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1514章 大公无私的投降派!

第1514章 大公无私的投降派!

  “妙啊!”

  混天王戚长胜刚才第一个吼叫着要和仙人血拼到底,这会儿又是第一个跳起来响应蒙赤心的,这个流寇头子摸着脑袋大笑道,“老戚刚才想岔了,还是蒙前辈说得对,无论如何,先保存实力,苟且偷生下去,那始终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倘若只是假投降,条件合适的话,倒不是不能考虑,老戚昔日被官军和修真界那帮杂种联手追剿,走投无路之时,亦曾三番两次投降过,那算什么呢,权宜之计嘛!最后还不是都被老戚找到了可乘之机,杀得那帮杂种人仰马翻?哈哈哈哈!”

  “咔嚓!”

  巴小玉咬烂烟袋杆,怒目而视:“你说谁是杂种?”

  戚长胜斜了他一眼,怪笑道:“谁曾经追剿过老子,谁就是杂种,老叫花,你又不曾掺和过老子和各大派那些破事,你急吼吼跳出来干什么?”

  巴小玉冷哼道:“叫花子就是看不惯你那副恬不知耻的嘴脸!你的混天军最初固然是流民起家,勉强算是官逼民反,不过当你坐大之后,可没少干伤天害理之事!若非眼下妖魔和仙人纷纷现身,古圣界大难临头,叫花子早就斩下你的狗头了!”

  “哈?”

  戚长胜两眼放光,把脑袋冲巴小玉伸了过来,手掌在脖子里大力拍击,发出“啪啪”之声,叫嚷道,“来来来,戚某人大好头颅就摆在这里,来斩,来斩!”

  “你——”

  巴小玉周身灵焰陡然爆裂!

  “你什么你?”

  戚长胜满不在乎,歪嘴狞笑,“伤天害理?你知道什么叫伤天害理?别以为自己打扮得蓬头垢面,破破烂烂,故意往身上弄几颗大疮,就是真的叫花子,真能知道民间疾苦,知道老百姓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了!”

  “说穿了,巴小玉,你不过是个有些怪癖的贵公子罢了,即便你表面上可以装出一副低贱落魄的叫花子模样,但你骨子里,终究都是元婴老怪!那些真正的流民、叫花子、贫苦百姓遇到的刁难、痛苦和仇恨,你永远都不会感同身受,永远!”

  “你根本不知道,昔日在西北道上发生过的一切,亦不知道那些狗官和修真界中的杂碎,是如何对付我们混天军,以及我们的亲人的!”

  “就凭你这样一个喜欢奇装异服,自诩为侠义之士的贵公子,也敢来和我们这些苦哈哈谈‘伤天害理’四个字?我呸!”

  “怎么,觉得自己深入民间,行侠仗义,很高尚,很伟大,很有一种白龙鱼服、扮猪吃老虎的快意,是不是?哼,你要扮你的叫花子,那是你的事,随便!不过别摆出这副臭架势,在老戚眼前晃来晃去,老戚不吃你这一套!”

  “你有本事,便将欺压在我们西北道所有老百姓头上的朝廷和修真界统统掀翻,真正还我们一个朗朗乾坤!如若不然,就闪一边去,别摆出这副高高在上,正气凛然的嘴脸,亦别管我们这些苦哈哈,会用什么方式来自救,来报复那些狠狠欺压过我们的人!”

  戚长胜牙尖嘴利,巴小玉哑口无言,面露颓然之色!

  “两位施主,大局为重,休要伤了和气。”

  苦蝉大师不动声色地插入了两大元婴之间,沉吟片刻道,“贫僧以为,无论大家有多少分歧和矛盾,至少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愿意为天下苍生考虑,不希望古圣界生灵涂炭,彻底灭亡的。”

  “倘若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古圣界不用受刀兵之苦,黎民百姓能安居乐业,平安无事的话,即便那办法是‘投降’,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毕竟,诚如巫、蒙两位施主所言,外域星海、仙界仙人,实在太过广袤,太过强大了,别的不说,只消他们有一两百尊云秦金人,降落到古圣界,又该如何抵挡?”

  苦蝉大师的问题相当尖锐,用众人都可以理解的方式,将仙界的一部分实力清晰描绘了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全都陷入沉思。

  的确,仅仅一尊云秦金人,就闹得他们焦头烂额,而昔日的云秦帝国凭借十二尊云秦金人就能定鼎天下!

  仙界又有多少云秦金人?一两百尊肯定是有的吧?

  一百尊云秦金人降落到古圣界,怎么办?

  “权宜之计也好,徐徐图之也罢,或是为了古圣界黎民百姓的福祉考虑,真心实意投降仙界某一股强大势力,得到对方的庇护,这些都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不过——

  苦蝉大师直直看着蒙赤心和巫随云,“两位施主如何能够肯定,人家愿意接受我们的投降呢?”

  “倘若在人家眼中,我们古圣界只是一颗小小的沙砾,古圣修士统统都是蝼蚁,不需要、不接受我们的投降,我们岂不是在自作多情?”

  “应该不会!”

  蒙赤心摇了摇头道,“诸位不要妄自菲薄,或许刚才我和巫随云将话说得太重了一些,令诸位以为我们在仙界面前,真的全无还手之力,那也未必是事实!”

  “只消看这位‘雷云仙君’就知道,倘若仙界真的将我们当成蝼蚁,那么她应该轻而易举就能将我们踩死!”

  “然而,雷云仙君和她调制出来的爪牙,似乎全凭那古怪的战甲和云秦金人之利,倘若剥离战甲和云秦金人,自身的战力,还未必有诸位这么厉害,小皇帝,你说是不是?”

  凤凰帝低着脑袋,老老实实道:“是,这‘雷云仙君’在传授我仙家法术时,我感觉到,仙界似乎特别注重战甲和法宝的威能,对于自身的修炼,未必就比我们强大太多。”

  “那就是了。”

  蒙赤心沉吟道,“或许古圣界和仙界,在整体实力上无法相提并论,比方说古圣界只有两名化神,三百元婴,而仙界可能有数百化神,数万元婴——这是极有可能的。”

  “但化神就是化神,元婴就是元婴,我们这些古圣界的超一流高手,放在仙界的标准来看,应该也不算太弱,至少都有可以利用的价值,否则雷云仙君就不会舍不得杀韩拔陵、戚长胜和万明珠,为此甚至不惜和小皇帝翻脸!”

  “蒙前辈的意思是——”

  齐中道眼中精芒一闪,“雷云仙君其实是想利用我们,去仙界为她厮杀?”

  “极有可能!”

  蒙赤心点头道,“被人利用并不可怕,只要我们有利用价值,就可以评价这‘价值’和对方讨价还价,诚如戚长胜所言,就算是投降,也可以谈出一个合适的价码!”

  “价钱到位了,就算被人利用又如何呢?我们幽云大草原上的各个部族,在遭受天灾,牛羊都冻毙,活不下去的时候,接受中原各大宗派和势力的雇佣,为中原人去厮杀,那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么?”

  “既然如此——”

  齐中道的目光依旧保持着犀利,即使在面对化神老怪时,也不曾有半点动摇,“蒙前辈早就是‘投降派’,又为何要杀光那些投降雷云仙君的人?”

  蒙赤心哑然失笑,淡淡道:“投降和投降也不一样,不错,在认识到仙界的辽阔和仙人的强大之后,我就做出最坚决的判断——古圣界除了投降仙界之外,再无第二条出路!”

  “不过,我考虑的投降,是整个古圣界作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一起投降过去,一起谈条件,最终为我们的世界,争取到最大利益!”

  “我不敢说自己全无半点私心,不过我可以对头顶的无尽星海发誓,我蒙赤心,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永远不会将古圣界的前途和未来,置于我个人的私心之上!”

  “但那些投降雷云仙君的家伙却不同。”

  “那些自私自利,鼠目寸光,卑劣无耻的家伙,只不过是被雷云仙君抛出来的一丁点蝇头小利所吸引,就变成了摇尾乞怜的狗,让他们咬谁就咬谁,甚至连片刻之前的战友和兄弟都不放过!”

  “他们之所以投降,全都是为了自己,只要对自己有一丁点好处,他们绝对可以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将整个古圣界的利益都出卖掉!”

  “说的直白一点,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要把整个古圣界尽量卖一个好价钱,留着这些卑鄙小人,却永远只会想着中饱私囊,人家随随便便丢出三瓜两枣,他们就会摇着尾巴把古圣界都贱卖了!”

  “这就是我和巫随云刚才说的,团结,我们一定要团结!”

  “投降也是很有讲究的,草原部族在投降中原王朝时经常遇到这种事——中原王朝故意用蝇头小利诱惑一部分草原部族,先收买他们,在草原埋下一颗钉子,又在各个部族之间挑拨离间,激化部族间的矛盾,令各个部族自相残杀,四分五裂,统统都被削弱!”

  “最后,中原王朝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就将整个草原统统收服,而最初被收买的那些部族,亦会落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灵鹫道友,在你们巫南,这样的事情也司空见惯,屡见不鲜吧?”(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