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寻宝师 > 第十二章:烈火木人

第十二章:烈火木人

  那火人见宁耶朝他冲来,带火尖刀一挥,只听见“铛”的一声,刀剑相交,宁耶猛地往后一退。

  这火人身材高大,显然比宁耶要有力气得多,我怕宁耶吃亏,赶紧也抢步上前。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那火人突然喷出三枚钢针,两枚攻击我,一枚攻击宁耶。那钢针从火人的口喷出,如同烧红了的热铁一样炙热灼人。我们俩侧身闪过,却发现这只是一招虚招,那火人就像一个格斗高手一般,早就预料到我和宁耶的反应,趁我被逼退之际,一闪身跑到宁耶的身边,刀随腕转,直切宁耶的长剑。

  宁耶刚才为躲开戴火钢针已经后退到墓室的屋角,此刻见他近距离逼来,只能挺剑迎敌。宁耶的剑长,火人的刀短,在交锋中本该宁耶占据优势。然而当火人靠到宁耶身边,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剑长的一半时,宁耶的剑便不能及时回转。

  只见这个火人使出了相当奇怪的一招,他用尖刀的刀身贴着宁耶的剑身,手腕一转,尖刀带动长剑一起回转,只听见宁耶“啊”地大叫了一声,墓室内寒光一闪,宁耶的长剑就这么被尖刀绞得脱手飞出,飞上了天空。

  紧接着,火人突然抬起飞腿,朝宁耶腰侧猛地一踢,直把宁耶踢得飞出好几米。

  “叮当”,直到这时,长剑才悄然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而宁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火点燃,他在地上翻滚以求熄灭火焰,可以说狼狈不堪。

  我见宁耶失利,不得不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挺剑就朝火人背心刺去。这火人非僵非鬼,一时间我也不确定这攻击是否有效,只能姑且试之。

  可是这火人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头不转身不移,反手就朝我甩出三根炙热钢针。我挥动短剑挡开尖针,继续再刺,那火人这才回转尖刀,与我兵器相接。

  刀兵相撞,我只感虎口巨痛,宛如千万根针同时刺我的手腕。与此同时,被重重踢到一旁的宁耶捂着腰大喊,“寻少爷小心!他这把刀不寻常,上面附了鬼魅,带了阴气……”

  可是宁耶提醒得实在太晚了……我的兵刃是在宁耶家的古董店里随便选的,远不如宁耶的兵刃顺手,此时被他的尖刀一撞,如何还能握得稳当?我双手握剑,奋力迎击,然而三招之后,短剑还是被尖刀打飞脱手,跌落一旁。

  而那火人则趁势追击,直扑我身前。

  糟了……我想到刚才宁耶的遭遇,心想我这下可不止是挨一脚就能完事的了吧?只见巨大的火人就在我的面前,我顿时感觉身上的汗毛都要被烧焦了,而随着他的巨大身躯朝我靠近,我只觉得自己就像被卷入了烈日之中,身体的水分被一丝丝烧干。

  在惊恐中,那火人伸出蒲扇一般着火的大手,直往我的脸上抓来。

  一寸一寸,可以想象,如果这只大手碰到我的脸,我的脸会变成怎样。

  在那千钧一发,眼看我的脸就要被烈火灼伤,烧得稀烂的瞬间,那火人却突然一颤。没想到,那他的手在距离我的脸庞还差十厘米左右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我的脸上因为戴着隐相面具,原本就时时有寒意冒出,此时烈火距离脸十分接近,我脸上更是寒意暴涨。

  冰冷的面具在我脸上出现,只一瞬便消失了,而在那瞬间,一阵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袭来,“噔噔噔噔”,只见那火人突然后退了好几步。

  看起来,竟然像是我脸上的隐相面具克制了对方的凶焰。

  一意识到这点,我心念一闪,从口袋中掏出一根桃木针,狠心在脸上一划,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随即把桃木针朝火人扔去。

  我这么做,是希望那融入我血液里的阴寒之气能克制住这个火人。

  只见一道细小的灰影闪过,那带着我的鲜血的桃木针正中火人心脏。那火人发出地狱一般的怒吼,突然间整个人剧烈地膨胀了起来,几乎涨到了原来的两倍大。

  然后只听见“砰”的一声,那火人就像气球一样猛地炸了。在空气中爆出无数的火星。

  霎时间,原本已经足够黑暗的墓室里黑烟暴起,尘埃大作。

  这烟尘过了好久好久,才终于散去。

  而在烟雾消散之后,空荡荡的古墓中殿就只剩下我和宁耶两个人,以及一具倒在地上的,四散分裂的木工人偶。

  那木人身上上密密麻麻地布着许多黑色的小孔,若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看了一定起一身鸡皮疙瘩。那些小孔现在还冒着丝丝黑烟,上面油光铮亮,显然孔内曾经流有易燃的油类物质。

  然后在那木人的头上,用铁钉钉着一张薄薄的金片,在那金片之上,密密麻麻地刻着许多看不懂的文字。

  这显然就是刚才那个火人的原型。原来这竟然是一个靠符咒驱动的机巧的机械人偶。当石门被打开后,这个人偶体内就会流出火油,身上会被火焰点燃,熊熊燃烧并攻击侵入这墓穴的人类。

  只是我戴着的隐相面具正好是寒性的,克制了这木人的属性,因而我们才逃过一劫。

  “好精巧的木人。”我脸上变色,“这样巧夺天工的技术,传说中的鲁班再世也不过如此了。我听说木匠祖师鲁班曾经制造木鸟,可以飞上天空三天三夜也不落下,而这木人异曲同工,还更具攻击之能,实在太厉害了。

  如果不是我身上附着的面具正好歪打正着地克制了那木人的火焰,我们大抵都得交代在这里。”

  我说着,去拍了拍宁耶的肩膀把他拉起来“不过说起来,你这个守陵人不称职啊,你居然无法解除自己祖先设置的机关?这么漂亮的一个木人就这么被我打烂了,多可惜。”

  宁耶刚才腰上上挨了一脚,一直在旁边喘气。听我这么一说,只见他脸色一沉,低声说道。

  “我没有不称职。”他推了推眼镜,低声说道,“我们也并没有毁掉我祖先留下来的任何东西。”

  听宁耶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