他也不是个多喜欢清静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哪受得了那种寂寥啊。甘凯呈甚至动了让女儿大学毕业后就回国发展的念头,不过那两年时间换了三个白皮男朋友的宝贝呀,已经一点不像个中国人了。

  杨景行倒好,怂恿甘凯呈干脆开展事业第二春,齐达维的“洗涤辉煌”现在可是搞得风生水起,影响力早已经不局限于浦海,全国各地的歌手和乐队简直纷至沓来,经纪人和探子时常出没。

  音乐创作方面,甘凯呈算是停滞了五六年了,虽然有金牌制作人的头衔挂着但是并没全心全意投入干多少自己心仪的事,不过以四零二的分析,如果甘凯呈能找回搁笔前的状态,应该能创造一波新风气。

  甘凯呈气得哇哇大叫:“……你是不是想当我师父?”

  杨景行更气人:“我让师父自己完成遗愿。”

  甘凯呈认真思量的结论是还要慎重考虑,才华这东西是以技术为主的,而技术是一天不练自己知道……

  宏星真是有钱了,包下了七八百平的大厅搞年会,布置上也一点没节省,不过还是严格管理,座位名牌都是提前排好的。杨景行的同桌有张英奕、韩正勋、常一鸣、甘凯呈、戴清加几个艺人部策划部的职员,好像每一桌都是类似安排,让这个部门的头头带一下其他部门的职员,可坑是为了增强公司的内部紧密性。

  甘凯呈真是没规矩,擅自把自己和戴清的椅子互换了,继续跟徒弟瞎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