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1461章 互相伤害,何苦来哉?

第1461章 互相伤害,何苦来哉?

  两人的脸色都不算太好看。

  王喜自不必说,半张脸几乎都变成了焦黑一片,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珠之上,仿佛仍旧有妖异的灵焰跳跃,疼得他龇牙咧嘴,面部神经不断抽搐,比白莲老母横眉怒目的模样,都好不了多少!

  李耀却也开心不起来。

  新的一回合,他并未讨到太大好处,反而还暴露了自己“天劫战体”的秘密!

  古圣界并没有专门的“妖族”这一说法,不过散落在大陆边缘,远离文明中心的蛮夷,往往都带着一些妖族血统。

  想来,当年女娲族在进攻这一处“盘古族战争基地”时,带来了大量经过细胞强化的“雷震子部队”,之后数十万年,这些雷震子部队的成员,和其余人类战士不断通婚,慢慢就扩散血脉,演变成了数量众多的蛮夷。

  因为古圣界没有经历过“大黑暗时代”,也就没有人族和妖族的尖锐对立,蛮夷和文明之间,主要是以文化来划分。

  即便拥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妖族血统,只要大量接受中原文化,亦不会被视为异类。

  李耀身为巫蛮修士出身的灵鹫上人,稍稍呈现出一些妖族特征,倒不算太奇怪。

  问题在于,他呈现出来的妖族特征实在太过浓烈——寒光闪闪的爪牙和骨刺,猩红的眼球,碧油油的鳞片,最夸张就是掌心用来激发细胞湮灭炮的晶状体,简直是半人半妖,狰狞恐怖到了极点。

  如此鲜明的特征,这么酷炫的造型,即便现在没有令王喜生疑,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变成隐患!

  李耀眯起眼睛,头一次从内心深处涌动出了浓烈的杀意,默默计算着倘若自己召唤出晶铠的话,是否有机会瞬间将王喜灭口?

  计算结果却不容乐观。

  王喜已经退到了悬崖边缘,明显摆出一副一言不和就会窜入海底,逃之夭夭的架势!

  对王喜这种至少元婴期巅峰境界的超卓高手,身上不知还蕴藏着多少秘密,就算装备上晶铠,李耀都没信心将其一击必杀,只会被他发现更多的秘密!

  更令李耀郁闷的是,自己泄露了这么重要的底牌,偏偏没从王喜口中掏出关于“仙宫”的哪怕半条消息!

  原本还想装出无比虚弱的模样,从这家伙口中掏出大把关于仙宫的情报——这一招以往明明是屡试不爽的啊!

  没想到,这半男不女的家伙,嗅觉未免太敏锐,口风未免太紧了!

  “好高明的‘蛮体术’,看来整个修真界都远远低估了灵鹫道友!”

  王喜捂着受伤的右半边脸庞,一字一顿道,那醇厚如春风的迷人嗓音,也变成了凌冽的寒风。

  所谓“蛮体术”,便是拥有妖族血统的蛮夷修士,激发体内洪荒细胞的秘法,算是一种不太常见的旁门左道。

  王喜曾经执掌大乾王朝的皇家书库,涉猎广博,却是误将李耀的天劫战体当成了施展“蛮体术”的结果。

  李耀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不断计算着荒岛上的一切细节,试图找到合适的攻击路线,连连怪笑道:“再高明的手段,不是都被王公提前察觉了么?”

  王喜冷哼一声道:“灵鹫道友不用枉费心机,再想偷袭了,如今的局面,你我都深受重创,无论哪一方想要全力逃遁的话,另一方都不可能拦得住的,任何攻击手段,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已!更何况,无论灵鹫道友是否相信,直到此刻,我依旧认为我们并没有根本性的冲突,恰恰相反,我对道友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对王公的兴趣,也是越来越浓烈了。”

  李耀故意盯着王喜高耸的胸脯道。

  “灵鹫道友,现在被修真界中人称为‘大周剑宗’,那也算是堂堂的一代宗师了!”

  王喜的声音蕴含着冰冷的怒意,“难道不觉得,这样的目光,太过失礼了吗?”

  “我只是很好奇。”

  李耀微微一笑,收回目光,“隐藏在‘王喜’这层躯壳之下,究竟是男是女,究竟是王喜假扮的龙扬君,还是龙扬君假扮成王喜呢?”

  “想必王公自己都知道,修真界中关于你的传闻极多,甚至有很多人怀疑王公是‘天阉之人’!”

  “不过,我倒觉得相当蹊跷,王公是天下皆知的权宦大阉,所谓‘天阉之人’的名声,难道就比‘大太监’要难听到哪儿去吗?”

  “至于说,王公其实是一名女子的话,似乎也并不值得遮遮掩掩,或许昔日在庙堂之上,‘权宦’的身份还有些用处,但王公都落魄到今时今日的地步,所依仗着乃是自己的实力,只要这份实力还在,是男是女,很重要吗?”

  “可是,和王公交手的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王公对自己的身份相当敏感,似乎还隐藏着一些比‘王喜是女人’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那究竟是什么呢?”

  王喜死死盯着李耀看了很久,接着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很不理解李耀为什么非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他幽幽道:“灵鹫道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就好像我们两个,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明明可以携手合作,一起探索‘仙宫’,各取所需的,为什么偏偏要闹到现在这样,互相防备,彼此猜忌,甚至你死我活?”

  “倘若灵鹫道友非要纠缠于我是男是女这样细枝末节的小事,逼得我不得不全力反击,去探究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灵鹫上人,大家两败俱伤,又是何苦来哉呢?”

  李耀的笑容瞬间凝固。

  王喜趁着他心神震荡的刹那,再度出手,荒岛上空又一次升起几十道星芒剑雨凝聚而成的天河瀑布!

  李耀仓促反击,却发现王喜凌厉的攻势只是虚晃一枪。

  当漫天剑雨都烟消云散时,王喜已经张开双臂,在荒岛边缘的悬崖上踮起脚尖。

  而他手里却多了一样东西——仙宫地图核心!

  仓促之间,王喜来不及将庞大的万罗天星盘收入乾坤戒中,只是抢回了地图核心,手一抖,如沙砾般消失在指缝之间。

  “倘若灵鹫道友真的这么想要知道我的秘密……”

  王喜洒然一笑,淡淡的妩媚中流露出凌冽的英气,“那就等仙宫一聚之时,咱们再彻夜长谈吧!”

  双足轻轻一点,他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瞬间飘到了十几里之外,没入到了黑黢黢一片的大海之中,连半个浪花都没有泛起来。

  李耀眼角的跳动,直到此刻依旧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激烈。

  他的直觉没错,王喜果然是古圣界至关重要的人物!

  只是……

  李耀沉着脸,走到角落里,单膝跪地,仔仔细细地研究起被王喜破解的灵鹫枷锁。

  整具枷锁十分完整,无论灵能循环还是机械结构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从枷锁上残留的细微擦痕来看,王喜简直像是一抹幽魂般“滑”了出去!

  李耀歪着脑袋琢磨了半天,都想不出王喜究竟是怎么脱困的。

  他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判断,除了无法想象的化神老怪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毫发无损地瞬间脱开灵鹫枷锁!

  “咻!咻!咻!咻!”

  身后的云层中,传来四道撕裂空气的轰鸣,是四名实力强横的修真者在做超音速飞行。

  李耀抹了一把脸,深呼吸几口气,将周身狰狞的爪牙和骨刺都收回体内。

  “灵鹫道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中道、燕离人、巴小玉和苦蝉大师四人降落到荒岛之上。

  看来,王喜是感知到了四名超级元婴降临,所以才溜之大吉的,否则他和李耀这场博弈,说不定还要再过几回合呢!

  李耀看着散落一地的万罗天星盘零件,又扫了巴小玉和苦蝉大师等人一眼,清了清嗓子,仔仔细细地解说起来。

  一炷香之后,齐中道、巴小玉和苦蝉大师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就连素来对剑道之外的一切都没太大兴趣的燕离人,眉毛都高高挑了起来。

  “仙宫,云秦金人,升仙之路?”

  “王喜、万明珠、戚长胜、韩拔陵这四大凶人竟然联合起来了!”

  无比震惊的消息,饶是四名道心坚定无比的超级元婴,都禁不住连连搓手。

  “云秦金人,是传说中的上古至宝,哪怕只有一尊,都有可能扭转整个战局!”

  苦蝉大师叹息道,“倘若被韩拔陵、万明珠或者戚长胜之辈得到几尊云秦金人,就有可能改天换地,掀起连番浩劫!”

  “王喜素来以阴险狡诈,心机深沉而著称,‘仙宫’的一切,都是他一面之词,未必真有其事!”

  叫花子巴小玉冷哼一声道,“不过,无论王喜的目的是什么,四凶联手,的确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便会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我们必须抢在‘四凶’之前找到‘仙宫’!”

  齐中道沉声道,“可惜现在,仙宫地图又回到了王喜手中!”

  “这倒无关紧要。”

  李耀淡淡道,“刚才我已经浮光掠影地看过仙宫的地图和结构图,就算没有核心,也可以复制出来!最大的麻烦是,王喜的修为和我仿佛,就算没有解析地图的‘万罗天星盘’,他应该也可以凭记忆将地图复制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