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1248 葬礼
  雨一直下着,车子堵在了路上,秋白焦急的看着四周缓慢前行的车流,旁边声音一响,丁依依下车在车群里穿梭,打算走着去。

  “该死!”她低声咒骂一声跟着下车追过去。

  司机拿起对讲机,“叶少,堵车了,丁小姐已经下车,似乎想走着去。”

  下雨让空气都灰蒙蒙的,丁依依闷头朝前走着,步履匆忙狼狈。

  “依依,从这里到墓园坐车都要一个小时,你要怎么走去?”

  秋白一边朝旁边的车子挥手,一边试图说服她。

  丁依依停下脚步,一直低垂着的头缓缓抬起,鼻头已经被冻得红彤彤的,湿哒哒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看着秋白的眼神空洞而不知所措。

  秋白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近路,我带你去。”

  尖锐的警笛声在车道响起,一辆警车停在两人身边,“你们知道在这条路是不允许行人行走的吗?”

  “同志帮个忙放个行,她有亲人今天下葬,必须在一个小时后到达。”

  秋白试图让警c放行,没想到对方一听,沉声道:上来吧,我送你过去。

  丁依依猛然抬头,眼里迸发出希望,她蠕动嘴唇,声音沙哑,“谢谢您。”

  看着坐上摩托警车的丁依依离开的背影,秋白叹了口气,心里默默为她祈祷。

  墓园们前的枯树被雷电拦腰击中,斜斜的倒在泥水里,路边好不容易开出来的野花也被打得怂拉着脑袋,园区内设计得十分精美,绿色整齐的草坪上,一名工作人员冒着雨给每一座墓碑上披上斗篷。

  丁依依下车,朝着送她来的民警深深的鞠躬,“太谢谢您了。”

  “以后不要在马路上乱跑。”交警批评完开着车子就离开了,刚到拐角路口,巡逻车再次停下,“报告局长,任务已经完成。”

  贝克挂下电话,立刻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你家里的小朋友我已经成功送到了,以后不许再滥用私教。”

  “谢谢。”叶念墨的声音没有起伏,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哭声,贝克大大的叹了口气挂下电话。

  在这里入睡的每个人非富即贵,就算是死了也要占据一大片寸土寸金的土地。一名工作人员拦住了她,“抱歉,为了保护墓园里客人的隐私,每一个人都要进行身份鉴定,请问您是?”

  “我是来参加叶初云的・・・他的・・・”葬礼两个字好像梗在了喉咙说不出口,他艰难的咽着口水,“我能进去了吗?”

  看守人员翻动着手里的本子,脸上有些为难,“请问你叫丁依依?”

  见她点头,管理员道:“抱歉,刚才有人明确提出,如果有一个叫丁依依的人想要进去,就必须阻止,要不你等下葬后再来吧。”

  “他还在等我,我必须现在去!”丁依依猛地往里面冲。

  管理员急忙抓住她,力气过大,地面又湿滑,丁依依踉跄的往后退,狠狠的摔在泥坑里,泥水溅得她全身都是。

  雨越来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丁依依忍不住在泥坑里哆嗦起来,管理员看不过去,塞给她一把伞,“我把你放进去了,我的工作也就丢了,你可怜可怜我。”

  雨势越来越大,忽然墓园响起钟声,她抬头寻找,在墓园伸出,一个白色的尖顶教堂林立其中,那叫声在她听来就好像叶初云的呼唤,她爬起来,疯狂的朝教堂那处跑去。

  牧师的声音低沉而模糊,几乎都快要听不到他说什么,雨水顺着黑色的伞壁汇聚成一点,打湿了每个人的脚面。

  时间到了,放在自动升降台的白色棺木缓缓下降,每个人手里捧着一把土,一次将土撒在棺材上。

  海卓轩神色复杂的看着棺木,谁都知道他把所有的股权给了叶初云,但是回国后谁都没有提起,叶初云的死让他诧异万分,却也觉得合理,又是一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人。

  手中的土落在白色的棺木上,然后轻轻的顺着棺木的纹理滑下去,下一个人接着上前。

  “那是什么?”叶初晴忽然看着不远处跑过来的一个人影,随后不可置信道:“依依姐?”

  丁依依浑身溅满了泥水,脸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不难看出是从围墙翻过来的,头发乱糟糟的纠结在一起,比流浪汗还要狼狈三分。

  付凤仪正想开口,手臂被人轻轻抓住,叶念墨眼睛看着丁依依,轻声道:“奶奶,就算我求你。”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通道,丁依依颤抖着身体缓缓走到墓坑旁,手撑着墓坑就往下跳,叶博、叶初晴还有海卓轩都想上前,却被叶念墨冷冷叫住,“谁都别动。”

  白色的棺在黑色的天空显得格外扎眼,她缓缓的低下头,在冰冷的棺木上印下一个吻,“抱歉我来晚了。”

  她低声说话,眼神温柔,夏一涵不忍心的撇过视线,一旁的叶初晴都快哭出来。

  丁依依没有哭,眼眶却红得可怕,她摊开手心,将手掌里一直握着的戒指盒取出来放在了棺木上笑道:“最终还是没有求婚成功啊。”

  话说完,她毅然决然的往上爬,一只手臂伸到了她面前,雨从叶念墨的下颌流进他灰色的西装里,他定定的看着她。

  褐色的泥土被掀起渐渐掩盖白色的棺木,雨势减小,把人脸上的背上衬托得清晰无比。

  付凤仪在风雨中站了两个小时,又因为悲伤过度,在葬礼结束后竟然当场昏倒,众人七上八下的赶紧给她掐人中,叫救护车,场面混乱。

  丁依依蹲在地上,熙攘的人群逐渐散去,墓园又回归平静。她扭头看着墓碑上那笑得灿烂的脸,忽然惊觉自己真的没办法再看到他,听到他,触摸到他了。

  一整天的劳累让他心神俱疲,眼泪毫无征兆的往下流,先是低声的抽咽,接着像孩童一样嚎啕大哭。

  “哥哥,你今天对依依姐太残忍了,难道你看不到她的伤心难过?这时候你都在吃醋吗?”叶初晴站在亭子里的屋檐下,因为担心丁依依,所以她留了下来。

  雨势加大,叶念墨撑开伞看着远处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淡淡道:“伤口不揭开,会流脓。”

  大雨倾盆,像是响应地上哀伤的人,叶念墨把撑着的伞完全盖过丁依依的头顶,任凭风雨吹乱他的外套。

  人死了,活人还在痛苦着,丁依依回到叶家后,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过房门了。客厅里,所有叶家人坐在一起。

  “你想说什么?”叶子墨问道。

  叶念墨环视全场,最终将视线落在付凤仪身上,“我希望依依在叶家的时候不会有人不欢迎她留在这里。”

  “可是她又不是叶家人,而且自己也有家,为什么不回自己家里去?”傲雪率先开口,然后被叶念墨的眼神吓得不敢再说话。

  付凤仪接口道:“小雪说得没有错,就算当初是初云把叶氏给她,但是她就不应该要!而且她还把小雪关进地下室,这样的女人不能留在叶家。”

  “如果奶奶坚持这么做的话,我会带着她走。”

  “念墨!”

  付凤仪和傲雪同时叫出声来,现场气氛僵持不下,夏一涵轻轻的晃了晃叶子墨的手臂,示意他说话。

  叶子墨见时机也差不多了,干脆道:“我们叶家房间还没有少到需要斟酌住进来的人数,同样也没有弱到害怕别人使坏的地步。”

  付凤仪皱眉,她有自己的考量,现在那张承诺书就在她手上,要让丁依依离开叶氏和叶家并不难,难就难在她不想和叶念墨把关系闹僵,毕竟他是自己最后一个孙子了。

  “念墨,奶奶听你的。”付凤仪道。

  傲雪很不满,在付凤仪进入禅室的时候也跟了进去,“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丁依依的为人,让她呆在叶家难保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付凤仪拿了几柱香拜着菩萨,嘴里念念有词,“子墨也没有说错,我们叶家还没有少一个房间就会有人露宿街头的情况,初云刚走,先别动。”

  傲雪心里不满,她觉得付凤仪是因为怕叶念墨和叶子墨,“奶奶!您这样子太容易让人欺负了!”

  “放肆!”付凤仪猛地拍案而起。

  傲雪吓了一跳,连连后退,赶紧堆起笑脸,“奶奶,我就是随口一说,您别生气,气坏了身体画不来。”

  付凤仪软了神色,“你走吧,我要为初云祈福。”

  酒吧里,傲雪一杯接着一杯灌酒,杯子被斯斯抽开,“喝得醉醺醺回去,你让老夫人怎么想,别喝了。”

  “什么老夫人?就是一老包子,叶念墨一开口就不敢回话了,呵呵,早知道我就应该在俄罗斯的时候把丁依依给杀了。”

  “你说什么?”

  “把丁依依杀了杀了!”

  清脆的巴掌声袭来,傲雪喝了酒浑身无力,被巴掌打得当场跌到在地。tqR1

  斯斯慢慢的走到她面前缓缓蹲在,伸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面颊,眼里的红色指甲在灯光下若隐若现,“她是我的猎物,我自己有安排,以后如果你擅作主张坏了我的计划,就不要怪妈妈不疼你了。”

  手指力气加大,她继续轻柔的说道:“孩子,你和妈妈是在同一个阵线上的,妈妈死了以后钱也都是你的,所以乖乖的,毕竟你把叶初云逼死这件事,永远的埋在地底下最好不是吗?”

  傲雪看着面前的妇人,心里抑郁得快要爆裂开来,却只能忍气吞声,“妈,我知道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