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1641章 扮猪吃老虎……

第1641章 扮猪吃老虎……

  回到萤火虫号的交通艇上,李耀还在琢磨刚才和白星剑的会面,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微妙的笑意。

  “蛮有意思的家伙,虽然还是心浮气躁了一点,不过有这样一员大将辅助的话,金心月离她的梦想也越来越近了吧?

  “只是,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真是奇哉怪也!”

  李耀正欲搜索自己的深层记忆,将白星剑和自己曾经留下过深刻印象的人们逐一对比,忽然听到一阵很古怪的“咔咔”声,抬头看去,竟然是“剑痴”燕离人在旁边发抖,上下两排牙齿不断碰撞,眼底放出无比骇人的光芒。

  李耀微微一怔:“燕道友,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兴奋,非常兴奋!”

  燕离人喉咙深处发出“嗬嗬”的笑声,舔着嘴唇,回味道,“没想到在这个更加注重大军团、大舰队决战的‘现代修真时代’,还能遇到这么值得一战的对手!”

  李耀愣住,和龙扬君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底的茫然:“燕道友指的是谁,白星剑身后那些突击队员我们也都扫描过,战斗元婴倒是有几个,但也没这么夸张吧?”

  “哼,他身后那几块废料,自然不值得我动手,我指的就是他本人,白星剑!”

  燕离人深吸一口气,眼底放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喃喃道,“尽管只和他对视一眼,但我可以肯定,他是我生平未见的绝世高手,是我此生最值得一杀的人!”

  “什么!”

  李耀和龙扬君都极度震惊。

  李耀曾经和燕离人在一起形影不离地练剑三个月,龙扬君更不用说了,还是“大阉王喜”时,就和燕离人有过每年一聚的斗剑论道之会。

  无论李耀还是龙扬君,都堪称当世高手,但燕离人在和他们斗剑时,也没这么激动过,“生平未见”四个字的意思,显然是对白星剑战斗力的评价,还在他们之上!

  龙扬君和燕离人的私交不错,不错到紫极剑宗都差点被归入“阉党”一系,她自然知道,燕离人虽然出言狂傲,但从来都不会夸大其词的。

  身为“古圣界第一剑仙”的他,拥有连化神都要斩杀的胆魄和道心,评估对手的眼光,更是古圣十二强者中最毒辣的一个!

  “燕兄!”

  龙扬君沉吟道,“你所谓‘生平未见’是什么意思,我们‘三圣四凶’之流姑且不论,你可是连蒙赤心和巫随云两大化神都见过,还和他们切磋过,虽然他们都丧失了血肉之躯,沦为鬼修,实力大不如前,但这个白星剑,难道能比两大化神都厉害?难道他早已达到了元婴期巅峰境界,甚至突破——化神了吗?”

  燕离人缓缓摇头,一字一顿道:“我看人,从来不以境界划分,这个时代拥有极其高明的‘敛神术’,‘藏魂法’,要隐匿自己的真正修为亦不是难事,所以我不知道白星剑究竟是不是化神,也不在乎。

  “我只知道,他很可怕,可怕到刚才有一瞬间,我简直想不顾一切拔剑斩杀他的程度!而我又非常清楚能感知到,即便当时我真的拔剑,亦不一定,不,是一定杀不了他,反而有可能被他斩杀!对,就是他一个人,后面那些土鸡瓦狗的铠师只是掩饰,他一个人就有可能将我杀死!

  “自从剑道大成以来,我还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即便蒙赤心和巫随云这两个化神级的鬼修站在我面前,我都没有生出过如此不确定的感觉!这就是‘恐惧’?妙,妙不可言,实在是奇妙无比的恐惧啊!

  “修炼!既然这个时代还有这么可怕的对手,却是将我的修炼之心,彻底激发起来了!我有预感,只要我能痛快淋漓和白星剑打一场,却又不死的话,我的剑术一定能更上一层楼,成为真正的,屠杀化神之剑!”

  燕离人摇头晃脑,完全沉浸在剑道的世界中,却是眯起眼睛,比划着手指,在脑域中畅想和白星剑惊心动魄的激战了。

  只留下了李耀和龙扬君目瞪口呆,脸上写满了“开什么玩笑”五个字。

  龙扬君神色凝重:“……连燕兄都这么说的话,难道我刚才的感知,并不是错觉?”

  李耀:“喂喂喂,不会吧,连你都感知到了,偏偏本上人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不是,灵鹫道友误会了。”

  龙扬君摇头道,“你我都没有燕兄那种敏锐到极致的剑术嗅觉,我并没有发现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舰队指挥官,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我只是,只是隐约觉得他的模样不太对劲,那种咬牙切齿、心浮气躁,包括被你‘噎住’的表情,略显,略显……”

  “千万不要说他是在演戏。”

  李耀冷冷道,论演技,他还从来没服过谁,“我也仔细观察他的每一点微表情,他完全是真情流露,绝不是伪装!”

  龙扬君点头:“我知道,他的情绪都是真的,但这种情绪和一般意义上的真实情绪,好像……略有差异。

  “这么说吧,假设你在玩一个游戏,你在游戏中遇到了挫折,或者干脆输掉了,你也会沮丧、懊恼甚至愤怒,这些都是你的真情流露,谁也不能说这种情绪和你的表现是假的,对不对?

  “但说到底,这种情绪再怎么真实,那终究都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白星剑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倘若大白舰队真有什么图谋,是想来彻底掌控萤火虫号的话,这件事对金心月、对星耀联邦都是至关重要,甚至生死攸关的——至少会对金心月的选情大有影响嘛!

  “但白星剑给我的感觉,他就是在玩一场游戏,好像金心月一系的兴衰根本不重要,他只是随便陪金心月玩玩而已!

  “就是这样的感觉,实在很难让人相信,所以我刚才一直都在琢磨,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既然连燕兄都这么说,那这个白星剑……实在很值得注意!”

  李耀深吸一口气,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他绝对相信龙扬君和燕离人两位专家的判断。

  所以说,刚才“无尽燃烧号”机库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他耀武扬威地让白星剑吃了一个暗亏,而是白星剑故意让让他的。

  他被白星剑……扮猪吃老虎了!

  “可恶!”

  “我秃鹫李耀是何等样人,出道至今,血战数百,装逼无数,从来只有我扮猪吃老虎别人,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别人扮猪吃老虎我啊!”

  “混蛋,无论你究竟是什么来头,无论你潜伏在金心月身边有什么目的,在我面前玩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把戏,实在太过分了!”

  李耀越琢磨越觉得脑后发凉。

  从唐定远的介绍,还有刚才他临时搜集的白星剑资料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桀骜不驯,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行事冲动的人。

  但是,一个“桀骜不驯、飞扬跋扈、行事冲动”的人,有可能隐藏自己真正的战斗力,整整一百年吗?

  连燕离人都对他的战斗力忌惮三分,而燕离人可是元婴期巅峰境界的绝世剑修啊!

  一名至少元婴级数的战斗型强者,在长达百年的成长过程中,竟然从没被任何人发现过他出手?

  还是说,所有看到过他出手的人,都已经神魂俱灭了呢?

  “这家伙,真是一个桀骜、冲动、激烈的人吗?”

  “他是真的因为和上司闹矛盾才离开燎原舰队的吗?”

  “他真的走火入魔,修为大跌过,是依靠金心月的无数资源好不容易才堆出来的区区‘元婴期初阶’?”

  “究竟是金心月选择了白星剑,还是白星剑……选择了金心月呢?”

  “金心月又知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还是说,真的将他当成了一个可以随便指挥的手下?”

  李耀不由自主抱住了双臂,忽然觉得自己的小徒弟好危险!

  就在这时,李耀的随身战术晶脑轻轻颤动起来,是崔灵风的专线!

  “议长,大白舰队这边的局面已经得到控制,他们的指挥官白星剑非常清楚了解了当下的局势,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

  李耀想了想,并不准备将燕离人和龙扬君的发现告诉崔灵风——主要是没办法解释,凭燕离人和龙扬君表面上的实力,怎么有可能识破一名至少接近化神的绝强高手。

  而且这件事关系到自己小徒弟的安危,他这个当师父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肯定要在暗中展开行动的。

  崔灵风却摇头道:“大白舰队先放在一边,丁正阳刚刚交待了很多东西,包括吕轻尘和帝临会的大量情报,不过和接下来一条情报相比,这些东西统统都不值一提。

  “丁正阳说,现在黑风舰队急需一个合适的跳跃点和星空之门,以便直插星耀联邦最柔软的腹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暗中渗透到联邦内部的间谍和帝临会一起,对联邦高层都展开了侵蚀,似乎已经有一名联邦高层被转化成了修仙者。”

  李耀悚然一惊:“高层,有多高?”

  “具体什么职务,什么人,丁正阳当然不知道。”

  崔灵风道,“但他的原话是,‘一个足以扭转这场战争走向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