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踏天争仙 >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 愚者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 愚者

  沈仙师闻言一愣,随即惊讶的道:“前辈,你竟然识得我这枚令牌?”

  方荡伸手接过这枚令牌,上面一个大大的天字相当醒目。

  “认识,天耀宗也是十大仙门之一,虽然排名在末尾,但名气还是很有一些的!”

  方荡笑着说道,眼神变得不似之前那般凌厉。

  原本方荡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带着沈仙师去仙界,现在几乎不用再去考虑这个问题了,沈仙师是自己人。

  不过,方荡当初在天耀宗到时候并未见到沈仙师,想来,在那个时间碎片之中,沈仙师没有遇到方荡,也就没有回到天耀宗,甚至有可能已经死在了兽化兵手中。

  沈仙师明显感受到了方荡的变化,这叫沈仙师有些纳闷,但这对于沈仙师来说其实是个好消息。

  沈仙师当即躬身一礼道:“前辈,在下名叫沈重,这一路上您尽管吩咐,我愿意为您鞍前马后。”

  方荡微微点头道:“走吧!”

  方荡的言语简单,沈重却心中高兴,连忙跟在方荡身后,朝着遥远的西方行去。

  方荡一边走,一边观瞧手中的猫首领。

  这位猫首领奄奄一息的被方荡拎着,尊严什么的全都不值一提。

  “喵……”

  猫首领此时的叫声都变得绵软无力。

  方荡晃了晃手中的猫,语气森寒的道:“不要再装了,我暂时没想要杀你,但你若是继续装疯卖傻的话,我会觉得你在羞辱我,到那个时候,你想要好好的死恐怕都做不到了。”

  猫首领有气无力的大眼睛眨了眨,随后也不敢继续再装了,尾巴再次上卷,盘在了两腿、之间。

  同时,之前总是迷离的一双眼睛,现在已经完全焕发崭新的活力了。

  “放……了……我……”猫首领用极为生涩的声音开口说道。

  沈重一愣,惊诧的道:“兽化兵竟然能说话?”

  方荡点头道:“兽化兵分很多种,有些灵智开启得多的,往往就会重新恢复说话的能力,甚至有些可以恢复一点残存的记忆,不过这样的概率很小很小。”

  方荡摇了摇猫首领道:“你想叫我放了你?你倒是说说看,我凭什么放了你?”

  猫首领眼睛转动一下,随后似乎想、舔一舔自己的爪子,不过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下意识的行为,回复道:“我的那些手下你不是都房走了么?你要想杀他们的话,不费吹灰之力,你能放走他们为什么不能房走我?”

  方荡呵呵一笑道:“你到还真是挺聪明的,我能放过他们是因为他们足够笨,并且已经将他们吓住了,他们不会再去找那些村民的麻烦。你则不同,你这个家伙很有些智慧,并且报复心极强,我若放了你,你转身就会去屠村!我说得不错吧?”

  猫首领连忙道:“我对天发誓,只要您放了我,我再也不回那个村子了。”

  方荡微微摇头,“我可以放了你,但有个前提条件,你得随我去一趟昆仑山,到了昆仑山后,你就不会再回到这个村落了,那个时候我放了你。”

  猫首领闻言眨了眨眼,“昆仑山在哪?”

  “挺远的,几千公里之外。”

  猫首领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公里,但大概能够明白方荡的意思了,此时的她很清楚,她没有资格拒绝,当即狐媚的道:“好的,我愿意一路侍候主人到达那什么山。”

  沈重有些疑惑的看着猫首领,这母猫眉清目秀的,此时一脸狐媚的样子竟然还非常叫人心动,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只兽化兵了,但这话语听起来怎么这么暧昧?

  方荡也是觉得猫首领的言语内涵太多,不过方荡也懒得纠正什么,一只兽化兵而已,随手就能灭杀,不怕她有什么企图和想法,方荡继续问道:“你有名字么?”

  猫首领摇头道:“我们没有名字。”

  方荡道:“那你以后就叫做愚者吧,西方世界有种牌,挺有趣的,愚者这个名字挺适合你。”方荡在船上的时候,那帮船员们最喜欢的娱乐就是打牌了,方荡虽然没有参与,但对于牌的名字倒也熟悉了些。

  “愚者……不……我不想叫这个名字!”猫首领对于这个名字非常不喜欢。

  方荡则道:“你想,你喜欢这个名字。”

  说着方荡摇了摇猫首领。

  猫首领的骨头立时传来一阵阵的脆响,猫首领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求饶道:“对,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就叫这个名字了……”

  方荡伸手按住愚者的脑袋,用力的撸了两下,抓下来一把毛,而愚者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变得昏沉沉的,不过很快她就晃动了吓脑袋清醒过来。

  方荡现在还没有能力度化这只猫首领,但却可以在愚者脑袋中种下一道神念,可以使得方荡随时可以控制愚者,避免愚者逃走,甚至是反水攻击自己。

  方荡这才松开了捏着愚者后背的手。

  愚者四脚一落地,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她没想到方荡就这么把她放下来了,竟然没有给她带个项圈什么的。

  愚者眼中一喜,忽然间身形一窜,身为一只猫变化而来的兽化兵,她对自己的爪子和自己的速度非常有信心。

  方荡则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愚者逃窜,方荡身边的沈重不由得一惊道:“这猫好奸诈!”

  方荡闻言一笑。

  远处跑出百米的愚者忽然身形一滞,四只爪子瞬间无力,丧失了方向咚的一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撞得七荤八素的。

  愚者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晃动着自己的身子想要爬起来,但此时的她宛若瘫痪了一样,手脚无力,根本无法挣扎站起来,行动都变得异常迟缓起来。

  愚者不由得发出一声喵叫。

  方荡伸手一摄,愚者立时倒飞到了方荡手中。

  方荡捏着愚者的脖颈,掌心之中吐出无数的黑色的妖气,这些妖气宛若鞭子一样当空抽打,每一下鞭打都将愚者的皮毛炸飞,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愚者最初眼中满是怨毒的光芒,但被抽了几十下后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完好的地方,再也坚持不住,泪眼汪汪的喵喵怪叫,求饶不止。

  抽足了五十下,原本的毛色发亮的花斑猫此时变成了一只无、毛猫,浑身上下处处血痕,连尾巴上的毛都被抽秃了。

  方荡这才将愚者丢在地上,“再有一次,就是一百鞭子!”

  愚者腾的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稍稍动作,皮肉就要撕裂一般的剧痛。

  愚者心中恨极了方荡,但面上却不敢露出任何怨恨,连忙喵喵叫了两声表示自己不敢再逃跑了。

  方荡迈步就走,沈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愚者,心中竟然有些怜悯,这被抽的太惨了,鲜血都将身躯覆盖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

  方荡说完迈步继续前行,沈重犹豫了一下跟在了方荡身后。

  愚者眼珠转动一下,看了看远处,似乎还有想要逃走的心思,但愚者一想到那些妖气构成的鞭子,就打了个寒颤,终究没敢再逃。

  艰难的爬起来,用力的晃了晃身子,剧痛使得她喵的叫了一声,但随着她晃动身子,身上血呼啦的伤口开始愈合起来。

  当方荡他们走出几十里之后,愚者身上已经长出一捺长的毛来。只有仔细观瞧,才能看到愚者身上的伤痕。

  这一次愚者不敢再逃,一路上也离得方荡远远地,不敢靠近,显然,愚者被方荡打怕了。

  倒是沈重,愚者并不顾忌,甚至还萌生过要沈重蹲下,她趴在沈重脑袋上晒太阳的想法,沈重当然不能同意,他又不是猫爬架。

  方荡一路跋涉,数千里路程,对于方荡还有沈重来说,也算是比较吃力了,不过,对于愚者来说,似乎并不算什么,愚者身体轻巧灵活,一路上看到美景就欢蹦乱跳的,这个时候,方荡就萌生出要将这只讨厌的猫丢在这里的想法,但想了想这家伙身轻如燕,肯定能跑回去报仇,方荡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两人一猫,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坎坷曲折,碰到过大批的难民,也碰到了很多的兽化兵,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临时村落。

  一路走来,方荡的一行遇到的敌人总是很多,朋友却屈指可数,只要的原因在于愚者,兽化兵走到哪里都不受欢迎。甚至即便是遇到了兽化兵同类,彼此也会因为地盘之争而发生冲突。

  好在方荡也不需要谁来欢迎自己。

  一路行去,不止一日,终于,方荡来到了环世界周围的废墟之中。

  方荡想了想,并没有直接去环世界,而是在环世界周围的废墟中转了起来。

  沈重有些奇怪的跟在方荡身后,而愚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很想提醒方荡,现在已经到了昆仑山脚下,是不是应该兑现承诺了?

  放了她离开,她现在其实已经有些着急了,方荡有一件事说的很对,那就是身为一只猫,她是非常非常记仇的,方荡以为将她带到了这里她就不会回去报仇了,呵呵,真有意思,她偏偏要告诉方荡,得罪一只猫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只要方荡也放了她,她就立即掉头回去,屠光了那个存在,将村中所有的人全都吃干净,想到这里愚者都要开始流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