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513章 反围(二合一)

第2513章 反围(二合一)

  片刻之前还盛世繁华的街道,如今人影全无,已然化为森罗鬼蜮。

  幽森的妖气布满整个区域,每一个角落都有妖怪在游荡,或是战斗,或是准备去战斗。

  除了正在和手洗鬼比拼力气的青田坊以及头发与针女纠缠在一起的毛倡伎外,奴良组的妖怪们自发地停下和对手的战斗,聚集在一起,抵抗着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越来越凶猛的冲击。

  “喂喂!你们撑住啊,这里可都是伤员!”

  鸩很是不满地抱怨着,被挤到这边的首无很是无奈地一边用牙齿控制着线,一边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反驳道:“我也不想啊,可对方数量太多了!”

  闻言,鸩白了首无一眼。

  作为药鸩堂一派的首领,鸠算是奴良组的高层,但实际上,鸠对奴良组了解甚少。

  受限于鸠之一族的短小的寿命,也就比奴良陆生大那么几年的鸠对于奴良鲤伴失踪之前奴良组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自然,他也不知道奴良剧目组常年演戏的事实。

  可怎奈他有个关系不错的兄弟呢?

  奴良陆生在这一次出战之前就和鸠通过气了,战斗过程中只需要注意奴良组内那些附庸过来的普通妖怪就可以了,至于奴良组这些干部,有一个是一个,都别理会,耽误时间。

  从江户时代跟随奴良鲤伴横扫关东的这些干部,真的发起飙来,可不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这群新生代的妖怪可以挡得住的。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在演。

  所以对于首无此刻的托词,鸩很是不满。

  都这么紧急的时候,还演什么?

  感受着鸩眼中的鄙视和不满,意识到什么的首无叹了口气。

  稍微给自己的绳索上附加上一层畏,让其将周围的一圈妖怪全部往外推了一段距离后,首无趁着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还没来得及围上来的空隙,无奈地小声对鸩解释道。

  “少主战胜了使用了畏之力的牛鬼,这说明他已经成长到了可以肩负奴良组的程度,我们理论上来说已经不用再隐藏实力了,事实上,之前我们在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干部们战斗时,已然开始使用自己的畏。”

  所以,现在为什么又隐藏起来了?

  要知道,虽然战线在几个干部的帮助下稳住了,但奴良组在围攻下每分每秒都有妖怪受伤,甚至死亡!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首无神情严肃地告诫着鸩。

  “这一次出发前,陆生少主悄悄找过我们,让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尽量不要动用畏,在维持战局不崩盘的前提下,尽量不要用真正的实力。”

  听闻众人隐藏实力出于奴良陆生的授意,鸩一时间有些发愣,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奴良陆生会下达这种指令,直到首无说出最后一句话:“四国只是棋子,这场决战,可能有人正盯着我们。”

  四国···只是棋子?

  看着几乎将全部身家都赌上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规模如此庞大、汇聚之畏凝为森罗鬼蜮、肆无忌惮起来可以沦陷一城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竟然不过是别人手中控制的棋子?

  奴良组这段时间紧张兮兮的四国,只不过是扯线木偶,他们的敌人另有其人,而且现在可能就躲藏在某个地方观看这场战斗?

  这一连串的消息,令鸩有些头晕目眩。

  沉默片刻,鸩不再纠结首无等人演戏的问题,专心致志地救治起伤员。

  作为一个医生,他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另一边,见奴良组抵抗日渐疲软,胜利逐渐变得近在眼前,渡狸玉章不由得变得兴奋起来,他高举手中魔王的小锤,准备提前宣布自己的胜利。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给我去死啊!”

  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体型高大、带着浓烈怨恨的身影,举着一把长刀,朝着他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从阴阳师那边看过情报的渡狸玉章认出,对方是狒狒组的继承人,猩影。

  “勇气可嘉,就是有点蠢。”

  渡狸玉章如此评价这个蛮力恐怖,仅仅片刻便击穿一层防线的家伙。

  如果对方在正面战场的话,或许会对四国八十八鬼夜行造成一些麻烦吧,兴许奴良组还能以其为矛尖反攻四国八十八鬼夜行?

  然而对方却是出现在这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大后方。

  这里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防备最严密的地方,战斗力最强的他也坐镇这里,对方一个人闯进来岂不是找死吗?

  等等···对方怎么闯进来的?

  这周围,应该已经被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妖怪填满了才对!对方只有一个人的话,是如何闯过重重阻碍出现在这个位置的!?

  察觉到不对的渡狸玉章站起身来,神情严肃地看向这个身影的身后,他发现,那被海量的畏之力勾勒而出的无人区,竟是不知不觉往外扩大了几十米!

  究竟是谁在给这片区域提供畏之力!?

  那些于无人区中摇晃的影子,又到底是属于谁的!?

  “警戒后方!”

  渡狸玉章用畏之力扩大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警告传遍整个战场。

  然而已经迟了。

  猩影的出现,便说明奴良组已经完成了初期的准备!

  大量的奴良组妖怪跟随着猩影的步伐,出现在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身后,气势汹汹地朝着这边扑来!

  奴良组有援军?

  这是当然的!援军这玩意又不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独享的。

  奴良陆生也喊援军了好吗?还是面向整个关东的求援文书!

  和奴良组比人数?

  怕不是失了智哦。

  再怎么说,奴良组也统率着整个关东,就算各地区只派过来一部分人马,加起来也比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一个地区的妖怪数量多啊!

  所以奴良陆生实在是不理解,渡狸玉章哪里来的底气和奴良组战斗,就因为那把魔王的小锤?

  真是···幼稚。

  原本,奴良陆生应该带着援军一同出场,以优势兵力强行压制四国八十八鬼夜行。

  但是考虑到妖怪作战时的混乱性,加上渡狸玉章手中那把不确定性太大的魔王的小锤,在人类社会进修过的奴良陆生决定采用一些其他可以让奴良组伤亡更小的方案。

  援军暂且不加入百鬼夜行,只是跟着奴良陆生朝着战场区域靠拢。

  在双方大战,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压上来之后,援军在周围悄然扩大无人区的范围,确保部队全部进入无人区之后,援军一同出手,和奴良陆生的本部,里应外合夹击四国!

  急于为父亲报仇的猩影,便是从背后袭击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带队者!

  看着猩影身后大量的奴良组妖怪,渡狸玉章脸色铁青,他转头看向整个战场,发现其他方向也有奴良组妖怪出现。

  这是当然的,仅仅是前后夹击,可达不到奴良陆生所希求的战损比。

  为了让奴良组在干部们不暴露真实实力的情况下,奴良组有最小的伤亡,奴良陆生可是令援军们彻底包围战场的!

  加上和猩影一同带队的鸦天狗们,整个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已然陷入天罗地网!

  “可恶!!!”

  渡狸玉章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片刻之前,他还认为赌上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所有,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这无疑是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彻底葬送的愚蠢决定!

  在奴良组的里外合击之下,属于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妖怪全部都慌张起来,他们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是好,是继续压制奴良组的本部,还是回头迎接那些和他们实力差不多,但数量上高几个量级的围攻者?

  不管怎么看,他们好像都没有胜算了啊!

  一想到这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妖怪们顿时失去了战意,战斗力亦是跟着直线下降,一开始还能在围攻中坚持片刻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就这么逐渐开始崩盘。

  战局,瞬息翻转过来,从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碾压局,变成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求生局。

  不少妖怪,转头看向了渡狸玉章。

  他们希冀着他们跟随的王者能够在这种时候带来大家走出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哪怕再渺茫也没有关系,只要渡狸玉章能够给他们哪怕分毫可以获胜的希望,他们便能够继续战斗下去!

  对此,渡狸玉章表示很绝望。

  他也想赢啊!可是赢不了啊!

  单兵素质、成员数量、战斗局势,现在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在这三个方向全处于落后阶段,这让他怎么赢?

  【不···其实还是有可能赢的,只要作弊的话。】

  想到什么的渡狸玉章将魔王的小锤举到眼前,他看了一眼这把拥有魔王之力的宝物,心中做出决定。

  他要用这把武器的力量,逆转战局!

  “等着吧,奴良陆生!最后的胜利,依旧是我的!”

  “哦,是吗?”

  身前响起的声音,令渡狸玉章双瞳猛地放大!他抬起头,发现奴良陆生竟是就那么越过了最为混乱和危险的交战区域,穿过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众妖构筑的防线,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面前。

  “哟~”

  伴随着轻轻的招呼声,奴良陆生拔出手中的弥弥切丸当头挥下!

  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的渡狸玉章也顾不得想奴良陆生为什么会出现在他面前了,匆忙之下,他赶紧举起魔王的小锤,挡住了奴良陆生的攻击。

  近距离感受着奴良陆生身上浓郁的畏,渡狸玉章感觉浑身都在颤栗,他无法理解,奴良陆生究竟是哪里来得这么多的畏,他明明已经削弱了奴良组很多了!

  不仅仅是畏之力落于下风,力道上似乎也有所不及。

  察觉到这一点的渡狸玉章试图拔出魔王的小锤,但是奴良陆生一点也不给他机会,就那么蛮横地加大力量,一点点地将渡狸玉章的身影往下压!

  幸好,奴良组的围攻目前还没有影响到渡狸玉章所在的这片区域,周围的妖怪们见渡狸玉章陷入危机,赶紧上前意图拯救渡狸玉章,围住了奴良陆生。

  见状,奴良陆生左手不知从何处拿出一碗酒,对着周围就是一挥。

  “明镜止水·樱!”

  泼洒出去的酒在奴良陆生的畏之力作用下,化为幽蓝的烈焰,将试图靠近过来的妖怪尽数烧成灰烬,这让奴良陆生避免了被围攻的境遇,却同时奴良陆生腾出一只手的行为也给了渡狸玉章喘息的机会。

  渡狸玉章双手用力往上一抬,将奴良陆生的刀挡开一点后,整个人急速后退,同时驾驭一堆树叶如龙卷般飞舞而出,试图将奴良陆生包围。

  知晓对方血统是狸猫的奴良陆生可不敢小瞧这些树叶,用畏之力在周身凝聚一层防御的同时,他身形骤然化为一道幽影,消散不见,等到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渡狸玉章身后。

  两柄刀刃再次交锋!不同的是,这一次,渡狸玉章这边已经将魔王的小锤拔出刀鞘!

  和奴良陆生手中的弥弥切丸不同,魔王的小锤外观看起来更为破旧一些,乍一看去,就好像是已经磨损严重,仿佛再砍两刀就会绷断似的。

  但是和其交锋的奴良陆生却能够感觉到,这把武器有着何等的威力!

  明明之前在力道上还被他压制的渡狸玉章,此时竟然能够和其平分秋铯!

  两人这一次都没有使用幻术类的能力,就这么手持刀刃在这片区域拼杀起来,刀光如匹练一般席卷四方,在这偌大的战场中塑造一片死亡禁区!

  其实奴良陆生完全可以将畏加持在弥弥切丸之上,一刀击败渡狸玉章,将魔王的小锤卸下。

  可是想了想,奴良陆生还是忍住了。

  夜雀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说明幕后之人还在借用感官共享这一类的术观望着整个战场。

  要知道,阴阳师是能够借助式神的躯体释放咒术的,奴良陆生可不敢在现在这种奴良组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大部队都卷在一起的情况下试探幕后之人的实力。

  在没有将夜雀制服之前,他只能尽量克制自己,不对渡狸玉章和其手中的魔王的小锤下手。

  似乎是奴良陆生的这份警惕让渡狸玉章误会了,以为自己用魔王的小锤压制奴良陆生的渡狸玉章,渴求得到更强的力量,于是他将目光盯向了那些普通的妖怪。

  意识到渡狸玉章想要做什么的奴良陆生火了,他只是不想过早地和幕后黑手对上,可不代表他会放任渡狸玉章用妖怪的血禸滋养魔王的小锤。

  当即,奴良陆生加大了攻击力度,让渡狸玉章根本无暇他顾。

  就在又一次刀锋相交的刹那,一双手骤然出现在奴良陆生的脸颊边上,伴随着这双手的,还有数根飘飞的黑铯羽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