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修真四万年 > 第3024章 拯救还是毁灭

第3024章 拯救还是毁灭

  看着闪电生命无声的挣扎,李耀隐隐生出一种……近乎羞愧的感觉。

  他曾以为宇宙对人类是如此不公,倘若真有一个“天道”存在,人类也不过是天道的奴隶和玩物,人类生存的世界是何等残酷盘古宇宙的资源永远匮乏,令人类不得不走上自相残杀或者飞蛾扑火的毁灭之路。

  现在,从古巨星的闪电生命身上,他才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残酷”。

  人类,或者说绝大部分碳基智慧生命都是幸运的。

  他们生活在结构稳定的固液两态行星上,这样的星球在大宇宙的尺度上“随处可见”,碳基生命天然的优势,又令他们的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相对较长的生命,还能扛住穿梭四维空间的风暴,经受住一次次解体和凝聚的痛苦,使得星海航行成为可能。

  这些优势结合到一起,就令碳基智慧生命之火洒遍整个宇宙,并且熊熊燃烧起来,各个星域乃至不同宇宙的碳基智慧生命都能很方便展开交流,而交流哪怕是以最残酷的战争、奴役和屠杀的方式,都会促进一个文明爆炸式地前进。

  就像是今天的人类文明,他们曾经有许多兄弟姐妹,并且在和兄弟姐妹的自相残杀中不断前进;他们也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同样是碳基生命的盘古族和女娲族甚至黑墙制造者,他们还开始创造下一代,能够小心翼翼、循序渐进摆脱碳基躯壳的信息生命。

  这样一个有父母,有兄弟,有孩子的文明,是多么幸福和幸运,而宇宙对待碳基生命的方式,又是多么慷慨和奢侈啊!

  但是,闪电文明呢?

  他们诞生的巨行星,原本就是行星家族中数量最稀少的存在,而且不是每一颗巨行星都拥有大气层,更不是每一个巨行星大气层里的电闪雷鸣,都能诞生等离子体细胞的。

  那需要两颗相邻的超新星在几乎同一时间点发生爆炸,将无数种物质和辐射都席卷到巨行星的大气层中,而辐射强度又不能大到吞噬巨行星,才能带来亿万分之一的奇迹。

  如此严苛的条件,别说盘古宇宙了,就算在无数个多元宇宙中,李耀也相信,源自古巨星的闪电生命,乃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就注定了他们是孤独的,他们是天生的孤儿,不可能得到任何同类的帮助和先辈的启迪,他们几乎没有丝毫和外界交流的可能,只能在茫茫黑暗中跌跌撞撞地摸索,直到一头栽进深渊为止。

  而且,“天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太短了,太短了,他们像是在娘胎里就感染了致命病毒的孩子,一出生就被宣判了死刑,短短两三千年,即便他们的发展和变异速度远远超乎碳基智慧生命想象的极限,也不足以让这些羸弱的小生命,战胜一颗巨行星、两颗超新星和整片寂寥而贫瘠的宇宙!

  所以,闪电生命的抗争,注定比人类文明的抗争更艰难百倍,悲壮百倍,也绚烂百倍。

  它他们还在挣扎。

  短短几分钟,组成人形的闪电又黯淡了几分,并且一圈圈缩小和枯萎。

  他们仍旧不死心地在李耀周身缭绕和游窜着,试图破解李耀生命磁场以及脑电波的秘密。

  但这秘密人类已经研究了十万年都没能彻底觉悟,闪电生命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完全破解?

  感知到一缕缕电流从自己的脑细胞中穿过,李耀陷入了无比的纠结。

  认识到了闪电生命波澜壮阔的文明,以及他们对抗命运的壮美,李耀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想要帮助他们。

  但理智也告诉李耀,在和一个未知文明的接触中,首先假设对方怀有敌意,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超级电浆洪流在前后两次攻击中,都瘫痪了人类探索舰队的不少星舰,重创甚至杀死了不少船员。

  就在刚才,这个闪电生命凝聚体还对他释放出毫不掩饰的敌意,十分笨拙地想要夺舍他闪电生命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那是最纯粹,最极致的“恶念”。

  李耀毫不怀疑,倘若毁灭人类就能拯救自己的文明,这些闪电文明的勇士,一定会毫不犹豫去做的。

  他应该彻底消灭他们,是吗?

  但是,在盘古宇宙的深处,在拥有无限可能的多元宇宙中,还有多少像闪电生命这样奇妙而瑰丽的生命形态呢?难道人类文明就要用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横扫整片宇宙,把全宇宙都变成寸草不生的荒漠,就像是洪潮所做的那样?

  会不会,所谓“洪潮”,就是这样一群秉持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先下手为强,所有未知文明都是恶意文明,只有毁灭的文明才是善意文明”等等等等理念,妄图扼杀一切生命形态和文明传承的生机,来确保自身“安全”的超级文明呢?

  人类进军星海的终极目的,究竟是要成为第二个“洪潮”,还是要站到洪潮的对立面去,去和千姿百态、极尽绚烂的无数种族一起,对抗洪潮?

  救,还是不救?

  如果要救,又该怎么救,如果不救,又要怎么毁灭他们?

  李耀眼底的波纹,剧烈颤抖起来。

  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有几缕细若发丝的闪电,竟然钻进了自己的脑域深处,轻轻缠绕到了神魂之上,和他的神魂融为一体。

  又有一些等离子体细胞,钻进了“纵火者”的燃料箱和反应炉鼎,随后也消失不见,如同彻底湮灭一般。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真的不知道,这是闪电生命又一次失败的尝试,还是这些小东西真的在“几十代人”艰苦卓绝的探索中,掌握了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曾掌握的秘密,把他的血肉之躯、神魂甚至巨神兵,都变成了全新的“星舰”。

  李耀愣了很久,随后笑起来,原本被电弧缭绕而剧烈抽搐的肌肉纷纷松弛下来,他长舒一口气,自言自语:“是的,是我太自大了,竟然傲慢到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你们的‘拯救者’或者‘毁灭者’。

  “和即将毁灭你们的超新星爆炸、星系崩溃比起来,我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能够和如此残酷的宇宙、如此残酷的命运抗争这么久,你们早就成为最强大的战士,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拯救,你们自己就可以拯救自己。

  “同样,我又有什么办法能毁掉你们呢?就连两颗超新星的爆炸,古巨星的超强风暴、超高重力甚至宇宙本身的法则都没能毁掉你们,我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毁掉你们?

  “那就来吧,像刚才那样放出全部手段,继续战斗下去,或许这才是两个不同文明之间最高效的交流和互相拯救方式,又或许,这才是一个挣扎在生存和抗争之路上的勇士,向另一位同行的勇士,能够表达的最崇高的敬意!”

  这一刻,李耀闭上眼睛,燃烧生命,释放出最强劲的生命磁场,试图将侵入自己体内的闪电生命统统驱逐出去。

  但也有可能,他并不是在驱逐,而是在释放关于人类、盘古族、黑墙制造者等等碳基智慧生命的全部信息,并且将自己宝贵的能量,送到闪电生命的体内,延续后者的生命。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毁灭还是拯救,在不同生命形态之间,根本是很难定义的事情。

  同样道理,闪电生命也在李耀的脑海中剧烈震荡着,镌刻着,烙印着。

  它或许是恶意的,想通过这种方式抹杀李耀脑海中全部的记忆和意识,却将自己的整个文明都“迁移”进去。

  也有可能是善意的,是感知到自己的生命即将凋零,想要把如何操纵能量的精妙秘法,统统传授给李耀这个“过路人”。

  更有可能直到此刻它仍旧没有认识到碳基智慧生命的全貌,它也根本没有善恶的概念,只不过是竭尽所能在李耀的脑细胞和神经电流之间,为自己早夭的文明,搭建一座坟墓和丰碑而已。

  李耀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

  在两个时间尺度差异如此之大的文明面前,“时间”本身就失去了意义。

  总之,当他从无数前所未见,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闪电能量模型中渐渐清醒过来时,看到的第一幅画面,就是那团人形的闪电生命凝聚体渐渐飘离了巨神兵的灵府,朝着星海深处沉沦。

  它仿佛已经完成了使命,可以如释重负地迎接湮灭,原本跳跃不定的电弧都一缕缕黯淡、荡漾和消散,应该最暴躁的闪电却静谧和清澈得如同一道溪流。

  它张开“双臂”,越飘越远,越变越小,真像是散开长发,静静沉入海底。

  不,不是“海底”,也不是星海深处,而是古巨星的方向!

  即便离开家园这么远,即便它微乎其微的能量根本不足以支撑哪怕一个等离子体细胞回到古巨星上,它依旧被家园的磁场深深吸引着,不是下坠,不是漂流,更不是堕落和沉沦,而是朝着家园,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