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六百九十七章 准备进京了

第三千六百九十七章 准备进京了

  蒋父看着自己的弟弟,眉头就没松开过:“这是你说的那么简单么?你这不就是在给东升和心静添麻烦么?我说过了,别的事情我可以忍,可以原谅,唯独孩子的时候不行,你这次碰了我的底线了,所以这个家以后不欢迎你。”

  蒋三叔可不怕,自己不能来爹娘能来,只要爹娘能来的地方,那自己就能来:“二哥,别太过分了,爹娘来了你们可不好看。”

  心静听到这,心里有火气了,她小声在蒋东升耳边说了几句话。

  蒋东升听完笑了,站起来推门进去对着蒋父道:“爹,刚才心静回去跟花老爷花夫人说了,以后三叔跟我们没关系,要是他去花府,不用以为是我们亲戚就见,所以以后三叔去了也没用,爹不用担心我们。”

  蒋三叔怎么也没想到这心静做事这么绝:“不是,这事我得说说了,东升,你这未来的媳妇做事可不咋地到,咱们是一家人,她这不是挑唆咱们亲人的关系么?”

  心静笑着道:“要是你们家相亲相爱和和睦睦的,要是你们都全心全意的为了东宝好,我说什么有用么?现在在这个家,你蒋三叔是外人,我们才是一家人,分家了,我要是嫁给东宝,那我们就是一家人,跟你还真的隔着不止一层呢。”

  蒋三叔掐腰指着心静:“你你你,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你没大没小的,这哪有你说话的份?你给我滚出去。”

  蒋父听不得人家说自己的儿女不好,这心静在他心里这可是半个闺女了,自己就一个儿子,这以后儿媳妇跟闺女一样的。

  所以他不高兴了,对着蒋三叔道:“老三,你这话还真没资格说,这房子这铺子都是心静的,要走也是咱们走。”

  蒋东升道:“我爹说得对,这房子是我未过门媳妇的,三叔,你赶紧走吧,我们这还真的没办法好好款待你了,毕竟这房子都不是我们蒋家的。”

  蒋三叔这时候尴尬啊,可是尴尬也得给自己找点底气话啊:“二哥,我没想到你这么窝囊,这不是等于让东升入赘了么?咱们蒋家唯一的孙子,入赘了,这话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啊?”

  心静听完也笑了:“三叔,你这话说的还真的不对,我家就我一个人,我连我爹娘姓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没必要招女婿,我就是一个嫁妆多点的姑娘,愿意带着这些嫁妆嫁给东宝,这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羡慕的来的。”

  这还真的够气人的,这没什么聘礼,但是嫁妆这么多,这就算是县令闺女出嫁也没有这么多的嫁妆啊,这蒋东升真的走了狗屎运了。

  一看见蒋东升,蒋震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真的是命苦啊,他越看越烦,站起来道:“得得得,我看着你们闹心,我回家还不行么?告诉你们,蒋东升克死我们东宝的事情没完。”

  说完蒋三叔从凳子上跳过去,结果叫磕绊了一下,摔了个嘴啃泥,起来拍了拍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蒋三叔的背影,心静摇摇头,这人真的不可救药了,但是这人也是够傻的,竟然相信他儿子蒋东宝是被蒋东升克死的。

  当然这也让心静想起来之前自己怀疑蒋大伯的事了,这事自己还真的找机会调查一下了。

  他们这家里安静了,心静和蒋东升也回去了。

  这很快就过了二月二了,玄妙儿和花继业也准备着,要带着孩子去京城了,这次留下了心静和蒋东升看家,一方面是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也是需要有人在家安全,一方面也是怕蒋家又有什么事,最近蒋母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让他们留下了,剩下的跟着去京城了。

  不过现在心静的那些药基本心澈都了解个八九不离十的,所以这些毒药解药救急的他们都带了,并且到了京城又萧清尘呢,所以这些还是比较放心的。

  因为明天就启程了,所以今个他们还是先回一趟河湾村,不过没带着孩子,也就是回去道个别打个招呼,下午也就回镇上了。

  到了家里,玄文涛已经开始带着人出去干活了,开化了,这冰层解冻了,有些活就能干了。

  他们家从来没有人什么闲着的人,现在玄忠跟着玄文涛的年头多,基本算是家里的大管家了,什么有他也不耽误了。

  玄文涛打算春耕之前自己就去一趟边疆,所以现在能安排的事情都安排了。

  要是开春就去边疆的话,也能研究一下那边的土壤什么的,更有利于春天的播种。

  玄妙儿是支持父亲这些做法的,因为玄文涛的做法是真的利国利民,这样的人是收到全国甚至世上所有人敬佩的,民以食为天,玄文涛能让粮食增产,能让百姓都收入争加,都能吃饱饭,这事什么样的功劳不言而喻的。

  花继业知道玄文涛去地里了,跟刘氏打了招呼之后,也去帮忙了,当然也是愿意跟岳父聊聊天,自己真的早就把玄文涛当成爹了,所以也是亲近。

  刘氏跟玄妙儿坐在家里说些家常。

  “你们两这说去京城就去京城,也是能折腾,孩子还小,路上小心点,去了就多待一段,别没几天又折腾回来,孩子该水土不服了。”刘氏还是担心外孙子,所以不住的叮嘱道。

  玄妙儿笑着道:“娘,你还不知道俺家那臭小子?到了哪都没事,我怀着他的时候真的是走南闯北了,这小子这血脉里到了哪都能适应,你就放心吧。”

  刘氏笑着看着玄妙儿:“你这孩子啊,也是没少的受苦,只是你从来不喜欢跟我们说你的难处苦处,想想你去找继业的时候,心里到底经历了多少?一路上多少危险?我后来想起来就害怕,一直后悔当初没让你爹一直跟着你,家里的事情怎么有人重要?那时候也是蒙了,想不到那么多了。”

  玄妙儿拉着刘氏的手:“娘,你就别乱想了,那时候要是我爹跟我去,我还得不放心家里,那咱们不是互相担心?过去了,我也很好,我身边那么多人陪着呢,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你闺女是谁?这世上有什么能难倒你闺女的事情?是吧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