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娱乐 > 大唐第一少 >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动静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动静

  这些人都是往常李元景这颗大树还未枯萎的时候依附在李元景麾下的人,各个都有野心,但是能力却匹配不了他们的野心,所以想要再往上走一步或者是几步,也就只能靠这种风险之事了。

  玄世璟刚刚离开长安城不过两个时辰,他早上去过大安宫与李二陛下说话的内容便流传出了宫外,到了晚上,长安城的几个官员便凑在了一起,而地点,正是选在燕来楼。

  二楼的雅间里,众人刚刚落了座,便让燕来楼的小厮备了纸笔炭盆。

  一年约五十多岁,身着深蓝色绸衣的老者,提起笔来,蘸了墨汁,开始在纸上书写起来,写完之后,便将笔放下,将纸张举起来,让众人看清楚。

  纸上赫然写着:东山侯出长安,意在荆州,陛下授意。

  众人一看,纷纷陷入了沉思,随后,又一名官员在纸上写道:我等该如何应对?

  蓝衣老者将手中的纸张放入了炭盆,燃尽,随后又提笔开始在纸上写起来。

  “我等与荆王同舟共济多年,关系匪浅,此事我等逃不开,躲不掉,无论如何都会被牵扯到其中,倒不如放手一搏。”

  “如何放手一搏?”

  “中途截杀玄世璟,给荆王殿下争取发兵的时间。”

  “荆王殿下手中的兵员,与朝廷相比,怎么看怎么都是没有胜算啊,先不说汉州边境驻扎的大军,便是关中的府兵,若是出动,荆王殿下也断然不可能敌得过啊,仓促之下,如何能成事?咱们倒不如静观其变。”

  “现在大唐南边兵部太平,男有南诏六国想与我大唐谋利,西有吐蕃虎视眈眈,若是荆王殿下能够西联吐蕃,想必胜算,便大了许多,我等也不必如此灰心不是,中途截杀了玄世璟,一来给荆王殿下争取了时间,往差了说,就算不成,那玄世璟也会以为人是荆王派去的,与咱们又有和干系?”

  “甚是。”

  众人各自在纸张上写下了自己的想法,待众人看过之后,便扔进了炭盆一把火烧掉。

  话说若是当年孙耀庭也是如此谨慎,玄世璟一路走到现在也就不会如此容易了,孙耀庭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这几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在燕来楼刚刚碰头,便被人盯上了,此时门外站着的小厮打扮的人正聚精会神的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可是听了大半天,除了有纸张刷刷作响的声音之外,便再无声音了。

  难不成他们把话都写在了纸上?

  这帮老狐狸!小厮打扮的男子心中暗骂,自知自己再在这边这么站下去也没个结果,便转身离开了二楼,离开了燕来楼。

  燕来楼外的拴马柱上拴着他的马匹,翻身上马,一鞭子在空中摔了个鞭花,便朝着长孙无忌的府邸奔去。

  “老爷,小四回来了。”长孙无忌下了朝,得了李二陛下的示意,在府中把控着整个长安城与李元景有来往的武德旧臣们,正在书房整理消息,便听得下边的人禀报说自己派出去的探子胡来了。

  “赶紧让他来书房见我。”长孙无忌说道

  探子这个时候回来了,想必一定是有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叫做小四的男子在书房外的院子正等候着呢,书童一来传话,小四便跟着书童进了长孙无忌的书房。

  书童很是自觉的退了出去。

  小四半跪在地上向长孙无忌行礼:“小的小四,拜见老爷。”

  “起来,说说,情况如何了?”长孙无忌看着小四问道。

  “回老爷,果然不出老爷所料,那几个官员天一黑便约在了燕来楼见面,几个人聚在一起,坐在二楼的雅间里,只是小的站在门外仔细听了半天,除却纸张的声音别无所获了,想必这帮人太过于谨慎,将他们的谈话内容都写在了纸张上面。”小四说道。

  “倒是有点儿脑子,那些纸张呢?都被销毁了吗?若是没有被销毁,可有办法弄到手?”长孙无忌看着小四问道。

  小四闻言,摇了摇头:“回老爷,这恐怕是难了,他们几人要了三个炭盆,想必就是用来焚毁纸张的,那些写在纸张上的话,除却他们之外,恐怕也没人知道了。”

  长孙无忌抚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对了,那些人那边另外安排人手继续盯着,务必做到全天掌握他们的动作行踪。”

  “是,老爷,小的明白了,小的告退。”小四躬身一礼过后,便退了下去。

  长孙无忌独自坐在书房之中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小四离开不久,长孙冲便进了长孙无忌的书房,跪坐在了长孙无忌的对面。

  “父亲,长安城的那些人可是有了动静?”

  “嗯,今天傍晚,他们约在了燕来楼,只是这些人现在都小心谨慎的很,小四也没探听出来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长孙无忌说道。

  “既然如此,不妨让孩儿来猜上一猜。”长孙冲笑道。

  “哦?你有什么想法?”长孙无忌看向长孙冲问道。

  “他们这帮人往常与李元景多有来往,如今李元景出了事情,他们所能做的,无非就只有两种,一是赶紧想对策与李元景撇清关系,二便是帮助李元景了,现在李元景在荆州,他们现在能做的无非就是替李元景争取时间,东山侯玄世璟已经从长安城出发了,若想争取时间,就必须在玄世璟身上下功夫。”长孙冲说道。

  “说的有理,最有可能的,便是他们会在半路上,对玄世璟下手,玄世璟一死,消息传到长安,也是一段时间,陛下再做出反应,又是一段时间,这样一来,李元景在荆州的时间,就足够他去整顿军队了,若是再西联吐蕃,后果不看设想。”

  “那父亲,可需要派人一路跟随保护玄世璟?”长孙冲问道。

  “不必,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你也别小看了玄世璟,虽说年纪小了些,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未完待续。)

  ...