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2919章 三个和尚没水喝

第2919章 三个和尚没水喝

  论整体实力,在刚才的交战中,回天舰队并未遭受太大损失,阵型不算散乱,灵能护盾也相当坚固,燃料和弹药都堪称充足。

  论强者,回天舰队并非没有自己的元婴、化神和巨神兵,甚至在顶尖战力方面,还隐隐凌驾于对面的“野蛮人”之上。

  但论战斗意志或者说玄之又玄的“道心”,和敌人120%的疯狂爆发相比,他们简直是“0”,甚至是负数。

  作为真人类帝国正统政府最后的希望,每一名贵族都把自己的小命看得无比金贵,都不愿意重蹈云雪风、宋雨石还有皇牌舰队指挥官的覆辙。

  他们是趁着革新派和圣盟人鹬蚌相争的机会,趁火打劫,渔翁得利来的,从未想过要和一帮如疯似魔的野蛮人同归于尽啊!

  看对方来势汹汹,全军突袭的架势,就算他们在对攻中勉强取胜,肯定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那么,还如何维护朝廷和家族的荣耀,还怎么和革新叛军争锋,还怎么……夺回整个帝国,重新过上过去舒舒服服的生活?

  他们绝不能死,不能死在这样莫名其妙的遭遇战中!

  这样的念头一出现,就像是疯狂生长的荆棘,将他们摇摇欲坠的道心死死缠绕住,彻底撕了个粉碎。

  这时候,四大家族各怀鬼胎,极度缺乏团结精神的恶果,就完全显现出来了。

  倘若只有一家的舰队,或许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还能狭路相逢勇者胜,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现在有四家舰队,倘若某一家抵挡在前面的话,或许自己还有仓皇逃窜,逃回黄龙界再做打算的希望。

  这都算是“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另一种翻版吧?

  在早先针对雷成虎残部的冲锋中,云家分舰队反应最快,冲在最前面,第一个穿透敌阵,此刻亦是首当其中,第一个面对嗷嗷直叫的丁铃铛和诸多联邦修真者。

  其余三家的分舰队原本正以最高速,朝“引力弹弓”的轨道末端滑行,此刻,绝大部分星舰四周竟然都喷涌出无数道逆向的焰流,紧急制动,速度越来越慢,却是将云家分舰队彻底暴露在纵火者联合舰队和联邦远征军的夹击之下。

  四大家族之间,既缺乏有效的火力协同,亦没有半点上前掩护云家脆弱的侧翼的打算。

  看样子,他们是丝毫不在乎,白星剑的嗜血弯刀,会不会给云家分舰队来个干脆利落的“斩首”,而狂飙突进的丁铃铛,是否会挥舞着她熊熊燃烧的铁拳,把云家分舰队从头到尾,轰个通透!

  “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你们对朝廷的忠诚呢,你们身为修仙者的武勇呢,为何你们的舰队都止步不前,你们想要干什么,干什么!”

  在回天舰队总旗舰的最高联合作战会议上,来自云家的军方大佬快要气疯了,恨不得跳到会议桌上,把那些道貌岸然的同僚们骂得狗血淋头,“我们有这么多主力战舰,还有这么多巨神兵根本没有出动,难道你们这么快就认为,我们必败无疑?巨神兵呢,你们的巨神兵为什么不出动,为什么!”

  平心而论,这位暴跳如雷的云家大佬,倒是有些错怪别人了。

  因为临阵退缩,止步不前的决定,并非这些身居总旗舰的军方大佬们下达的命令,而是各自分舰队指挥官,不约而同的独立判断,类似某种……本能的默契。

  所谓修仙大道,就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每一名修仙者都知道隔岸观火,保留实力的重要性,那些不精通此道的蠢货,早几百年就被淘汰了。

  说到底,绝大部分修仙者,至少高阶修仙者,只会听从自己内心的命令,只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考虑问题,这些家族大佬对下面的分舰队指挥官,甚至对每一艘星舰的舰长,控制力也是很弱的。

  更不要说,那些有资格驾驭巨神兵的强者,无不是辛辛苦苦修炼一两百年,才修炼到元婴和化神的境界,他们都是翻云覆雨,称雄一方的霸主,就算……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人家有的是万贯家财,有的是出路,何必为了一个四分五裂的回天舰队,就去和那么多野蛮人的巨神兵硬拼?

  百年修炼,无数勾心斗角和明争暗斗才换来今日的境界,稍有磕磕碰碰,赔得起吗?

  倘若有大把战功和资源可以捞取,这些元婴和化神强者当然会争先恐后地出击,但现在,人家是真来玩命的,他们拼不拼得掉丁铃铛还要两说,就算拼掉了联邦议长,然后就被野蛮人暴风雨般的炮火彻底淹没——图什么呢?

  反正,身为元婴和化神,又有巨神兵傍身,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几率最大,局势这么不明朗,还是……徐徐图之,再议再议吧!

  就这样,云家大佬上蹿下跳了半天,都没人愿意搭理他,其余各家大佬统统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陷入尴尬的沉默。

  过了很久,宋不归才又一次从门口把脑袋探进来,勉强给了个解释:“云部长稍安勿躁,敌军的战斗力未必如他们表现出来的这么羸弱,所谓阵型松散和光焰黯淡,极有可能是故意示弱的假象,是引诱我军前去冲阵——否则,堂堂联邦议长,怎么可能单枪匹马,冲在最前面呢?

  “她无非还是诱饵,就像刚才雷成虎的旗舰一样,所以敌人表现得越嚣张和癫狂,我们越要冷静和谨慎,不如就请云家分舰队先去试探一番,倘若能戳穿敌人的假面具,我们如惊涛骇浪的波次火力支援,顷刻就能赶上!”

  宋不归这番话,就像一道春风,把诸位大佬冻僵的面孔,都吹得活泛起来。

  “对对对,宋次帅说的没错,敌人一定有陷阱,一定有阴谋——哪有堂堂军国领袖,一言不和就抡拳头冲在最前面的道理?”

  “她是诱饵,和雷成虎一样,我们刚刚已经上过一当了,万万不能重蹈覆辙啊!”

  “云家猛将如云,豪杰如雨,向来是四家中最强悍的,小弟亦是佩服之至,云家拿下首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也不敢和你老兄争抢!”

  “宋次帅高见,现在局面如此恶劣,回天舰队正需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杀杀杀杀杀,云家不是有好几名元婴和化神都装备着巨神兵吗,那就请立刻出动,在两军阵前斩杀这个疯疯癫癫的蛮婆,大涨我军士气,彻底撕碎这些蛮子的威风!至于我家的巨神兵,正在紧急检修和装备弹药中,马上,马上也能出击,给予友军排山倒海的掩护!”

  各家大佬纷纷将胸脯和马屁都拍得山响。

  云家大佬脸色铁青,一屁股坐了下来,险些把椅子坐垮。

  他咬牙切齿,正欲向云家分舰队下达新的命令,作战光幕中,冲在最前面,代表云家分舰队的密集光点,就已经偏离了预定的轨道,硬生生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线,从纵火者联合舰队和联邦远征军的锋芒之下,绕了过去!

  这是……逃跑了!

  老实说,云家分舰队已经冲到了“引力弹弓”的末端,速度飙至极限,几乎要和白星剑还有丁铃铛迎头撞上。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冒着星舰被惯性加速度彻底撕碎的风险,硬生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甚至把自己脆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都要坚决无比地逃跑,也算,也算相当有冒险精神了。

  果然,云家分舰队指挥官将彼此的距离计算得精妙绝伦,恰到好处,当他彻底完成转向,朝着垂直于战场平面的方向再次全力加速,仓皇逃窜时,距离白星剑和丁铃铛的有效攻击距离,大约还有七八万公里。

  看上去,如果敌军不对他展开追击的话,他的分舰队就有机会,完好无损地撤离战场。

  当然,这种紧急制动和超级转弯,绝不是没有代价的。

  非但要消耗大量燃料,星舰的外壳和内部结构亦被四号行星的引力和自身的惯性撕扯得支离破碎,防御力大幅降低。

  原本还算严整的阵型也被扯得七零八落,所有星舰再也顾不上自己的位置,拖曳成一字长蛇,不要命地疯狂逃窜。

  至于对士气的打击……好吧,对于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是无论如何打击不了的。

  如此一来,其余三家的分舰队,就要在大约一百五十万公里,短短几分钟之后,和白星剑、丁铃铛正面相撞。

  最高联合作战会议里鸦雀无声,其余几家的贵族甚至连斥责云家大佬恬不知耻的时间都没有,以最快速度向麾下分舰队下达了最坚决的命令——撤退,一百八十度撤退!

  他们前方,是数量惊人,来势汹汹的蛮族大军。

  他们身后,却是刚刚被他们击破,此刻还处在混乱状态的雷成虎残部。

  傻子都知道,哪个比较容易对付。

  “快,朝着玉鼎星的方向进攻,我们,我们回到玉鼎星的同步轨道上,和玉鼎星守军汇合之后,再依托玉鼎星的防御体系,和敌人决一死战!”

  回天舰队总旗舰上,发出这样冠冕堂皇,鬼哭狼嚎的尖叫。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