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4章 小儿辈
  当重获新生的星盗之王,在阵阵狼嚎声中扑向群星之时,星耀联邦的都也正在迎来新的黎明。天』籁小说Ww『W.『⒉

  虽然天边已经出现了第一道撕裂乌云的朝霞,地平线上也有些金灿灿、红彤彤的火焰越窜越高,但大部分天空还是被黑暗笼罩住,气温接近零度,像是将黑夜死死冻住,不知道真正的光明究竟还要多久才能到来。

  对天都市所有的中学生,特别是住校生来说,这是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夜。

  针对青少年的大疏散从昨天就已经开始,依次被疏散的是幼儿园的孩子们,小学生和一部分初中生。

  但还没等初中生彻底疏散到地下战堡去,疏散行动就不知为何暂时中断,只是调遣了不少联邦军驻扎在各所中学内,让这些热血沸腾、躁动不安的少男少女们,在长枪短炮、剑戟森林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谁都知道天上正在进行决定联邦命运的较量,但星空战场的消息仍旧被封锁着,联邦政府的公告也是翻来翻去的老一套,要市民尽量待在家里或者学校,听从联邦军和警察部队的指挥,维护好基本的社会秩序,并要求所有退伍军人和觉醒了灵根的修真者去最近的兵站报到,要不然就是在网络上报名,接入“全民战网”,等待下一步的任务分配。

  至于决战的胜负,现在还没有一个孩子知道。

  “胖子,快,快!”

  “大头,你小声点儿,笨手笨脚的,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闹出动静谁都跑不了!”

  “跳啊,你倒是快跳啊,我们三个都在下面接着你呢,你要是不敢跳,刚才非死缠烂打要跟我们出来干嘛?”

  天都市第二十九高级中学的偏僻角落里,一道毫不起眼的高墙上,先后跳下来三男一女四个高中生。

  女孩儿跳下来的时候好像还崴了脚,出轻轻的“哎呀”一声,又被三个男孩儿一通抱怨。

  随后,胖子搀扶着女孩儿,四人蹑手蹑脚、鬼鬼祟祟地朝市区摸去。

  四个高中生,都是最精力旺盛、冲劲十足的年纪,父母又是联邦军成员,从小听着联邦军和修真者的战斗故事长起来的,并且毫不怀疑有朝一日,或许就是今天,自己也将接过父辈的旗帜,成为新的故事,新的主角。

  男孩儿的嘴唇上刚刚长出细细的绒毛,女孩的胸脯也是上个夏天才刚刚像灌了气的皮球一样鼓胀起来,但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有资格也有力量去大干一场——无论干什么都行。

  同学们在宿舍里闷了一夜,像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崽儿被关在密不透风的纸箱子里,早就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四个自告奋勇要去外面打探一些最新消息回来。

  “我们要去市中心的‘联邦广场’,那里距离‘联邦新闻中心’很近,无论什么最新消息都会在联邦广场的大光幕上,第一时间放出来。”

  四名高中生装出很老练的样子,和同学们解释道,“再说,就算联邦广场上打探不到什么消息,看看街道上联邦军的动向和气势,也能猜出大概了。”

  就这样,四名高中生溜了出来,昂阔步,从茫茫黑夜之中,向着黎明前进。

  肩负着全班同学的希望,又有一种违反校规、突破禁忌的快感,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化作一股既新鲜又刺激的力量,像是在他们脚下按了八根弹簧,简直要让他们一路小跑起来。

  此刻的天都市,和他们往日在白天看到的街景截然不同。

  天空中实施了交通管制,再没有昼夜不息的飞梭车浩浩荡荡,只是偶尔有一些钢铁战鹰般的军用战梭呼啸而过。

  街边筑起了临时工事,停靠着不少晶石战车,还有大包小包的建筑原料和灵能傀儡待命,随时都能升级成半永久性工事,一副要进行巷战,即便天都市被夷为平地,都绝不会留给修仙者的架势。

  往日里五光十色的高楼大厦,玻璃窗户统统被一层层装甲钢板遮挡住,像是一排排无字的墓碑,静静诉说着联邦人死战到底的决心。

  “看呐!”

  女孩儿忽然指着远处出了惊呼。

  男孩们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看到在市中心的高楼大厦之间,升起了上百根比摩天楼更高更粗的光柱。

  乳白色的光柱犹如一支支垂直于地面的炮管般冲天而起,一路刺破乌云,刺入苍穹之中。

  连浓烈的乌云都承受不住光柱的力量,纷纷向四周扩散出大片波浪,似乎下一秒钟就会被彻底撕碎,露出蔚蓝的天空。

  “那是大炮吗?”

  女孩儿的声音有些颤,被这波澜壮阔的一幕深深震撼。

  “不是,是天都市最高级别的防御大阵。”

  四人当中个头最矮,戴着圆圆眼镜的男孩儿道,“我听我爸说起过,这种防御大阵可以张开一道直径过三百公里的巨型灵能护盾,足以抵挡住来自大气层外的狂轰滥炸……至少二十四个小时。”

  少年们沉默了。

  又想起昨夜各种人心惶惶的传言。

  据说一旦真人类帝国远征军,赢得星海会战的话,就会大摇大摆出现在天元星的上空。

  他们根本不用强袭地面,极有可能拖曳大量巨型陨石过来,在陨石的屁股上安装最廉价的动力单元,然后用大片陨石精确轰击天都市和各大工业城市,根本不用打什么巷战,直接就能将联邦人的抵抗意志彻底扼杀。

  “反正……我们会赢的。”

  胖子挥舞着手臂,咬牙道,“万一星空保不住了,我们就撤退到山区里去打游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总有一天我们会夺回联邦!”

  “没错!”

  脑袋特别大的少年认真道,“想想看,昔日的人族可是用了整整三万年才夺回星海,几十年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会赢的!”

  刺骨寒意钻进了衣领和袖口,令四个少年深深打了个寒颤。

  但他们并没有就此缩回脚步,反而顶着寒风,继续向前走去。

  没走出多远,路过一片人工湖的时候,他们有些意外地在湖边现了一名老人。

  老人浑身上下都被金属包裹着,连面孔都只是一张冷冰冰的面具,应该是一名意外失去身体的鬼修。

  之所以说他是“老人”,因为他的动作十分僵硬,就像是浑身上下都生了锈,随时会散架一样。

  他们看到老人时,老人正在湖边做一件平时司空见惯,这会儿却相当稀奇的事情——喂鸟。

  人工湖畔有很多鸟儿,平时也经常有人来喂鸟的。

  但从来没人像这名垂垂老矣的鬼修一样,能吸引这么多的鸟儿,非但出现在他身边,甚至落在他身上,像是和他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一点儿都不害怕这具冷冰冰的机械身体。

  “好厉害,他怎么办到的?”

  “兵荒马乱的时候,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喂鸟呢,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我好像见过这个老爷爷,对,就是他,经常来这里喂鸟的,我喜欢清晨到人工湖边来背诵上古符文,曾经见过他几次,他好像是旁边什么图书馆还不知道档案馆的档案管理员。

  “不过以前,他的动作还要再笨拙许多,有次跌倒了半天都爬不起来,还是我把他扶起来的,而且,也不会有这么多鸟儿都落到他身上……”

  少年们议论纷纷,好奇心大起。

  正欲让认识这个老爷爷的女孩儿上前问个究竟,“呼啦啦”,档案管理员身上的所有鸟儿全都飞了起来,带着一缕缕微弱的闪光,一哄而散,冲向云霄。

  “哈哈哈哈!”

  档案管理员的金属胸腔中,出了激雷般的狂笑,把四个少年都吓了一跳。

  老人旁若无人、肆无忌惮、荡气回肠地笑着,整片天地都被他一个人的笑声充斥,就连遮天蔽日的乌云,都在狂笑声中撕裂了一道道缝隙,绽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笑着、笑着,老人的声音和气息都渐渐微弱下去。

  他原本是蹲在地上逗弄鸟儿,这会儿终于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一屁股坐在地上,硕大的头颅一寸寸低垂下去。

  “老爷爷!”

  女孩儿急了,第一个冲了上去,三个男孩儿也紧随其后,要去搀扶老人,但这名老档案管理员却朝孩子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过来。

  “危险。”

  档案管理员口齿十分清楚地说。

  随后,他的金属脑壳中,竟然喷涌出了一团团黑色的火焰。

  黑色火焰张牙舞爪、拼命挣扎,像是有某种不甘而忿恨的力量正在被熊熊燃烧,彻底湮灭!

  随着这股力量的湮灭,档案管理员最后的生命也烟消云散,仿佛一根燃烧殆尽的金色火柴,变成了灰白两色。

  当女孩儿终于将老人搀扶起来时,只来得及听到他用含混不清的声音,最后说了一句古古怪怪的话,那轻飘飘的金属胸膛里,就再也不出半点声音了。

  男孩们在大街上拼命挥手喊叫,三分钟后,终于喊来了警察和联邦军,又过了不久,救护车也及时赶到。

  这原本是一件十分平常的老人猝死事件,生在垂垂老矣的鬼修身上,更是不足为奇。

  但是,当医生们揭开老人的金属天灵盖,现里面残留着一些脑细胞的痕迹时,事情却变得诡异起来。

  而当警方查询老人灵械义体上的编号,现这是一具没有在官方注册过的非法义体时,案件的棘手程度又提升了几个级别。

  “你们说,他临死之前,说了一句古古怪怪的话,那是什么?”

  警察深深皱眉,凝视着四个惶恐不安,不知所措的少男少女。

  少年们面面相觑,那是一句文绉绉又很别扭的话,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搞不清楚其中的含义。

  “别着急,咱们慢慢想,哪怕不明白意思,把音节重复出来也可以,这对确认死者的身份非常重要。”

  换了一名女警,非常和气但又十分坚决地说。

  少年们抓耳挠腮,还是想不出来,一个个都憋得涨红了脸。

  就在这时,地平线上响起一片闪光的咆哮,旭日终于在一番激战之后,挣脱了黑暗的束缚,高高跃起。

  市中心的方向,传来阵阵欢呼和喧闹,像是有什么特大喜讯,化作沸腾的风暴,即将席卷整座城市,整颗星球,整个联邦。

  女孩儿瞪圆了眼睛,她终于听懂老人刚才嘟哝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了。

  “我,我知道了,老爷爷的遗言好像是——”

  她鼓起腮帮子,学着老档案管理员的样子,看着远方和远方之上的浩瀚苍穹,如释重负,无比欣慰道:“小儿辈,破贼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